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居民收入倍增请从细节做起

  ·  2013-03-16

如何真正落实居民收入倍增计划,成为此次两会代表委员最为关心的话题之一。而据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表示,目前相关部门正在按照此前发布的《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要求细化方案并制定相关细则。(3月1314日《中新网》)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公众翘首期盼了8年,并未见方案书台。就在“两会”前,第九个年头的春天,中央出台了《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算是给民众以安慰了。

尽管如此,“意见”仍很笼统抽象,算是给民众提供了安慰性质的蓝图,但公众亟需的是细化的方案和可行的细则,并能通过有序的途径实现收入的倍增。而且,这种倍增还不能仅仅体现在数量上,还要要民众感受到收入倍增带来的现实福祉—-敢于消费并且能实现较大的满足感。

更具体就是,居民收入倍增计划应和衣食住行挂钩,吃穿的消费占比收入不能太高,国民不再有房市浩叹而基本实现安居,家家都有能力拥有一辆小汽车。关键是,居民收入差距不能太大,用经济学术语将就是恩格尔系数和基尼系数应该维持在较小的百分比。

这些具体化的民生诉求,最能体现居民收入的幸福指数,应是居民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应关注的重点。因此,居民收入倍增计划不妨从细节做起,从公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着手。

首先是初次分配尽可能地增加居民收入。最近几年来,各地纷纷提高最低收入者工资,工资增幅也渐渐赶上了GDP增幅速度,但是也面临着和CPI增幅赛跑的尴尬。而且,伴随着中国劳动力价格的提升,一些跨国企业纷纷逃离中国,造成就业岗位减少。因此,居民收入提高的数量并不能真实反映到居民生活质量上来。再加上住房入学成本的增加,居民的收入增加,并未能让公众觉得幸福,反而感觉生活的压力越来越重。

初次分配重效率,也要重数量,更要重质量。增加居民收入,提高工资水平,是当务之急;增加就业机会,让职工福利有保障;通过释放新型城镇化的改革红利,加快服务业和中小企业发展,也可提高居民的初次分配。

其次是结构性减税,尤其是再次提高个税起征点。完善结构性减税,再次出现在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结构性减税的核心是调结构,让企业和居民的税负实实在在降下来。企业的税负降下来,利润增加,工资水平也就上去了。对于职工,最关心的是个税起征点的提高。2011年9月1日开始的个税起征点提高到3500 元,6000万纳税人不再缴纳个税。本次两会,不少代表委员提出将个税起征点提高到5000元-6000元,宗庆后甚至提出工薪阶层面交个人所得税。这些意见和建议,体现了基层民意,应该予以重视。毕竟,在财政收入的大盘子里,个税收入的课征主体60%是工薪阶层,而且减免了也不影响国家财政收入的大局。

其三是通过财税手段调节收入分配不公,通过社保医保等举措为中低收入阶层托底。平均主义要不得,两极分化更可怕,运用财税手段均衡财富要比行政命令式的劫富济贫更温和也更公平。让富人的财产关进财税调控的笼子里,既能洗去为富不仁的资本原罪,又能彰显富人回馈社会的道德责任感;让国家社保制度为中低收入阶层托底,则有助于提振中低收入阶层的幸福指数,亦可塑造社会各阶层和谐与共的图景。

其四是通过市场化改造消弭垄断企业的高收入并提高国有企业收益的上缴比例。垄断行业的高收入和国有企业收益的上缴比例,都需要通过市场化的改造来解决,即通过完全充分的市场竞争破除其市场特权,使其利润收益公开透明,按照公平的上缴比例以体现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没有垄断行业的高收入,行业收入公平可期;国有企业透明公开的上交利润分成,也可取得国民信任。

困扰居民收入的细节问题解决了,收入倍增的制度化改革,才能更有效地推进和达到系统化的目标。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