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俊生:养老金入市,失语的主人

  ·  2012-03-22

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纷纷嚷嚷了好几个月的养老金入市,终于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3月20日,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网站挂出消息,该会已于3月19日与广东省政府以及有关方面签订了养老金委托投资协议。根据这个协议,来自广东省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结存的1000亿元资金将分批到位,委托投资期限暂定两年。

尽管有关方面表示,这部分资金将更多地配置到固定收益类产品中,但资本市场上的有关人士比照目前全国社保基金的规定,很快便测算出在这1000亿元委托资金中,可进入股市进行炒股活动的资金将有400亿元。这400亿元资金对于正在为资金缺少而愁眉不展的A股市场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因此众多基金管理公司开始了对这块肥肉的争抢,已经有18家基金公司将于近期上报养老金产品方案。

自从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去年底上任伊始即提出养老金入市以后,有关这个话题的争议在资本市场上一直没有停止过。拥护者认为,养老金入市既可解决养老金的缺口问题,又可以为股市增加流动资金,是一个“一箭双雕”的好主意;反对者则担心将素有“保命钱”之称的养老金投入风险莫测的股市将使其出现无法承载的危险。但是,在这场持续的争议中,身处资本市场的人士,无论是监管者还是操作者,都在“屁股指挥脑袋”的定理驱使下,一概地站在“正方”,社保基金理事会作为养老金的管理机构也对此表示坚决支持,社保基金理事长载相龙在多个场合发表谈话支持养老金入市。而反对养老金入市的“反方”由于没有权力的后援,其声音显得很微弱。于是,养老金入市终于在权力的运作之下逐渐成为事实。

但是,在这场争议中,养老金真正的主人却完全处于失语状态。我国养老金的基本构成是职工的个人缴费和单位缴费,政府建立统一的管理机构来负责养老金的收缴和发放。由此可见,养老金的真正主人,只能是广大职工,而不是养老金的管理机构,更不是资本市场的管理部门。但是,在此次有关养老金入市所引起的争议中,养老金的真正主人却没有渠道表达自己的心声,养老金的管理机构已经俨然成为养老金主人的代言人。当然,要求养老金管理机构一个个地去征求养老金缴纳者的意见是不现实的,但这种由管理机构越俎代疱,将民众委托的资金安排于投资,并且要投资到风险很大的股市,却是无视养老金主人权益的一种表现。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有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就养老金入市问题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但遗憾的是,他们的担忧未能上升到议案提案,会议也未就这一议题形成任何决议。养老金入市,就这样一步步成为现实。

在此次围绕着养老金是否应该入市的争议中,争议双方都纠结于投资股市的输赢,反对者提出的问题是,养老金入市以后一旦输了,怎么向民众交代?而拥护者则认为,养老金入市不会输,能够保证养老金的保值增值。这种争议看似激烈,其实殊途同归,只要养老金入市有赢利,那么争议双方就可皆大欢喜。就在此次广东1000亿元养老金获准委托投资的前几天,社保基金理事会公布了其从2003 年6月到去年底的股市投资成绩单,说是在这8年半里累计收益1326亿元,社保基金理事会以此为据,振振有词地认为养老金入市能够保证赢利。其实,如果把社保基金入市的赢利与股市投资者在相同时间里所遭遇的挫折放在一起观察,反而证明了公权力的强大,它可以无视基金主人的基本权益,利用资本市场的不规范来赢取利益,这样的赢利,又有多少意义?

在养老金入市问题上,养老金主人的失语状态,其实与当下中国权力高度膨胀,政府权力取代民众话语权的特征是一脉相承的。在权力的运作之下,社保基金的管理机构和资本市场产生了太多的共同语言,可以毫无阻拦地就养老金入市达成协议,而处于失语状态的养老金主人却无权就自己资金的使用表达意见。即使我们抱着良好的愿望,相信此次养老金入市真的能实现养老金和资本市场的“双赢”,但是,在养老金管理机构顺利地按自己的意愿实现入市以后,谁又能够保证养老金的管理机构在未来打着同样的旗号,将广大职工的 “保命钱”用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呢?

  (中国青年报,2012年3月22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