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口在2025、2030年会面临严峻挑战

  ·  2018-03-19

作者:汪晓慧

调整人口政策 还该做点啥

在2018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的议案建议全面放开三孩。他持续数年关注人口问题。按照朱列玉的分析,中国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已达20余年,如不尽快调整人口政策,增加人口,中国将会进入低生育水平国家。

2014年开始,我国各省陆续放开单独二孩政策。当时,一个比较流行的预测是,2019年中国将迎来全面二孩时代的生育最高峰。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却显示,2017年,人口出生率同比下降了0.52‰,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人。2016年,即全面二孩政策的当年是2000年以来的生育高峰,出生人口1786万,比2015年多出生191万人。

2017年出生人口比上年有所减少,主要原因是一孩出生数量下降较多。2017年二孩数量上升至883万人,比2016年增加了162万人;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51.2%,比2016年提高了11个百分点。

辩论生育人口

而近两年的数据,让一些人士认为中国的生育高峰已经过去。在人口领域不断建言的梁建章就持有这样的观点。他认为,2019年不会迎来生育高峰。

梁建章和黄文政曾撰文称,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第二年的2017年,出生人口不升反降开启下一次下降,这一轮下降将持续十年。

梁建章的理由是,育龄妇女人口以每年平均3-5%的速度下降。同时符合“补生”政策和生理条件、并且有意愿的妇女会尽早生育。叠加因素下,中国生育率的总趋势将呈下降态势。他的数学题这样算:2015年起,90后开始接替80后成为最佳生育年龄段的主力军。而按照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80后总数是2.28亿,90后是1.74亿。80后和90后人数差5400万,保守推算女性差2500万人。以20-29为最佳育龄,这一进度会走十年,即到2025年,总的育龄妇女下降30-50%。

关于80后和90后育龄妇女趋势的预测,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警示生育水平的下降对引起全社会的重视有好处,但也没有必要渲染和夸大人口危机。要把基础的人口数据和预测方法搞准。”他提供的算法是:基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每年粗出生率和年末总人口以及出生性别比推算的80后和90后出生人口数分别为2.2253亿和2.0966亿,相差1289万。90后比80后下降了只有5.8%。90后出生的女性比80后出生的女性少739万,下降了7%。“未来几年育龄妇女下降主要是高龄育龄妇女的下降,而年轻育龄妇女的下降并没有如此严重。”黄匡时说。

关于人口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梁建章和黄文政称,生育状态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至少有二十年的滞后,加上教育水平不断提升,城市化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可以预料中国经济在未来一二十年还是会相对高速增长,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没有悬念。

梁建章担心的是,按照现在的生育趋势,中国人口在2025、2030年会面临比较严峻的挑战。人口问题同样会导致社会的创新活力下降。

鼓励生育全面开放派

“要达到像美国那样的水平,就要看创新能力。年轻人口规模与市场规模会变成非常重要的因素。对中国来说,是不是能够解决人口不断减少的问题就是关键了。”梁建章告诉记者。

倒推的逻辑下,梁建章认为,现在是逆转生育率的关键时期。梁建章认为,需要全面放开并大力鼓励生育。“从2017年算起,如果现在多生一个,到2040年,这些孩子正好大学毕业开始工作。”

那么,现在是否到了“开放三孩”的窗口期?

2017年,一孩出生量下滑与众多90后口口声声扬言晚婚晚育、甚至不婚不育的选择相印。最现实的原因是,生活成本与养育成本太高。对于大多数刚步入职场的85后、90后而言,首先对高企的房价望而却步,养活自己都压力山大,养育小孩更是不敢想。在一个典型的中产家庭中,养育一个孩子的平均每年的花费约3万元,从出生到18岁就需要50多万元。

作为鼓励开放生育的呼吁者,梁建章建议“立刻实施的是个人所得税减免和现金补贴并重的政策,对高收入家庭通过孩子人头抵税的方式减免个人所得税,对收入较低者则直接发放现金补贴。”另外,还要加大教育资源的投入,尤其是用于托儿所的建设。还要放开城市的土地供应的限制,从而缓解一二线城市房价的上升趋势。

强调更重服务保障派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口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贺丹回复笔者称,“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是中央的既定方针。全面两孩政策后特殊情况的再生育政策都比较宽松。应该说,满足了绝大多数群众的生育意愿。社会经济发展对生育水平的影响很大。目前很多地区的群众面临着二孩生不出,没人带,养不起的问题。当前计划生育工作的重点是促进生育政策与相关的经济社会政策相协调,做好计划生育妇幼保健的相关服务。”

贺丹认为,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加强人口变动趋势的监测,做好全面两孩政策实施效果的全方位评估。人口变动是一个长周期的变量,有自身的规律。生育率走低和老龄化是社会经济和人口发展的必然规律。由于技术进步的扩散和新技术的加速发展,全世界都在经历一个人口结构快速变动的过程。未来的人口竞争力,更主要会体现在人口健康素质和人力资本的积累上。

“中国未来人口发展的主要挑战由总量压力转到结构性矛盾。我们还是处于应对老龄化挑战的机会窗口期,要积极主动应对,也没有必要过度的焦虑。”贺丹称,她认为要告别人口数量情结,把注意力转移到对新增人口的服务保障上,把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促进家庭和谐幸福以及人的全面发展作为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的主要目标。

来源:经济观察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