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家庭住房的平均“神话”与民生“美化”

  ·  2012-08-07

《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2》发布,调查显示—— 去年全国家庭现住房完全自有率为84.7%。住房类型上,42.2%的家庭现住房为平房,比 2010年调查结果下降了8.5个百分点。全国家庭的平均住房面积为116.4平方米,人均住房面积为36.0平方米。(6日《北京日报》)

该报告由北大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完成并发布,涉及多个民生指标,如家庭支出、空巢家庭、城乡教育支出对比等等,目的是为“政策决策提供依据”(北大校长助理李强语)。

以北大的学术权威,应该说其发布的相关数据应该和民生感受相契合,最起码不能偏离太多。可是从其发布的全国家庭住房完全自有率、家庭平均住房面积和人均住房面积等三个指标看,人们觉得这些平均后的指标不接地气,和民生感受大异其趣。很简单,在收入分配均衡,社会阶层橄榄型化的社会系统中,不管是GDP还是可支配收入抑或房子,平均数具有现实主义的民生观照意义。而在我们的社会情境下,平均宛然“神话”,带来的是民生的“美化”。

先看家庭住房完全自有率,84.7%的数字可谓高矣。但是,这个数字背后隐藏的信息很多,一个家庭拥有价值亿万的豪宅是“自有”,拥有尺方的危房蜗居也是 “自有”,但这两种自有的内涵与外延是截然不同的。这份报告自己也指出,在84.7%的自由住房率中,有42.2%的住房类型为平房,这说明自有住房的质量不高。因此,看似很高的家庭住房自有率,其实是虚高—看上去很高,其实和安居并不匹配。

再看全国家庭的平均住房面积,116.4平方米确实很高,但考虑到内中超过40%的平房,再加上住房拥有上的不均—豪富大亨可能拥有豪宅别墅,投资投机者亦拥有多套住房,这个平均数就更像是“神话”了,就像一人中奖数亿下的平均中奖率一样的不靠谱。

更重要的是,在房市虚热时代网民们曝光的诸多“鬼城”和“黑灯率”,也凸显中国房市的一个惨酷事实,有太多的房子是卖不出去的或者是卖出去没有住的。不知道全国家庭的平均住房面积是否考虑到了空置率的问题,如果把建了多少房当成分子,把全国家庭数和13亿人当分母,这样的平均数也太轻率了。过去几年,各城各地都在拼命卖地拼命盖房,房市是以泡沫的方式充当着经济增长的催化剂和兴奋剂,但也造成了宏观经济的虚胖和民生安居的不公。即使在现在宏观经济下行的压力下,各城各地也有很多守不住限购宏调的中央政策底线,而频频用所谓的房市“新政”来刺激经济增长。

所以,如果说房市泡沫造成的房地产的总量无法消化,在此基础上的家庭平均住房面积和人均住房面积,数字越高越发凸显中国房市的流弊,而不能彰显民生安居的质量。

由于中国房市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回归理性和健康发展的轨道,因此既不能用简单的数字来验证宏观经济的发展质量,更无法用这些数字来证明民生安居的质量。只能说,泡沫化繁荣的中国房市,像一个虚无缥缈的神话,把逼仄艰辛的民生美化了。

不过,不谙经济学数字推演的国人这些年对于数字反倒是相当的敏感,譬如GDP,比如CPI,尤其是各类平均数字,因为看上去很美的数字一旦平均化,就远离了民生的体味。于是,在公众现实可感的民生经济学面前,被各类数字笼罩下的权威经济学就变成了庸俗可笑的经济学。

因此,和民生有关的指标和数据,只有经济民生的体验或者说考验才靠谱。否则,以此作为政策决策的依据,只能是远离民生期待。这就不难看出,独立经济学家之所以对中国宏观经济的预测经常性“失误”,关键就是他技术主义和机械主义地相信那些不靠谱的指标数据。

来自的北大的经院民生报告,还是要接民本和民生的地气。

本文刊于时代商报、青年时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