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伟:新疆能源大开发背后的民族裂痕

  ·  2014-12-22

中国克拉玛依——在这座城市郊区的一个人烟稀少的园子里,石油从地下汩汩地涌出,流进一条木板人行道旁的若干个小池子里。在其中的一个池子旁边,有一座维吾尔男子的雕像。他留着胡子,骑着一头毛驴,弹着琉特琴。

这个画面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中国正在扩大在这里的能源生产,要把西北部的新疆变成全国性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中心,与此同时,当地的维吾尔人却越来越边缘化,在人们心中的印象,似乎仅限于这座铜像所代表的具有传奇色彩的历史。

中国正在对幅员辽阔、资源丰富的新疆进行前所未有的投资,旨在扩大石油开采和提炼、煤炭生产、发电,以及天然气的生产和运输。然而,这些都发生在民族暴力事件不断增多的背景下。在丝绸之路上的骆驼队曾经穿越的沙漠地区,输油管道和高压电线如今纵横交错。

“看看他们打了多少井,”不久前的一个早上,正带领五六名技术人员在这里一处沙漠的油泵旁作业的陆卫东(音)说。这些人都戴着安全帽、穿着油迹斑斑的红色防护服。“在建的油泵有几百个,在这些山的后面,你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几百个。”

石油是新疆能源经济的基础。新疆有大约210亿吨的石油储量,占中国总储量的五分之一,而且这里还在不断发现新的大型油田。本月,一家国有石油公司宣告了今年在该地区的最大发现:在距离克拉玛依油田不远的准噶尔盆地的西北缘发现了一座储量超过10亿吨的油田。根据国土资源部的数据,预计新疆2020年将出产3500万吨原油,较2012年增长23%。

新疆还拥有中国最大的煤炭储量——约占全国总储量的40%——以及最大的天然气储量。这三个要素组成了能源领域的帽子戏法,而中国正在利用它们来为城市和工业的发展提供动力。

新疆将被指定为中国下一个经济五年计划的五大“能源基地”之一。此外,习近平提出的“新丝绸之路”的愿景也将提振该地区经济。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旨在重新打造这条古老的贸易路线,使其成为跨越新疆、中亚和欧洲的21世纪的交通和贸易网络。

政府资金正源源不断地注入。中央政府5月表示,包括能源、建筑及科技企业在内的53家各色国有企业,将对新疆的685个项目投资1.85万亿元人民币。国务院6月宣布,新疆自治区政府将投资8000亿元人民币,用于道路、公路和铁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

据中共主要党报《人民日报》报道,大型国有电力企业国家电网明年将投资144亿元人民币,在新疆建设高压输电线路。新疆将向中国人口更为稠密的地区乃至中亚输出电力。

“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所有增长都将来自新疆,”中国最大的石油生产商中石油的顾问、厦门大学能源专家林伯强说。“其次,所有来自中亚的进口资源,包括石油和天然气,都要经由新疆,再从那里输送到其他地方。”

新疆去年出产了2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并打算将明年的产量提高到440亿立方米。

管道系统已经在将中亚和新疆的天然气输送到中国的中部和东部。从西西伯利亚延伸而来的一条新管线,计划会穿过阿尔泰山脉每年向新疆中部运送300亿立方米天然气,然后在那里和国内的西气东输管道连接在一起。

自治区官员也在推进一种新的气源的开发工作:对煤进行加工,生成一种合成气,然后将其输送到东部。

国务院6月公布的一项能源计划称,新疆将是煤转气和煤转油项目的四个试点地区之一。新疆西部一座试验性的煤转气工厂已经开始运行了,令一些环保人士颇为担心。他们认为,这一工艺会排放大量能导致全球变暖的二氧化碳。

绿色和平东亚分部(Greenpeace East Asia)于10月公布的统计表明,全国处于在建或立项阶段的这类工厂至少还有52座,其中近一半位于新疆。

能源学者林伯强称,新疆环境的恶化“基本无法避免”。他表示自己不支持煤制气和煤转油项目是出于另一个原因——相关工艺需要大量用水。与中国北方大部分地方一样,新疆严重缺水。

污染只是资源开采让新疆民众承受的后果之一。当地居民中多数是维吾尔人。他们的语言属于突厥语族,大部分人口为穆斯林。该地区的能源财富主要流向了总部在北京的国有油企,以及汉人占绝大多数的共产党。去年,克拉玛依在中国大陆城市中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排名最高。在维语中,克拉玛依是“黑油”的意思。1955年,正是在这里发现了中国首座大型油田。

高级工程师甄新平(音)称,中石油设在这里的工厂是集团内最赚钱的炼油厂。该厂每年要加工600万吨石油。

尽管石油行业欣欣向荣,但这座人口40万的城市却并不光鲜,部分维吾尔人社区比汉人社区更贫穷。不少维吾尔农民住在没有室内厕所的一片贫民区。石油公司会雇佣一些维吾尔人,但不会太多。

许多维吾尔人称他们反感汉人的统治,以及对他们家乡资源的开采。和新疆其他地方一样,这里也可能会爆发民族和阶层冲突。零散的维吾尔暴动正在新疆各地加大强度。今年已有数百人在民族暴力、国内恐怖主义和警方射杀的事件中身亡。

今年夏天,当地官员实施了一项规定,禁止身着伊斯兰主义服装、蓄着长胡须的人乘坐公交车,并下令出租车司机不要搭载他们。

尽管政府称颁布相关规定是出于安全原因,但许多维吾尔人认为这不过是歧视而已。

“留胡子或蒙面纱并没有什么关系,”在克拉玛依郊区维吾尔农民生活的棚户区里,一个十几岁的姑娘说。“他们不是坏人。”

那里的居民表示,政府很快就会拆掉该地区。不过,这位姑娘说,她想留在城里。“克拉玛依有很多石油,”她说,“所以我想在这里工作。”

Jonah Kessel对本文有报道贡献,Mia Li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现有1条评论

  1. 李军山说道:

    新疆能源大开发背后不仅有民族裂痕,更有阶级裂痕。能取得矿产资源开发权的都是权贵,而当地民众却要承受因资源开发而造成的环境污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