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房价高企搞碎“中国梦”

  ·  2013-03-22

央行19日发布的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显示,一季度68%的居民认为目前房价“高,难以接受”,在这种情况下,居民的购房意愿出现下降。

房市新闻,从来就没有冷过。这说明,安居是永远的民生课题。最近,因为二手房交易差价高税(20%),引发全国性的交易热潮。不是国人反应过敏,而是房市蕴含了太多的民生与市场要素—多房者考虑的是趁机出手减少交易成本,安居无依者思考的是政策会伤及无辜。

不仅国内房市的风吹草动惹得民意高度关注,来自大洋彼岸的房市信息,国人的反应也迅捷敏锐。曾经是美国第五大城市的底特律,因为产业结构单一,而面临全城破产的境地。危机之下,据说该市房价最低1美元,引发国人集体到底特律抄底炒房的舆论。这里不乏调侃,但也是事实,中国炒房团不仅在中国房市纵横大江南北,在美欧日本也是强势的资本流。

这更凸显中国房市的怪异图景。中国房市造就了一批投机创富者,也孳生了一批不当多房用户,譬如房姐、房婶和房叔这些“房氏”家族。这些人和那些背负终生房贷的“房奴”以及只能望房兴叹的“蜗居”者,构筑了中国房市异化的两个极端。而两个“极端”的逻辑要素都是房价高企。对投机者而言,房价越是高企,越有炒作空间,也越能凝聚投机利润。对一般人而言,房价越高,安居成本越高,生活的压力也就越大。

正因为如此,央行19日的问卷调查显示,一季度有近七成的居民认为房价高得“难以接受”。这一统计数据表明,“难以接受”高房价的人群,也基本是买不起房或负债买房的中低收入群体。这也非常契合中国社会的阶层特点,收入分配不均和缺乏稳定的中产阶级支撑。

20日,有媒体报道,北京五道口房价10万一平,引来网友嘲讽如此房价是“宇宙中心”。这一特例,更显公众对房价高企的不满。由于中国房价高企已经迁延多年,可以说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主题叙事—-宏观政策多年连番加码而且毫不动摇的调控;地方执行中也践行了限购、限贷、房产税试点等等举措;而在市场终端,房地产商一直期待房市宏调松绑,而公众对于房市下调越来越没有信心…以至于经济学家和房地产的房价涨跌的豪赌,反而是地产商获胜。房价高企的中国叙事,不管是从宏观经济的调控目标还是微观民生的愿景看,都是反逻辑的。

当中央祭出国五条的宏调组合拳,意味着房市调控的新一轮发力。这种发力释放出两重信号:一是给予民众信心,证明中央房市宏调政策不会变成“空调”;二是房市再现房价上升趋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中,新建商品住宅、二手住宅价格环比上涨的城市数量均扩大到66个。其中,北京和广州环比涨幅最高,达3.1%。一线城市的房价上升,上个月就已出现苗头。

2010年开始的房市调控,正赶上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周期,中国经济民生也面临着多难选择,既要确保经济健康稳定增长,又要实现产业转型升级,更要在确保公平正义中改善民生。因而,中国的房市宏调决定了不是猛药急治的硬着落,而是要兼顾各方利益的稳着陆。

宏观政策的理性张弛,决定了房市宏调不可能一蹴而就。然而民众所期,而是高效可感的现实效果;而且,公众已经耗费了足够的耐心,甚至再次看到了越调越涨的房市乱象。

多彩“中国梦”里,应该包括人人实现安居的愿景。如果说,恼人的房价一直降不下来,又何谈“中国梦”?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