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瑾:经济工作会议、新常态与韧性

  ·  2014-12-12

在人人关心经济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始终是不容错过的年末大事,这不仅为来年经济定调,更是对于厘清新一届政府政策思路的难得窗口。通稿之后,又是铺天盖地的解读。

既是官方权威,会议又属机密,大家都想从中一窥中国经济政策脉络。不过,我认为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其实并无太多超预期内容,这可能也是另一种“新常态”: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潜力下滑共识越多,未来中国经济政策预期反而可能越趋于稳定,不确定性将大为降低,这对于市场其实是件好事。

新常态仍旧是热门词汇。今年12月召开的中国政治局会议其实已经给出信号,2015年是全面完成“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要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并明确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这被外界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一直也有人戏称中央经济会议是“扩大版的政治局会议”。

有趣的是,新常态各有解读。一位海外归来不久的经济学家在私下讨论中,曾无不困惑地发问,什么是新常态?这是一个好问题,也揭示官方市场对于新常态的热情甚至超过学术圈,当下中国新常态以及其对应的政策指向,很多时候已经近乎无所不包。新常态(New Normal),起初来自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在2008金融危机之后创出的新名词,普遍表示宏观经济从繁荣道衰退周期到正常的恢复过程。随着新常态今年蹿红,各种概念滥觞。

本次中央经济会议,自然会将把握新常态进一步详实定义,比如新投资机会大量涌现、低成本比较优势发生转化、人口老龄化日趋发展等等并不出人意表内容之外,对于最为重要的风险问题,中国官方明确强调经济风险总体可控,“但化解以高杠杆和泡沫化为主要特征的各类风险将持续一段时间……既要全面化解产能过剩,也要通过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探索未来产业发展方向”。这一判断颇具信息量,也值得肯定,也表明未来在去杠杆过程中如何同时低风险“排雷”至关重要。

回看新常态在中国火热蹿红程度,其实也与全球经济冷暖直接相关。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增长仍旧没有回归昔日水平,泡沫时代的繁荣与杠杆仍旧在消化之中。如此情况之下,全球领袖或多或少都在“拼经济”,甚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近日呼吁也成员国通过大胆政策促进经济增长,避免全球经济增长陷“新平庸”(new mediocre)。

对照历史,在经济领域,平庸并非“恶”,只是常态而已,不增长是常态,高增长才是特例——所谓新,也只是因为过去十来年的“习惯”而已,这段时间全球化推动以及放松管制使得经济经历了一个美好的时代,但一切皆有代价,最终这场盛宴却以2008年金融危机而告一段落,相关研究揭示如今全球化水平仍旧没有恢复到2007年水平。

关于中央经济会议,除了各类媒体投行总结的要点干货之外,笔者觉得最为有趣的是 “韧性”一词,通稿甚至强调要用好“韧性”,这在近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实属首现。细究起来,这并不是官方第一次提出这一概念,最近一次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APEC的演讲。他这次演讲被认为首次系统阐释新常态,他强调 “中国经济的强韧性是防范风险的最有力支撑。”,同时从三方面定义了“新常态”:从速度而言是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从结构而言是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而从动力而言是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

对于这一概念,不少学者颇感兴趣,比如复旦大学教授张军就曾在FT中文网《中国经济的韧性》一文中表示应把中国和东亚经济体视为有“韧性“的经济,“韧性”这一概念可帮助理解其多年发展的经验。他认为当前中国经济的确有令人悲观的一面,但这一局面也往往会促使政策和体制做出适应性改变,实现创造性毁坏的新增长,而一个经济体要变得有韧性,需要政府和市场形成良性的互动。

中国经济能够在一次次冲击中复苏,是因为经济周期还是独到特质,比如韧性?值得指出的是,宏观经济本身就有枯荣周期,而经济规律往往超越主观意愿,韧性或许本身就是经济体自身周期的一种体现而已。即使习近平,曾在2011年曾表示美国经济向来具有很强的韧性和自我修复能力。

韧性往往体现于被动语态,与新常态政策取向存在一致性。我所期待的中国经济新常态,正是在接受经济潜力降低前提之下,主动降低增长目标预期,同时在适应经济周期前提之下,进行有序去杠杆去以及过剩产能改革;换而言之,新常态要义之一告别高增长而非追求高增长,新常态政策核心之一是适应而非刺激,所谓韧性,很多时候就是不要任性,即使有钱。

对照上一轮经济周期,可以知道大规模刺激可以见效一时却无法彻底拯救经济。2008年之后,中国在应对危机之际出台了四万亿政策,这使得中国经济随后一枝独秀反弹,但同时也埋下债务危机以及过剩产能隐忧,导致今日诸多经济困境。例如,比起大家谈论的地方债,企业负债往往被忽略,这也是市场脆弱的一环。根据信用评级机构惠誉近期数据,中国公共债务以及个人债务总额在金融危机之后急剧攀升,如今超过中国GDP两倍。

作为全球经济增长引擎的中国,如果不再追求高增长,那么对于世界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如果中国可能因此避免一场类似日本或者韩国的危机,那么对于全球经济稳定也是贡献。

无论新常态还是韧性,都是对于过去GDP崇拜的扬弃。这一点也得到更多体制内外认同,例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近期在接受FT中文网采访时候(参见《韩正访谈录》),被问及上海在各省市GDP 排行榜上“垫底”时,他坦然表示完全没压力,开会也从不研究GDP,上海区县、部门完全取消GDP考核,“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实现了快速发展……今天的上海如果能够维持在7%左右的增长,或者讲,能够持续地维持一段增长,不可能两位数,不可能更高,在7%左右,可能多一点,可能低一点,我觉得都已经创造奇迹了。”

中国转向新常态的过程,难以避免伴随着转型剧痛,或许将结束一个经济体两位数增长三十年代的传奇,但最终结果如果能够换来稳定的社会预期与积极的改革信号,那么对于民众而言在,这将是更值得期待的未来。

来源:FT中文网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