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欣:应加紧制定相应政策应对人口减少

  ·  2018-02-26

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去年新出生人口的最新数据,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1786万出现了63万的减少。其中,二孩出生人数比2016年明显增加,占比过半,达到883万人,但一孩出生数量却呈现了较多下降。

之所以会出现新生人口数量小幅下降,可从短期和长期两个方面进行分析。短期而言,2015年全面实施二孩政策后的2016年和2017年成为了二孩的生育高峰,近年来累计的二孩生育需求得到了集中释放,各大妇幼医院一床难求,但该集中需求会逐年递减。

长期而言,上世纪80年代以来实行30余年的计划生育政策使我国人口结构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断层,而这一断层是短期通过全面二孩政策无法解决的。资料显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改革开发初,我国平均年龄为27岁左右,到1996年,平均年龄已超30岁,到2008年已超35岁,到2015年已接近40岁,预计到2025年,我国平均年龄将超40岁。

不仅如此,当前在大中城市生养孩子的成本越来越高,除了纸尿裤、奶粉之类的日常消耗品外,孩子的教育、医疗、保姆聘用等成本上升得更快,而且一些家庭人均居住面积本就不大,如果要二孩就面临着改善住房的需要,可当今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是工薪阶层无法承受的。不仅如此,大中城市工作节奏较快,选择生孩子的女性有可能会面临工作职位和晋升机会的丧失,这也无疑更会加重家庭的负担。从北欧、日本等发达经济体的经验来看,随着国家经济水平和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生育率降低是必然现象。

总体而言,2017年虽是2000年以来新出生人口的历史第二高峰,但随着全面二孩生育需求的集中释放和人口结构的变化,预计未来年度新出生人口数量仍将呈现逐步下降态势,且社会老龄化速度也将呈加速发展态势。联合国人口署近期发布的《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修订版,预计本世纪末中国人口将出现倒“V”型反转,未来10年预计我国处于生育旺盛期23~30岁女性数量将萎缩40%以上,在低生育率状态下加速下滑跌破10亿至6.13亿。该说法虽有夸大成分,但趋势基本已定,我国需尽快出台相关政策予以应对。

人口结构的变化不仅是一个社会问题,更是一个经济问题,对经济的运行也将产生一系列深远的影响。从需求端而言,人口结构向老龄化演变首先会降低城镇化率的推进速度。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城镇化率达到57.35%,较之前年度增速已有下行趋势,如将流动人口充分计入的话,该城镇化率是被有所低估的,也就是说随着老龄人口的增加,城镇化率的提升速度会进一步下降。城镇化率的下降则会带动住房、汽车、家用电器等耐用消耗品需求的下降,一直以来我国引以为傲的强大内需在人口结构的变化下会逐步出现萎缩,进而拉低经济的总体增速。当然这一过程是一个长期的,且国内总体需求虽会有所减少,但消费升级也会随之而来,比如汽车消费占据我国耐用品消费的近40%,但2017年以来汽车消费已疲态尽显,全年汽车零售增速下降至5.6%,但SUV类汽车的销量同比增长幅度仍大于整体。

从供给端看,中青年的劳动人口在整体人口中比例的下降和老年人口比例的上升会导致劳动力紧缺现象越发严重,进而提高企业劳动力成本,传统来料加工贸易类企业的利润空间被大幅压缩,我国在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的位置也将发生重大改变,传统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产品近年来正在加速转向劳动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根据Wind数据显示,我国劳动人口(15~64岁)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在2011年已开始下降,到2016年末该比例已下降至72.56%,与此对应的则是老年人口(65岁以上)比例近年来一直在上升,到2016年末已达10.8%。

从经济转型升级角度看,老龄化趋势虽会导致总需求出现萎缩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但却可为经济转型升级带来动力,一方面养老、医疗服务等行业的需求会出现大幅提升,另一方面劳动力成本上升要求企业加大创新力度,提升智能制造方面的投入以减少对昂贵劳动力的需求,进而提升我国产业在全球产业链的地位由低端向中高端发展,这点从韩国、我国台湾地区经济的转型路径可看出些端倪。

为了让未来人口增速能稳定在一个相对均衡的态势,新增人口保持在适当比例以促进经济的平稳转型,当前的全面二孩政策需配合其他一些政策才能起到更好的作用。

一是进一步加紧完善幼儿园动态监管机制,增加普惠性幼儿园的覆盖率,在提升幼儿园安全和品质的同时降低幼儿园收费,以解家长的后顾之忧。二是需大力减少城市居民抚养子女的成本。虽然我国当前财力还不能向高福利国家一样给多生育家庭提供高额补贴,但可通过调整个税的起征点的方式鼓励家庭生育二孩,当然这点需先让个税由个人为单位征税向家庭为单位征税过渡。由于养育子女的费用较大,可对未生育和生育一孩、二孩的家庭设置不同的个税起征点,生育二孩家庭个税起征点可适度提高至2万元甚至更高。三是进一步抑制楼市投机性炒作,逐步形成长效机制。由于生育二孩会造成家庭人均居住面积减小,很多家庭生育二孩后会产生换房需求,但当前广大一二线城市房价高企,换房会造成家庭支出的大幅上升,需不断抑制楼市投机性炒作,逐步降低楼市泡沫,让房子回顾居住的本来属性以解二孩家庭的换房危机。

综上,我国当前人口结构已处于老龄化趋势,全面二孩政策虽短期可对人口结构变化起到缓解作用,但长期而言无法逆转生育率下降的根本趋势,且人口结构的变化会对我国总需求、劳动力总供给产生较大影响,需不断完善幼儿园教育体制、尽快调整个税征收机制并控制楼市泡沫问题,以减轻家庭生育二孩负担。

(作者为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政策分析师)

来源:中国经营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