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与神同行》魅力四射

  ·  2018-09-21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刘裘蒂

我向来对玄幻小说和电影不感冒,个人不相信轮回,或死后重生。但是根据韩国漫画家周浩旻同名人气网络漫画改编的韩国电影《与神同行:罪与罚》和《与神同行:最终审判》在8个月内接踵推出,席卷韩国、台湾、香港的票房,我的好奇心终于战胜了我的距离感。

惊艳!我认为《与神同行》不但超越了目前玄幻灵异片,在视觉技术、虚拟特效、故事深度上,甚至超越许多好莱坞大片,具有艺术电影的体质。

在曼哈顿冷清的戏院里,旁边的观众试图和我与韩语交谈。《与神同行》中强烈的东方文化质素,加上缺乏针对美国观众(向来不爱看外国片,特别是依赖字幕的外国片)的爆点,目前尚未引起美国大众的关注。尽管如此,《与神同行》VFX、CG等后期技术的成就,依然引起好莱坞的注意,除了全球卖出103国版权,也使得 “漫威之父”史丹•李邀请导演金容华加入超级英雄电影《回头浪子》(Prodigal)的制作。

这两部《与神同行》分别斥资400亿韩元(人民币2.5亿),为韩国影史上之最。上集《罪与罚》为韩国电影史观影人次第二名,超过《阿凡达》和《国际市场》,达1441万人次(韩国人口约5175万,也就是说,大约每3.6个韩国人中,就有一个看过此片),并且拿下2017年台湾地区票房第二名,和香港史上最卖座韩国电影第二名。

金容华网罗韩国顶尖电脑和动画专家在2011年成立了Dexter Studios,也引进好莱坞视觉特效科技。这两部由他自编、自导、选角、内容开发、企划、拍摄到后期制作一手包办的电影,为他解决了公司因中国限韩令造成的亏损危机,更开拓了他的好莱坞之路。

《与神同行》与暑假的一部中国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形成强烈的对比:《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是一部没有推理的“伪侦探“电影,卖弄打妖怪、宫斗剧套路的玄幻方术;而《与神同行:最后49天》披着玄幻灵异的外壳,却讲了一个侦探前生来世谜底的推理故事。《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让我看到了玄幻的枯死;《与神同行》让我看到玄幻的生机。

从全民游戏到全民玄幻

我为什么不喜欢玄幻?对它的逃避现实、对它的消极感,它可以不负责任地天马行空,超出常理逻辑,以廉价的方式脑洞大开,看多了不长知识,看得人脑残。

根据2012年在《纵横中文网》发布的小说品类,奇幻玄幻占了40%,如果加上武侠、仙侠、科幻游戏、和悬疑灵异等相近类别,这类怪力乱神的文体比例达到66%。近年来文学网站“起点“的作品类型总体分布在所有新书中,玄幻新书占比最大,但其签约比例却与其他流行类型部分不分伯仲,显示出这个类别里面的作品良莠不齐的差异更大。

陈定家在《文艺报》对2017年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半年榜述评中指出:“类型小说方兴未艾,玄幻之风盛极一时,小说的虚构与想象潜能得到了爆炸式的释放。……大量广受追捧玄幻修真之作……但也有部分作者对‘我是谁,依靠谁,为了谁’等根本性问题缺乏应有的关注,异想天开,奇思欲飞,醉心神魔共舞,修真不问归路 ……”

有人认为,玄幻题材在网络小说和电影IP占据着重要地位,这与玄幻主打的网游不无关系。因此有人说,真正支撑网文玄幻传奇的根本因素“既不是网络,也不是文学,甚至也不是资本,就其根源而言,是游戏冲动。网文勃兴只不过是网游激情溢出的衍生现象而已。”

全民游戏,全民玄幻,似乎满足了逃避现实的受众“痛点”。就连本属历史和推理的故事,也必须沾上玄幻的异彩和泡沫。

去看《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之前,我抱着很大的期望。毕竟这是少数在西方略有知名度的中国IP。20世纪中叶,荷兰汉学家、外交官兼小说家高罗佩翻译了18世纪以“不题撰人”(亦即无名氏)为笔名所作的《狄公案》小说的部分章节,随后以英文发表了自己写作的《大唐狄公案》(Celebrated Cases of Judge Dee)小说作品。以唐代宰相狄仁杰 (公元630-700年)为人物雏形,描述他为官断案、与民除害的传奇经历,被誉为东方的福尔摩斯。

由徐克执导,陈国富监制的的动作奇幻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有不少明星如赵又廷、冯绍峰、林更新、阮经天、马思纯、刘嘉玲站队。狄仁杰(赵又廷饰)因大破神都龙王案,获御赐亢龙锏,并掌管大理寺,武则天(刘嘉玲饰)为了斩除狄对于她觊觎皇权的作梗,命令尉迟真金(冯绍峰饰)集结实力强劲的“异人组”来 夺取亢龙锏。这四名江湖奇人异士的组合,借着呼风唤雨、换身变化、威猛狂暴、阴险毒辣的巧计而各显神通。

但是看了这部电影,打打打从头到尾打得乌烟瘴气、妖气十足,却没有让人可以竖起耳朵的台词。看不到30分钟,我便坐立难安,频频看表。

最让人反胃的是,片中没有丝毫侦探品质,没有任何值得推理的情节,历史之可笑,人物之出线,怪力乱神之巅峰,为特效而特效的特效,继承了典型的“宫斗”情节,我们只看到角色耍枪怪术,彼此斗来斗去,像是一场幼稚的电动游戏,但是没有任何触及人性深处的洗涤作用。

《与神同行》:超越阴间故事的壮阔史诗

如果说《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是方术之斗,而不是智斗,里面的人物缺乏立体的人性,《与神同行》却如但丁《神曲》的史诗气魄,它的独到之处是把冥府鬼神强烈地人性化,让观众产生极强的代入感。

故事里阴间的法律规定,所有往生者在死后49天内都要经过杀人狱、懒惰狱、欺骗狱、不义狱、背叛狱、暴力狱和天伦狱,在七重审判后被宣告无罪的亡者,才有获得投胎新生的机会。受审者只要有其中一项罪名成立,就不能通过审判无罪,也就不能转世投胎,而且还要接受相应的惩罚。

上集《罪与罚》剧情主轴是奋不顾身、英勇救人的消防员金自鸿(车太铉饰),在一场救灾行动中为了抢救一名小女孩而因公殉职,死后在三名阴间使者的引领护送下,前往阴间接受七大阎君审判。

陪同金自鸿前去接受审判的是三位来自地狱的“辩护律师团”,成员有领队江林公子(河正宇饰)、负责日常打怪的日值使者解怨脉(朱智勋饰)、和有着特殊技能的童颜助理月值使者李德春(金香起饰 )。

华丽的CG特效,以及壮阔炫目的地府场景,借着仔细编织的剧情,把凄厉恐怖的阴间故事,变成思索生命抉择、记忆、善恶、终极审判等主题的“公路大片”。

在审判的过程中,许多金自鸿生前做的选择受到质疑。比方说,依照冥府的法规,杀人地狱也会审判间接罪行,假使有人因为个人的行为而间接导致死亡,个人会被当成主犯者遭到起诉。审判官们指控金自鸿曾经在阳间见死不救,属于间接杀人。后经李德春的查看,原来曾经在一次救火行动中,他的消防员同事被重物压身,无法动弹,为了能及时救出其他的受困者,消防员同事让他先不要管自己,先去救其他人。最终金自鸿救了八个人,却没能挽回同事的性命。

而对于许多观众来说,亲情是强烈的“催泪弹”:金自鸿死后最大的遗憾是没有见上母亲一面。为了借着托梦于母亲再见一面成为他通过审判、获得重生的心理动力。

金自鸿生前有一位患病的聋哑母亲,和正在准备司法考试的弟弟,为了家计,他365天24-7全年全日无休,即使受伤仍要利用休假的时间打工赚钱。高中毕业后的15年里,他从未回家看过自己的母亲。由于哑母病重,昂贵的医药费让金自鸿萌生了杀死全家的想法。

后来透过天伦地狱的业镜,金自鸿看到了那晚举起枕头想要闷死母亲的场景,其实当时病重的母亲仍有知觉,她为了给孩子减轻负担而宁愿默默死去。

阎罗王在审判时对金自鸿说:“你的母亲,心就像被钉了一颗大钉子,内心煎熬地生活至今。把那天的记忆深深埋在心底,一直在等那个只因罪恶感而离家、再也不回的你啊!”

金自鸿哭着祈求阎罗王再给他一次机会,好向母亲道歉。阎罗王说:“活着时没做的事,死了才想着做么?” 故事的结尾是金自鸿在母亲的梦里获得了她的原谅。阎王对他进行了公正的判决:获得了无罪通过,可以转世投胎。

金自鸿的弟弟金秀鸿(金东旭饰)成为了下集主角,也就是三位阴间使者想要度脱的第49位贵人。秀鸿生前是大韩民国陆军上兵,原来立志要当法官但考了八次才通过初试。审判后确认为冤死鬼,转生前被阎罗王邀请在阴间工作。他一直以为军中同僚意外枪支走火杀死他,是唯一拒绝重生轮回的贵人。但是在审判的过程中,他发现其实他的同僚在埋葬他之前知道他并没有死去,为了保护他们自己而选择活埋了他。

为了解开金秀鸿含冤而死的秘密,阴间使者江林公子请求阎罗王允许审判,而阎罗王提出审判冤死鬼的交换条件,便是阴间三使者需带着阳寿已尽的老人许春三来到阴间。解怨脉及李德春便与江林公子兵分两路行动,许家的守护神成造神干预许春三的命数,使得阴间使者迟迟无法让他寿终正寝,成造神以披露解怨脉及李德春的前世记忆,换来许春三的“缓刑”,让老人能够活到孙子上学之时。

电影的叙事驾驭四条情节线索,在四个时空中交错穿梭,特效排山倒海,让人目不暇接。除了带来视觉上的冲击,还让人有思索的空间。大众电影可以不仅仅是娱乐,或是荧幕幻觉的嗨感,如果对于生命有所启迪,我认为在这点《与神同行》超越了一般好莱坞科幻片。

作为冥府使者,在他们千年前的前世,江林公子、解怨脉和李德春之间曾经有复杂的恩怨,他们命运的交织,凸显了种种关于亲情、异族、嫉妒、伦常、报仇、仁慈与暴虐等冲突。借着《与神同行:最终审判》里成造神对他们失去的前生记忆的抽丝剥茧,他们知道了彼此命运的纠葛,也在过程中做出种种的选择。

这三名阴间使者的任务虽然是带领死者经历审判,但是如果江林公子,带领解怨脉与李德春在千年内让49位“贵人”成功转生,便得以消除前世记忆,然后三人一同转世。电影里面充满了宗教度脱故事里“自度”和“度人”之间的“利害冲突”。

“如果1000年内让49位死者投胎转世,我们也能跟着投胎转世,而且可以依照我们的意愿。我已经决定好了,我要当韩国十大企业的富二代,如果不是以那种身份活在韩国,会比现在更像地狱。”

而孝道和“大义灭亲”是所有伦理的主轴:阎罗王主管“千伦沙漠”,负责审判亡者是否有“不孝”的行为。在前世里,曾是江林公子的父亲江文植战争中重伤,儿子江林发现却见死不救而伤重不治,死后被前任阎罗王指派为下一任掌管阴间的大王,他要求前任阎罗王将自己外貌改变,因此开始时,江林并未认出阎罗王是他前世的父亲。

对于过去人事的重新观照和灵视,秘密的揭发,事实的重新解读诠释,便是《与神同行》给人的启发:“死亡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正如书上常写的那样,生命里所有重要场景都像走马灯一样在我眼前回放。” “当你抱怨时,感到愤愤不平,无法理解,把一切都颠倒过来想一想,就会得到答案。”

即使阴间使者也不时遇到人间的抉择,这些超生的灵魂在回顾往昔的时候有新的领悟。所有人间的大善大恶,小善小恶,都透过相对性,不同的观点,反复精炼而显示它们的“批判”。“世界上没有坏人,只有坏的情况。”

人生和阴间都是不断的选择,没法用简单的道德尺度来衡量,也让人摆脱抽象的正义感,而根据实景实情,重新评量公义与邪恶的区分。

本来地狱应该是“报应”的试炼场,但是更深刻的教训却是“报复”与“原谅”的本质。在上下集中,原谅都是最重要、也最难得的品质,但是比原谅更重要的是,祈求原谅的勇气:“人生在世,孰能无错。但只有少数人,能鼓起真正的勇气,祈求原谅,而少数人中的更少数人,能得到真心的原谅。” 上集主人翁金自鸿急切地想要与他的母亲再见,为的是求得她的原谅。这个主题在下集中得到呼应。

下集中江林公子回想起前生曾经因怨怼而放着垂死的父亲不救,后来回去却找不到了。“我再也不能要求我父亲原谅我了。对我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地狱。” 过去的遗憾,唯有勇敢面对才能真正放下:“不求宽恕的不是心,而是不求宽恕的勇气。”

不要为过去的事浪费新的眼泪

《与神同行》里的名句虽然是“不要为过去的事浪费新的眼泪”,但是它偏偏就是让主人翁借着对于往生记忆的重组和审视,而留下新的眼泪,但也带来新的观照和释然。从这个角度而言,它不是浪费。

在导演金容华的镜头中,“谁都不曾见过的死后世界”借着水、火、铁、冰、镜、空气、沙7种主题元素来呈现,比如杀人地狱的火山口和熔岩地貌,懒惰地狱的壮观瀑布,同时带来“崇高”和“恐惧”。为了强化更为真实的视觉效果,制作组租用了韩国最大面积的摄影棚,用600吨土打造山的壮观,再栽种树木铺上草坪,形成自然景观。即使特效成就惊人,制作组仍然有节制地使用绿屏和CG特效,没有过度堆砌。

《与神同行》也反映了对于艺术的忠诚度:导演金容华虽握有绝对选角权,却与投资方掰了6个月才搞定所有角色。原因在他属意的主角之一金东昱并非“大咖”,与中国制作电影时依赖占预算大部分、但缺乏敬业精神的所谓“大咖”成鲜明对比。

玄幻本身无罪,但不应该作为思想贫乏的逃避。要能够挖掘人性中的复杂和深刻,也必须能够在人物刻画、剧情推演、台词建构上不落窠臼。

看完《与神同行:最终审判》之后,我觉得十分可惜,这样一部令人震撼的影片,但是由于文化的差别可能在目前的阶段对于西方人来讲很难起到共鸣。但是如果类似电影能够攻下中国的市场,或是中国能制作这样的作品,有极大可能可以引起西方大众的瞩目。也就是说,中国市场的体量,具有逐渐以电影软实力反扑好莱坞的优越条件,然而中国必须在制作方面超越现在的局限。

我一直相信,唯有提高观众的眼界,借由观众升级和品质升级之间正向的互动,才能够创造良性循环的创意环境。“限韩令“可能使得中国大多数观众错过像《与神同行》这样标杆性的作品,从提升眼界的角度来说,可惜!

来源:FT中文网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