张敬伟:鲍威尔“萧规曹随”的政治经济学

  ·  2018-03-20

美国联邦储备局新任主席鲍威尔的首次国会听证会,波澜不惊。正如媒体所预料的那样,鲍威尔延续其前任耶伦谨慎加息的政策。

当地时间2月27日,鲍威尔在参加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时表示,美国经济增长的前景依然强劲,将可以继续缓慢地进行加息,他又指最近一轮金融市场动荡对美国经济并未产生影响。

耶伦时代的谨慎加息政策也是形势倒逼。一是美国经济复苏进程是缓慢的。二是最初的加息对市场造成的动荡不安,也让耶伦意识到谨慎加息的重要性。三是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用力过猛,对美国和美元带来的副作用也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消化。作为美联储主席,专业性和独立性使得耶伦不敢造次,因此她才会顶着美联储内部“鸽派”和“鹰派”的博弈压力,甚至不惧总统特朗普拿下“饭碗”的威胁,坚持加息加息政策。

美国经济全面复苏几无悬念,时间站在了耶伦一边。虽然特朗普最终还是选择了鲍威尔,一任而终的耶伦还是得到了特朗普的“喜爱”和由衷夸赞。

鲍威尔萧规曹随,是相对稳健的政策选项,也是基于美国经济的基本面。除了外部市场的传导,耶伦时代坚持谨慎加息的主要原因是核心通胀率(2%)不达标。这一观点也被鲍威尔所继承,虽然美国各项经济数据都达到了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指标,但是核心通胀率一直不达标,凸显市场活力存在短板。战后美国能够成为全球超级大国,动力之一就是强大的消费能力。

核心通胀率不达标,美国经济就缺乏持久关键的动能和活力。简言之,美国经济复苏主要还是靠货币政策的强刺激所维持,而缺乏来自市场和民间的底气。特朗普看得非常清楚,其减税法案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虽然顶着“美国优先”和“再伟大”两个政治性口号,但重点还是要让美国资本回流、重振美国制造业和更新美国老旧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样才能让美国市场重振活力,提振美国人的消费能力。

美国权力机制决定了政府主导下的大规模财政计划不可能。特朗普1.5万亿美元规模的大规模基础设施计划,联邦政府能够拿出的只有2000亿美元,而且还是十年计划。相比财政政策,美国货币政策更自由,三轮量化宽松、超过4万亿规模的资产负债表,美联储主席就能决定了。

美国财政政策的“不自由”和货币政策的“开放性”相互矛盾,因此,在确保美国经济稳增长方面,财政工具难以发挥作用,只能用货币政策工具来刺激。这和中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形成了鲜明对比。

危机周期,让美国变成了贫富分化严重的国家,美国社会的消费力缺乏后劲。这正是从耶伦到鲍威尔重视核心通胀率指标的关键原因。

美联储虽然不是“美国央行”,却发挥着超越国家央行的作用。耶伦时代美联储首次加息引发的全球市场效应,更突显美联储对全球货币政策的影响力。两党政治的格局,决定了美国政府迭代后的政策缺乏延续性,譬如特朗普对奥巴马时代的“逢奥必反”,美联储作为专业和相对独立的机构,就发挥着特殊作用——通过货币政策的延续性来纠偏执政党转换后的政策变化。

鲍威尔的萧规曹随,具有典型的美国政治经济学逻辑。在美国资本市场出现动荡、特朗普政府继续推进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且美国面临中期选举和特朗普提早宣布竞选连任的复杂情势下,美联储维持相对谨慎的加息政策,有助于维稳市场,让美国经济的基本面继续保持向好生态。

这也是美联储历届掌门人一贯的作风。无论政治如何演变,美联储主席都能很好地完成货币政策调整的接力。当伯南克接手格林斯潘时,伯南克强调会继承格里斯潘的货币政策路线,虽然格林斯潘对华尔街金融大老的放任,已经给美国埋下了华尔街金融危机的种子。

耶伦接手伯南克时,伯南克给其留下的是三轮量化宽松带来的庞大资产负债表。这样,去量化宽松和加息缩表的任务就落到了耶伦身上。鲍威尔要完成耶伦没有完成的货币政策正常化使命,初期自然也要继承耶伦的谨慎加息政策,在审慎的萧规曹随中因时而动,逐渐强化自己的政策色彩,引领美国市场实现新生态。

鲍威尔的萧规曹随,是美国政治经济学逻辑的现实写照。政治可以波动,美联储的政策不能陷入紊乱,以独立和专业的货币政策去纠偏市场,正是美联储历任掌门人尊奉的圭臬。

来源:联合早报网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