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扶贫:不但要提供安全网,还应提高保障待遇

  ·  2018-02-26

消息说,人社系统全面推进社会保险扶贫,一方面在“入口处”降低门槛,对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低保对象、特困人员等困难群体, 在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时给予缴费补贴,帮助其跨过缴费门槛,尽快将其纳入社会保险制度覆盖范围;另一方面在“出口处”提高待遇,按政策规定适当提高社会保险待遇水平,让贫困群体享受到扶贫政策的真实惠。

社保扶贫政策,发端于2017年8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 、国务院扶贫办《关于切实做好社会保险扶贫工作的意见》。近日来自各地的报道显示,此项工作正在展开,如河北省的消息说,全省将有约300万贫困人员受益,各级政府每年补贴资金共3亿元。

目前,大体上可以说,我国已经实现了社会保险尤其是养老和医疗保险的全民覆盖,不过仍然是碎片化的,分割为机关单位、城镇职工以及城乡居民等不同的领域。2017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共计9.15亿人,其中城乡居民参保人达5.12亿人,城乡居民参保人数超过城镇职工参保人数。城乡居民虽然参保率不低,但无论缴费水平还是保障待遇都无法与城镇职工社保相比。根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意见》,目前个人缴费标准设为每年100元至2000元12个档次,城乡居民可以自主选择档次缴费,多缴多得。如果城乡贫困人口按照最低档次缴费,每人每年100元,虽然不高,但对于三千万尚未脱贫的人而言,缴纳社保费仍然是有压力的。

居民社保的缴费率不高,保障待遇也相当低,每年缴纳100元缴够规定的年限,到领取时每月也不过拿八九十元的样子,是非常微薄寒酸的。但如果负担不起每年的社保费,到了老年之后也没有这微薄的养老金,那么其生活状况就会更为悲惨。由财政出资,代替贫困户缴纳养老金和医保金,保证其在需要的时候可以享受到社保网络的保护,是扶贫惠农的实在举措,值得点赞。

从社会政策大方向而言,处于社会最底层的贫困人群,其生活和养老医疗等,国家要承担托底的救助责任。目前尚未脱贫的三千万人口,有些是暂时性的贫困,随各级政府精准脱贫举措的实施,可能会逐步脱掉贫困帽子;而有些贫困人口如失去谋生手段的残疾人员、孤寡无助的老人等,应该通过社会救助,由财政等筹措资金,予以兜底救济。从目前社保扶贫的措施来看,国家财政拿出一定的资金,帮助贫困人口缴纳了社保费,看起来是社保扶贫,实际上类似于社会救助。这些由财政代缴社保费的贫困人群,如果数年后告别贫困,当然无需再由财政继续代缴保费,等于是社保扶贫完成任务;但如果贫困人口是那些高度残疾,孤寡无助的老人等脱贫无望的人群,那么,要么继续由财政代缴社保,要么其养老医疗等仍然主要由财政买单,成为社会救助的对象,由社会兜底帮助。叫作社保扶贫或社会救助,本质是一样的,都是财政兜底提供帮助。

从河北省的数字看,每年政府财政补贴,给每位贫困人口一年100元,一个省份一年3亿元。这是一个相当小的数字,对于一个大省来说, 不应该有什么压力。从全国来说,2017年末全国农村贫困人口3046万人,如果为所有这些人口代缴社保费,每人按照100元标准算,全国也不过30亿元的规模,而2018年全国财政总支出将超过20万亿元,30亿元的支出不到总支出的万分之1.5%。从财政来说应该是完全能够承担的,不会有什么压力,这并不是难点。

难点在于,城乡居民社保的待遇很低,一月不到100元的养老金,远远低于最低保障水平线,如果没有其他的来源,仍然无法维持基本生活。不但贫困户如此,对于非贫困户来说也根本无法想象靠养老金度日。所以,更重要的是逐步提高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险待遇水平,这个才是关键的关键。

提高水平首先遇到的就是筹资难题,考虑到中国城乡居民尤其是农村居民低收入的实际情况,大幅度提高参保者的缴费水平显然是不可能的。我们知道,自从农村居民和城市居民社保制度建立之时起,财政就承担了一部分责任,尤其对于西部地区更是如此。但财政承担的责任是一种非常低水平的责任,对于城乡居民社会养老来说远远不够。看一组数字。2014年、2015年和2016年财政补助全国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分别为1498亿元、1949.18亿元和2092亿元,而三年中财政补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分别为3038亿元、3671.2亿元和4291亿元。

参加社会养老保险的城乡居民人数多出城镇职工一亿多人,但从财政得到的补贴不到城镇职工得到的一半。这说明财政补贴对城乡居民构成了歧视。事实上,收入更低的城乡居民尤其农村居民,应该是财政补贴的重点,因为他们的收入更低,养老更为困难,而且当年工业化过程中,国家通过剪刀差让农民付出了很大的牺牲,现在国家通过增加财政补贴使城乡居民尤其农村居民能够得到更多一点的养老保障,完全符合社会正义。

如果提高财政补贴,一定有人会反对说,政府财力不足,无法满足。实际上,问题的症结并不在此。如果我们把民生问题当成政府支出最重要支出领域,作为优先保证的选项,那么,这就不是一个问题。2017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突破20万亿元,2018年当然会比20万亿元更多。相对于补贴社保支出,我们有更多的钱被无谓地投在没有意义的地方,大量的重复建设,形象工程,决策失误,补贴僵死国企等等花去了巨额的资金。如果对支出结构做些调整,也就是对支出优先性予以重新界定,压缩无效率不公平的支出,将社保为主的民生作为更为优先的支出项目优先考虑和安排,那么,钱其实不是最大的问题。

来源:中国经营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