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发芾:GDP的税收产出率排行榜有什么意义?

  ·  2018-02-25

某媒体近日的报道“单位GDP税收产出哪家强?沪京粤浙排名领先”,以单位GDP的财政收入产出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GDP)作为指标,盘点了2017年各省财政收入数据,作为衡量地方经济运行质量的一个观察视角。数据分析发现,上海、北京、广东、浙江这些东部发达省市单位GDP的财政产出率比较高,新疆、山西、重庆等部分中西部省份相对靠前。

这篇报道引起广泛的关注和大量的转载。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报道有很不严谨的地方。单位GDP税收产出和单位GDP的财政收入产出并不是同一件事情,一个地方的税收产出由国税和地税组成,而当地的财政收入则又区分税收收入和非税收入,而一般预算收入则更为复杂。将这众多不同概念放到一起,很可能造成混乱。因此,为便于说明问题,本文主要以税收为主。

对于单位GDP的税收产出,有种种不同表述,有人写成“GDP的含税量”或“GDP的含税率”,有的甚至也写成“GDP的含金量”,也有人写成“GDP的税收产出率”,说法不一样,其实说的是同一件事,就是每单位GDP(比如100元人民币)有多少是作为税收上缴政府的。近些年常有人使用这个指标弄出排行榜,衡量和比较中国各个省份、各个城市的GDP质量甚至经济发展质量,有人甚至由此评估和衡量各地的GDP数字是不是含有水分,是不是有虚假的成分。在一些民间论坛上,围绕各个城市的“GDP的含税率”进行激烈的争论。一些城市的“GDP的含税率”很高,当地人显得沾沾自喜,而另一些人则为自己所在城市“GDP的含税率”很低而闷闷不乐,争论不休。

实际上,由GDP的税收产出率高低判断经济发展质量,总的来说,并不靠谱。人们出于对自己所在城市的爱戴而进行的争论也属庸人自扰。

首先需要弄清楚的是,一个地方的税收总收入,与当地的GDP总量,是一种什么关系。一个地方的税收,与当地的GDP有很大的相关性,但并不完全对应。可以从不同的税种入手具体分析这个问题。由于增值税是对产品和服务的增值部分征税,生产性增值税的税基就是GDP,消费型增值税的税基比GDP小一些,但仍然在GDP的大范围之内。所以,增值税的总收入与GDP总量是高度相关的。GDP总量高则增值税收入也高。反之亦然。但是,由于增值税有17%、11%和6%三种税率,还有免税和退税的情况,使得增值税与GDP的相关性也就变得复杂。像农业等低税率的产业,其GDP的税收产出率很低,而以17%的标准税率应税的产业,其GDP税收产出率就高。

除了增值税之外的所有税种,与GDP的关系就不是这么紧密。消费税是针对部分产品征收,所以,其税基只是GDP中相当小的一部分,纳税额也不与GDP总量对应;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的税基也是GDP的很小一部分,也不与GDP总量对应。其他如土地增值税、房产税、车船税等财产类税收,只是对财产的存量征税,与当年的GDP增减无关,环保税也只对排放物征收,与GDP大小无关。由此可知,我国的几个大类的税收中,有些与GDP高度相关,而有些则关系不大,有些则毫无关系。考虑到增值税是我国第一大税,大体可以认为,在各地的税收总额与当地的GDP总量之间存在较高的相关性。大致来说,一个地方GDP的税收产出率的高低,可以大体反映第一 、第二和第三产业的产业结构。第一产业比重越大,其GDP的税收产出率越低,第二和第三尤其第三产业比重越大 ,则GDP的税收产出率越高。四川、河南、安徽等省的GDP并不低,但税收不高,就因为这些省份主要还是传统的农业大省。

一些论者认为,单位GDP的税收产出越高则经济发展的质量越高。这种看法并不准确。因为影响GDP税收产出率的因素很多。如果一个地方的支柱产业是卷烟和酒业,消费税的税率就会很高。这种情况下,虽然GDP不高,但税收可能较高,税收产出率就高。如果一个地方污染企业较多,征收环保税显然也会拉高当地GDP的税收产出率。又比如,由于企业所得税是由企业总部缴纳的,企业的GDP虽然分散地计入分部所在地,但企业所得税被总部所在地征收,这也拉高了税收产出率。还有,有些地方税收征管水平高,偷税漏税比较少,税收颗粒入仓,或者采取非常手段掘地三尺征收,征收过头税之类,也会使GDP的税收产出率变高。

总之,我们无法仅仅根据一个地方GDP的税收产出率高低来衡量当地的经济是否健康。北京、上海和广东的税收高出产,是几种因素的叠加:第一产业很小,第二和第三产业发达;总部经济带来的高企业所得税;金融中心所在地的高额印花税;高收入下的高额个人所得税。这些都提高了北上广这些大城市GDP的税收产出率 ,其他城市无法相比,也无法套用。相反的例子是,像甘肃省,GDP总量很低,人均GDP和人均收入都是全国垫底,但GDP的税收产出率在排行榜中却相对较高。能由此得出甘肃的经济很健康,质量很好的结论吗?

实际上,导致人们花费很多口舌进行辩论的GDP的税收产出率,或者GDP的含税量,说白了,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窄口径统计的宏观税负,即税收总额占GDP的比率。宏观税负过高是不好的,平时人们大力呼吁减税,就因为宏观税负太高了,企业和居民的负担太重了。但将宏观税负换成另外一种表述,人们就不觉得太高有什么不好,反而突然增加一种优越感和自豪感,仿佛越高越好,这是不是有些好笑?如果把GDP的税收产出率排行榜,还原成宏观税负排行榜,人们的反应还会是这样吗?如果说,宏观税负越高,则意味着经济发展的质量越高,有人相信吗?

尤其值得警惕的是,单位GDP税收产出排行榜之类传达出一种不正确的价值导向,就是对税收的过分追求和推崇,其潜台词是,一个地方GDP的含税率越高越好。政府的关注点,就由唯GDP变成了唯税收。政府唯GDP不对,但唯税收就对吗?如果政府看待经济发展的指标,仅仅是税收而不是其他,政府关注GDP,仅仅是看它能带来多高的税收,那么,那些虽然不能创造大量税收,却能提供大量就业岗位的企业,就可能被忽视和边缘化。一个必须强调的常识是,GDP中缴给政府的是真金白银,很重要,而由企业和个人分享的,也是真金白银,也很重要啊。

来源:中国经营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