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倡导“无猪村”治理乡村污染

  ·  2017-12-25

英国《金融时报》 汤姆•汉考克 福建新岗村报道

中国南方新岗村的农民许多世纪以来都在养猪,帮助满足中国人对全世界近一半猪肉的需求。

但近年来,一场旨在减少水污染、稳定猪肉价格的全国性整治行动导致猪场大规模关闭。养猪是中国农村文化的基本组成部分,从字面来看,汉字“家”就是“屋顶”下有“猪”。如今,中国的许多地区都已经发生了变化。

村广场上悬挂的横幅自豪地宣布,新岗村已经是一个“无猪村”了。“整个镇都没有猪了,”42岁的何连宏(音)说。他原来的猪场养了200头生猪,是村里最大的猪场,去年被强制拆除了,20万元人民币(合3万美元)的投资损失了大部分。

两年前,全世界养殖的8亿头生猪中,中国占了一半左右——其中大多是在规模少于500头生猪的农村养殖场中。在拆除猪场行动的影响下,中国生猪养殖数现在是3.5亿。当局希望,减少养殖将有助于遏制污染。

自2014年以来,中国在全国范围内划定了63.6万平方公里的畜禽养殖禁区,这相当于波兰面积的两倍。当局陆续关闭了数十万个养猪场和禽类养殖场。据官员介绍,仅今年上半年就关闭了逾20万个养殖场。

多年来,未经处理的污水污染了河流,近年来的数次疫病爆发使死猪被丢弃在河道中或被集中填埋,导致问题进一步复杂化。“就在几年前,到处都是恶臭的味道,附近的水都是黑的,死猪被堆在路边……那真的很可怕,”何连宏说。

占市场主导地位的许多小型猪场被拆除,已经对猪肉价格产生了影响。由于中国的猪肉消费量极大,猪肉价格在中国的通胀数据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

搜猪网(Soozhu.com)分析师冯永辉表示,拆除猪场导致去年猪肉价格上涨至每公斤逾30元(合4.50美元)的历史高位。

同时,大型农业企业扩大了生产,屠宰量比上一年增加1500万头(只)。去年,上市公司在猪相关的新项目上投资了410亿元人民币,其中大多数在中国东北。

根据欧睿咨询(Euromonitor)的数据,中国的猪肉消费总量在2014年达到顶峰,全年消费猪肉4200万吨,随着中国人的饮食习惯转向更多的牛肉与鸡肉,猪肉消费量已降至4100万吨左右。但由于消费者更多地选择优质猪肉,居民在猪肉上的开支仍在上升,去年达到了8500亿美元。

许多村民都在抱怨“猪周期”——养殖减少导致猪肉价格上涨,反过来又给农民增加养殖的动力。

这种盛衰交替的周期性波动可能会毁掉农民的生计。

“有的人靠养猪发了财,还有人因为价格不稳定而倾家荡产,”新岗一家饭馆的老板李福盈(音)说。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新建立的“战略性猪肉储备”——当价格上涨时,投放储备猪肉到市场上——以及推出猪肉期货市场和扩大猪肉进口,都有助于平抑周期。

“猪周期依然存在,但这个周期正变得越来越长。主要原因在于生产规模扩大了,”冯永辉说。

这对新岗村周边地区的农民没什么用,当地村民向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展示了强行拆除尚在养猪的猪圈的视频。一位要求匿名的农民说:“如果你反抗,他们会派来几十个人,所以没用。”

“我整天除了喂鸭子没事干。我生气,但也没办法,”赖蓉娇(音)说,她的猪棚去年被拆除了。“今年是20年来头一回,我一头猪都没养,”她补充道。

聂振勇(音)是当地一位42岁的农民,他的养猪场现已被浇上混凝土,成了一个练车场。顾客很少。“以前政府鼓励我们养猪,还给我们补助,于是我们养了很多,而现在全拆了,” 聂振勇悲伤地说。“我家有六口人,还有老人,现在都断了收入来源。”

有些人冒着被罚款的风险维持着传统生计。“当局不许我们养猪,但我还是偷偷养了几头,”一位村民说,他在自己家附近秘密地保留着一个猪圈。“我快50岁了,干不了别的。”

Wang Xueqiao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