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社保资金的善用与擅用

  ·  2012-08-03

审计署8月2日发布了对全国社保资金运营情况的审计结果。审计署发现,部分地区扩大范围支出或违规运营社会保障资金共17.39亿元。其中:用于基层经办机构等单位工作经费5.95亿元,用于平衡市级、县级财政预算1.14亿元,用于购建培训中心和体育场馆等2.94亿元,用于购建基层单位办公用房等 8590.28万元,用于购建基层单位职工住房3664.80万元,用于购买汽车等295.74万元,用于购置设备等其他支出6623.81万元,委托理财5.44亿元。(8月2日《审计署网站》)

审计署审计出社保资金被扩大范文支出或违规运营,已经不是一次了。社保资金没有善用而是擅用,凸显各地在民生建设上的轻忽。当社保资金变成各地的唐僧肉,甚至用来建设单位办公用房或构建单位职工住房时,公众难免会联想,中国社保制度的不健全,不仅仅是体制上的原因,还有公权力缺乏民生关怀和权利意识方面的人治缺陷。可以说,即使有完善的制度和体制,即使有丰裕的社保资金,如果各地的执行者无法约束擅用社保资金的权力冲动,覆盖全民的社保体系就会存在缺陷和漏洞,无法真正实现其民生福祉的目的。

更耐人寻味的是,近来从舆论到民意,从基层到中央部委,都在讨论社保资金巨大缺口的问题,并使延迟退休年龄或差别化退休成为公共热词。在人们争论不休的时候,其实争论的焦点问题和审计署的审计报告形成了强烈的反讽。如养老金亏空,有人认为到2013年将高达18.3万亿,这是所谓推迟退休论的根源。也有人说,养老金亏空额没有那么多。到2011年年底,养老金结余1.9万亿元。如何使结余的钱增值,各地都在拼命想办法,甚至证监会都希望养老金进入股市实现救市的目的…

由是观之,关于社保资金(包括养老金),无论结余还是亏空,以及如何实现增值,都彰显了一种全民性的集体无意识的焦虑。这种焦虑的本质,在于中国社会尚未构建其完善的社保体系,因此社保资金的运转也存在着权力主导下的随意性。如果权力没有自律,社保资金结余会被擅用;社保资金亏空,甚至还会被挪用。故而,与其说人们是在焦虑社保资金本身,还不如说是对权力不靠谱的担忧。审计出来的问题说明:权力擅用,社保资金必然擅用;权力善用,社保资金也会善用。

因此,中国社保资金的问题不在亏空多少,而在于权力执行。中国丰裕的公共财政,反哺民生,让老年人的晚景幸福,我看不是什么难事。中国社保资金的问题在于近忧,什么时候权力不再觊觎社保资金,不再打这笔民生钱的主意,使之做到专款专用,社保资金就能得以善用。结余部分,如何保值增值,譬如进入资本市场的动议,则要广泛地倾听民声民意,凝聚最大的社会交集。得到民意认可的社保资金投资,即使亏本也属于善用;没有经过民意酝酿的,即使增值也是擅用。

现在的情况是,各地擅用社保资金的情况不绝,善用社保资金也就成为一句空话。社保资金擅用与善用的问题解决不了,其亏空和结余的补漏与投资问题也就免谈。

故而,现在并非谈论社保资金缺口和所谓延迟退休等远忧问题的时候,而是要提升公共权力对社保资金的敬畏感,增强专款专用的意识。

本文刊于8月3日华商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