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保障房被讽“福利分房”的误解与正解

  ·  2012-08-13

针对近日有人称“我国保障房一半以上恐为福利分房”,住房城乡建设部有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中央加大了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力度,主要面向城镇中低收入家庭。(12日《中新网》)

保障房有此民间疑问,也属正常。一者,中国房市乱象迭出,这个周期的经济下行,说来也有房市泡沫的"贡献"。在房市泡沫化时期,获益者无非三类,卖地的政府、开发商和资金丰厚的炒房者。普通民众,大多成为被套住的"房奴。二者,保障房建设滞后于商品房,缺乏有效机制约束,在土地、资金和分配上存在地段差、资金不到位和分配不公等问题。即使保障房建设纳入政府考核,政府对保障房建设也不够积极。

因此,保障房在土地、资金、分配上的先天不足,造成了保障房变成了全民性的鸡肋效应:政府不热心,开发商不上心,民众伤了心。

保障房不是给予特定阶层的福利房,而是让低收入群体安居的保障房。道理的确如此,但要让民众认可,舆论承认才行。

据住房城乡建设部网站消息,该负责人指出,2009年至2011年底,全国共开工建设各类保障房(廉租住房、公共租赁房、经适房、限价商品房等)一千多万套。按理说,若这些房子分配到位,保障房的民生安居效应会很好。遗憾的是,虽然保障房从申请到公示看似程序严谨,但总有些负面新闻曝光出来。

给保障房正名,首先要做到公开透明。将已建成的保障房地块、资金、分配情况(已分、未分)公之于众,让众客观评价保障房。其次,在建保障房,各地要保证质量,确保分配公平。如果说中国的保障房像新加坡的组屋那样具有最好最公平的民意美誉度,谁还会说中国的保障房是“福利分房”?

其次,保障房本来不是问题而是福祉—保障弱势群体的安居。好的福祉异化为坏的问题,这值得政策面好好反思。诚如前述,保障房的民间评议或有偏颇之处,但根本上还在于保障房政策在执行层面变了味。保障房在各地不是乐意而为,而是上级压着在干,所以很难保障地块和资金的到位,房子质量和分配也缺乏有效的保障和监督。再就是,当保障房纳入地方政绩考核之后,又存在着大干快上赶进度的问题,使得保障房的硬伤更多。

其三,保障房不应各自为战,而应在顶层设计上作出制度化安排。尤其在建设和分配上借鉴新加坡的经验,使中国的保障房也成为世界上保障民生安居的标本。

现在的情势是,经济下行压力的倒逼,使得各地在本轮经济周期的应对办法不多,有重蹈房市泡沫以刺激经济增长的覆辙。在此情境下,各地迫切希望在商品房市场上突破中央房市宏调的底线,而对于保障房建设兴趣不大。因为前者能在短期内实现土地财政的增值和提高GDP的增长,后者则是只有投入而看不到产出。虽然,1-7月份,全国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新开工580万套,完成年度计划的77%;基本建成360万套,完成年度计划的72%。数字看上去很不错,但是保障房建设以往存在的老问题没有解决,且商品房市场频传一些地方“新政”破局的信息。故而,保障房的风头完全被商品房市的混乱信息给压住甚至全覆盖了。

这意味着,当前的保障房建设依然被沦为房市的附庸或政策调控的补充,并未使保障房成为独立于房市之外的民生惠政手段。虽然亦有权威人士声称,保障房建设不能平抑商品房价格。但由于全民投资投机房市的惯性存在,人们对房市乱像的认知就是房价过高。从而形成了人们对保障房的认识偏颇,甚至认为保障房不过是给予特权人士的福利特权。人们更关注的是,政策对商品房的全面调控不动摇。

到了厘清保障房与商品房界限的时候了。一方面,政府出钱出地,让低收入群体享受政府提供的保障房待遇,这是保障房的使命也是政府的责任;另一方面,让商品房成为有钱人的市场游戏。有此区隔,才能破解公众对保障房的误解,才能得到商品房的正解。民生与市场,各得其所,才是正道。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