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周刊:人民币国际化迈向自主

  ·  2012-04-20

中国借国际贸易出现逆差的时机,扩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交易价浮动区间到百分之一,避免遭到炒作,在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和国际化路径图上迈出一大步,显示自主性,有利人民币圈的形成。

四月十四日,中国人民银行选择在周末宣布这重大消息﹕十六日起,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交易价浮动区间由原先千分之五扩大一倍,到百分之一。这虽然只是即期外汇市场上的一小步,却显示了中国汇改的大方向。中国汇率的形成机制将更市场化,终极目标即是人民币的国际化。

关切当今国际政经及金融形势的人都了解,随着中国经济成长,为了确保国家债权及经济成长条件,人民币的国际化几乎已成了唯一选择;而人民币的国际化又以汇率改革的市场化为要件。但中国的汇率市场化改革却需要考虑改革时间,过去由于中国出口畅旺,成长率动辄两位数,人民币价位低估已成了美国炒作的话题,这时候若进行市场化汇率改革,必然国际热钱涌入,将人民币炒作成强势货币,而挫折中国经济成长的自然环境。但今年以来,中国的国际收支条件已变,二月份,中国的贸易甚至出现三百亿美元的逆差,今年全年的GDP增长率估计仅有百分之八至九左右,这样的经济现实意谓着进行汇改已可减少了国际热钱干扰;更重要的是,中国汇率形成机制更市场化,美国指控中国操纵汇率的声浪就会变小。

也正因此,中国人民银行扩大即期外汇市场的每日波动幅度,包括美国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都持肯定态度。因为截至目前为止,中国在实施的仍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人民币仍不能自由兑换,要金融改革使人民币国际化,先决条件就是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而汇率的市场化则需要有适应的过程。今年农历年后,大陆外汇市场汇率中间价大幅震荡,今年四月起人民银行开放汇入外资到四百亿美元的水平,都被认为是人民银行自己在做市场测试。而今终于正式决定扩大波动幅度,可以预料中国往后的外汇交易量必会大幅增加。如果市场调适良好,长期的汇率变动不会变大,但短期的起伏则会增大,因此对大陆人民所造成的影响当不会太大,但却可能有两大挑战︰

第一,中国以前实施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那是一种相对稳定的汇率制,中国进出口厂商不必考虑汇率的震荡风险,但汇改之后由于短期的波动变大,厂商的营运风险即会增多,厂商面对汇率市场化的新阶段已须有所准备。

第二,二零一二年自第二季开始,将会有极多挑战,美元可能再度疲弱,欧债危机可能再度深化,都可能造成美元及欧元资产逃逸,形成新一波热钱,这些热钱当然是往新兴经济体移动,中国则必然是首要目标。因此人民币波动幅度扩大可能导致热钱的压力。

但不论中国汇改会有什么样的压力,汇率市场化改革及人民币国际化早是中国改革的既定方向,问题在于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及人民币的国际化都不是一蹴可及的事。就以美国为例,它的经济实力在一八七二年已超过整个英国,但美元影响力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才逐渐加重,到了二战之后美元才成为世界最主要的储备及交易货币。就以德日为例,它的净出口贸易早已超过美国,但它们的货币在全球金融系统却毫无功能。要成为全球货币就必须有全球货币的属性,它必须能自由买卖,必须作为国际票券信贷的媒介,而且当一种货币成了国际货币后,它的价位即由全球市场决定,而不是自己根据政策需要而自主决定,像德日等国即为了出口利益而拒绝成为国际货币。

而中国近年来出现人民币国际化的声浪,主因乃是基于债权的考虑。中国过去皆以美元马首是瞻,中国以外汇存底购买美债,借以稳定美国这出口市场。这也就是说后进国以它的外汇储蓄购买持续在贬值中的美债,使中国需要持续要求美国保证债权利益,至于美国当然不会这样保证,因此在金融海啸后,中国在「特别提款权」上做文章。但当代金融权威学者艾肯柏林指出,「特别提款权」只是记帐清算单位,并非真的货币。中国只是用特别提款权表露它对国际金融秩序的不满而已,中国自己真正在做的乃是有自己路径图的人民币国际化,包括与印尼、马来西亚、韩国、阿根廷、冰岛等十三个国家换汇;与许多国家直接使用人民币报价交易,二零一零年这种交易达七百八十亿美元,二零一一年第一季已扩增到二千二百亿美元,主要以香港为中心接受外国的人民币存款和人民币债券;从二零零九年起中国由五个特区开始试办,二零一一年已扩及全国用人民币直接和香港交易。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径图乃是要形成一个「人民币圈」,它不是要取代美元,而是要在二零一五年成为国际货币基金几个主要一篮子货币之一,而上海到二零二零年将成为中国金融中心,香港则是最大的离岸中心。

因此,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和人民币国际化乃是可见的目标,我们可乐见其成。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