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融融:中国民间融资警报响起

  ·  2014-12-16

11月21日,中国央行意外宣布非对称降息。对拥有银行贷款的个人和企业,这是个好消息,因为明年的利息负担将不同程度减轻;对于在银行存款的大众,这也是一个好消息,因为银行存款利率上限提高到1.2倍基准利率,储户有望获得更多利息收入。但家住河北邯郸的王女士却一筹莫展,她20年的积蓄全部借给了当地一家名为金世纪的房地产公司。最近几个月,中国民间融资风险集中爆发,身处“崩盘重灾区”邯郸的王女士正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

王女士从今年3月开始将自己的钱以二分半月息(年利率 30%)借给金世纪地产。按照金世纪的融资规则,享受这一档利率的投资额至少要达到50万元。金世纪是邯郸的房地产龙头,总资产一度超过了100亿元。王女士等投资人表示,该公司今年下半年开始陷入困境,公司高管相继失踪,自7月以后再未支付过利息。8、9月间,投资人前后到中共邯郸市委抗议,当地政府出动大批警察驱赶。

“老公要和我离婚,”王女士告诉纽约时报中文网,她不敢想自己最终会损失多少。她说自己每晚都在做噩梦,现在为了照顾生病的母亲,没有工作,也就没有了任何的收入来源。“如果拿不回钱,就只能自杀。”

民间高利贷对于很多生活在中国三四线城市的人来说并不陌生。遍地可见的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第三方理财公司、线上及线下的P2P贷款平台和典当行以借贷、理财、抵质押、有限合伙投资等多种形式筹集民间资金,以数倍银行的利率举债,其中相当一部分流向了中小房地产企业,这些企业通常难以从银行得到融资。

按照中国法律,民间借贷的利率不应超过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也就是说年息24%以上的民间借贷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但这一利率水平在邯郸的民间融资中并不算高。王女士称自己是经由在金世纪工作的熟人介绍参与集资,月息两分半(即月息2.5%)。另一位投资金世纪的受害人张先生介绍,邯郸此类民间融资参与者众多,月息“三五八分多的是”(即月息3%、5 %、8%),在当地尽人皆知。他投资金世纪超过100万元。中国官方媒体《上海证券报》报道,邯郸32家企业存在非法集资和高息吸储行为,涉及金额达93 亿元,仅金世纪一家的民间融资规模就接近30亿元,涉及投资人约5000人。根据新华网报道,邯郸公安机关针对当地非法集资已立案79起,并抓获犯罪嫌疑人94人,上网追逃43人。查封土地11宗、房产16处、已建和在建房地产项目五处,冻结七家公司的股权,查封铁矿一处等。

但是对曾前往邯郸市政府“上访”寻求帮助的大批受害者,当地政府已将这一人群视为重点维稳对象并严密监控,王女士和张先生因此都不愿公开自己的姓名和具体投资额。王女士称,投资人组成的QQ群中有政府的卧底。

据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甘犁介绍,根据他的研究,“中国民间借贷非常活跃,规模超过8万亿”。曾主持“中国家庭金融调查项目(CHFS)”的甘犁认为,民间融资的风险控制过去主要通过熟人之间的了解和信任关系实现,通过P2P平台、担保公司、小贷公司等中介进行的民间融资,普遍存在信息不对称,借贷成本高(年化利率通常高达25%),融资平台门槛低、风控能力弱的特征,因此存在很大风险。

邯郸只是中国民间融资风险爆发的一个缩影。在经济增速下行和房地市场疲软的大背景下,三四线城市房地产供应严重过剩,今年因房地产企业资金链断裂引发的信用风险事件已有多起。其中,四川、浙江两省尤为集中。今年 3月,浙江省宁波奉化的兴润置业负债超35亿元,严重资不抵债,其中约24亿元来自银行贷款,7亿多元来自民间融资。

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银行收紧了房地产开发贷款,为了避免资金链断裂,邯郸很多房地产企业不得不求助于民间借贷。据受害者介绍,邯郸民间融资形式多种多样,有通过卖房号、抵押商铺集资的,有通过诚意金认购期房的,还有通过担保公司、典当行等资金中介集资的,实质都是以高息回报为诱饵,吸引民间零散资金投入房地产开发。

交通银行旗下交银国际驻香港的董事总经理洪灝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表示,民间融资大量流向房地产行业主要原因有二,一是股市行情起来之前,只有投资房地产的回报率比较高,二是银行资金进入房地产业限制较多,房地产公司往往资金高度饥渴。

邯郸这座距离北京400多公里,中心城区人口160多万的河北省地级市,在政府以土地财政创收的利益驱动下,楼市经历了多年的大跃进式开发,房屋供求关系已近畸形。根据公开信息,该市目前在售和预售的商品房项目共约3480万平方米,折合人均超过20平方米。2013年,邯郸商品房年售总面积为355.8万平方米,以此测算,现有库存需要近10年才能消化。

起初,高额利息能够准时到账,为民间债权人带来丰厚回报,并引来更多投资者,殊不知这些企业的流动资金已经高度紧张。在政府多轮调控之后,邯郸楼市供过于求、成交冷清、房价滞涨的现实,根本无力支撑地产商数倍甚至十倍于银行贷款利率的高息。金世纪、万聚、卓峰等当地主要私营房地产企业先后违约,甚至人去楼空,终于让在邯郸盛行近十年的民间融资,暴露在人们视线里。

民间借贷风险爆发不仅在邯郸,今年在四川大面积爆发的房地产坏账中,民间融资占比例更高。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今年7月,四川省最大的民营融资担保公司汇通担保高管“失联”,涉及民间融资逾30亿元。汇通担保风险爆发后,四川民间金融市场余震不断,涉及债务规模或达百亿元:8月,成都民企龙头怡和集团负债逾40亿元,其中牵涉民间高利贷16亿元;9月,理财公司联成鑫违约,涉及金额约2亿元;内江聚鑫融资理财公司李姓股东跳楼身亡,该公司12个项目累计融资9000余万元;四川财富联盟无法兑付本金,董事长袁清和被投资者扭送至当地金融办,涉及金额超2亿元;10月初,P2P平台铂利亚无法提现,涉及金额7000余万元。就在几个月前,铂利亚老板滕海川还以 “开保时捷的90后成功企业家”身份作客央视访谈,讲述励志故事。

四川民间融资规模在全国名列前茅。四川省金融办数据,截至 2013年底,四川拥有融资性担保公司509家,累计担保余额2338.4亿元,客户达73万;央行数据显示,2014年6月末,四川省共有326家小额贷款公司,贷款余额597.3亿元。甘犁表示,正规金融不够发达是四川的民间融资比全国平均水平更加活跃的原因。

在四川、浙江之外的省市,民间融资风险爆发亦不鲜见。今年,被中国媒体大量报道的江苏江阴丰源小贷公司负责人任标失踪,福建龙岩天成集团董事长黄水木卷款出逃,原广西柳州首富、正菱集团实际控制人廖荣纳失联,苏州吴江高仕投资担保高宏林涉嫌非法集资被刑事拘留,以上四起风险事件涉及的民间集资均不低于10亿元,其中大部分用于房地产投资。

在中国一家商业银行供职的特许金融分析师蔡浩分析说,民间融资的风险普遍高于银行融资,因为银行融资的成本更低,能在银行满足资金需求的企业不会求助于民间高利贷。蔡浩还指出,目前三四线城市房地产泡沫比较明显,股市则出现快速上扬的行情,这意味着中小企业的资金融资将更加困难,随着春节传统兑付高峰的到来,明年可能出现更广泛的违约。

这一风险也引起了货币政策当局的关注。11月21日中国央行宣布降息的同时,也将“实体经济反映‘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比较突出,部分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对融资成本的承受能力有所降低”作为决策考虑的因素之一进行了公开说明。但远水难解近渴,据《华夏时报》报道,12月上旬陕西西安和湖南长沙又相继发生了多家担保公司连环倒台的事件。而当地政府财政和国有企业单位的债务负担已然十分沉重,更无力对陷入困境的民营担保公司施以援手。

近期,民间房地产融资还呈现出跨地域的趋势,即通过网络P2P平台、第三方理财公司,甚至上市银行的网点,向包括一线城市在内的全国市场渗透。

今年8月,第三方理财公司诺亚财富所销售的“万家共赢售房受益权转让项目专项资产管理计划”7.9亿元被曝光遭与诺亚合作管理该产品的景泰基金挪用。《第一财经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等国内媒体报道,其中 2亿元已被用于兑付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代销的一款因地产融资陷于困境的理财产品,另外5.9亿被挪用到一款名为“金元惠理吾思基金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系列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账户上。

据两位分别接近诺亚和中行云南省分行的人士透露,景泰挪用 5.9亿元是为了填补云南省内某地产开发项目的资金窟窿,在诺亚方面向公安机关报案后,处于司法冻结状态。诺亚公司在8月21日公开声明中指责与其合作管理7.9亿元客户资金的景泰基金管理公司违背约定,挪用资金,涉嫌欺诈。诺亚在声明中表示,这款产品将在到期日或到期日前,全额兑付本金和预期收益,但声明也提到最终兑付将取决于刑事调查和司法程序的进展。

诺亚财富财务负责人拒绝就此置评。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诺亚财富的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目前管理的资产规模达470亿人民币(76亿美元),净资产仅13.6亿人民币(2.24亿美元),杠杆倍数远超商业银行。

即便在风险管理相对严格的商业银行网点,也能看到民间融资扩张的影子。11月24号下午,网友爆出多人在兴业银行广东佛山市顺德区龙江支行门口“举牌声讨”。起因是当地多位投资人通过龙江支行员工购买理财产品后,到期无法兑付,涉及资金数千万元。

上述投资人称他们通过兴业银行龙江支行两位客户经理分别购买了管理人为华融普银、中融鸿海、中合泰富和中房联合的理财产品,四家公司的投资项目无一例外都涉及房地产,声称回报率均在9%以上,并且约定一年后可归还本息。但到期后,客户经理却说理财产品出了问题,建议投资人报案。

涉事的龙江支行已委托律师正式发布声明:支行从未代理销售过华融普银、中融鸿海、中合泰富、中房联合等基金类产品,也从未与发行上述产品的基金公司签订过代销协议。这份声明还表示,华融普银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由公安部立案侦查,顺德持有华融普银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旗下基金产品的投资者已与公安部门报案联系。

兴业银行龙江支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表示,此事属于银行员工未经银行授权,擅自将银行外的理财产品销售给客户,通过邮递方式签署相关协议,即业内所说的“飞单”。这名员工还表示,仅华融普银一个项目的涉案金额就超过2000万元。银行员工“飞单”销售理财产品并非首例——2012年有银行客户在华夏银行上海嘉定支行购买了名为“中鼎财富”系列的私募股权投资产品,发生违约后发现实际产品并非华夏银行发行或代销而是银行员工违规销售的。但最终,华夏银行赔偿了投资人的损失。

12月9日,邯郸当地官方的《邯郸日报》刊出一则公告,称邯郸市政府帮扶工作组工作将于2014年12月12日至2015年1月11日对金世纪公司个人债权进行登记。但公告未对兑付债权的比例、期限做出任何承诺。

薛融融是纽约时报中文网实习生。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