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国庆节”与“中秋节”

  ·  2018-09-21

“国庆”一词最早见于西晋文学家陆机《五等诸侯论》:“国庆独飨其利,主忧莫与其害。” 其大抵是说:“如果国家有了值得庆贺的好事,主上就独享好处利益,那么当主上有了忧患,大臣会觉得和他没关系,就不会关心。”可见当时是把帝王值得庆贺的私事看作“国庆”,譬如诞辰及登基之类。

这是“上有所‘私’”则“下必‘贺’之”之君臣或曰主奴关系国度的必然结果,岂止陆士衡生存时空环境!

北宋王溥《唐会要•节日》:“开元十七年八月五日,左丞相源乾曜、右丞相张说等,上表请以是日为千秋节……”唐玄宗李隆基装腔作势一番,欣然采纳了这个消耗民脂民膏的建议,因为他的生日刚好是农历八月初五。

于是乎,壮观且罕见的华夏“特色”便呈现了:“每千秋节,舞于勤政楼下,后赐宴设酺,亦会勤政楼。其日未明,金吾引驾骑,北衙四军陈仗,列旗帜,被金甲……”“其时,金吾及四军兵士陈仗而立;太常设乐;教坊大陈山车、旱船、走索、丸剑、杂技、角抵、百戏,又引上百匹大象、犀牛、舞马隆饰入场为戏。”

“千秋节“等同于“国庆节”是那个远去之朝代的“中国梦”。

在一个“朕即天下”的时代,这很正常,见怪不怪是为于丹之所谓“淡定”,尽管于教授或曰于明星乃“己所不欲”而“施于人”,愚民之际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

八月五日“千秋节”始自唐玄宗是毫无疑问的。

在至高无上的皇权之下,“千秋节”甚至还有“风马牛相及”的癖好。

“千秋节”国令休假三日的“和谐”尾声是大臣们争先恐后向皇帝敬献各种精美的铜镜,唐玄宗也向四品以上的大臣颁发象征宠爱的”千秋镜”。《旧唐书·玄宗本纪》载:开元十八年”八月丁亥,上御花萼楼,以千秋节百官献贺,赐四品以上金镜”。

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唐玄宗听取大臣们的建议,将年号”开元”改为”天宝”,为与”千秋节”相应,又于天宝元年”割江都、六合、高邮三县地置千秋县”。

常人大多知道,每年的“国庆节”与“中秋节”或结伴同行如1982年、2001年,或前脚后脚而来;但未必知晓今日举国欢度之“中秋节”系由“国庆节”演变而来。

“中秋”时值八月十五,是词早出现在《周礼》中,但仅为表示时序并非节日。《唐书·太宗记》里虽有”八月十五中秋节”的记录,可那也只是文人墨客借以吟月赏月拜月而已。

盛极必衰是任何专制王朝的宿命。钦定了”千秋节”,御制了”千秋镜”,王命了”千秋县”,然而“周期律”却不期而至。

天宝七年(公元748年),日渐衰亡的大唐发生了一件咄咄怪事:”三月乙酉日,皇都大同殿的柱子上忽然生出了灵芝,并有珠玉般的神光照殿,宫里的兴庆池上也有祥云缭绕。文武百官便在五月壬午日联合上奏,尊唐玄宗为‘开元天宝’圣文神武‘应道皇帝’,认为过去将皇上的生日设为‘千秋节’欠佳,因为‘千秋万代’毕竟有限,希望皇帝顺应天道,将‘千秋节’改为‘天长节’,让大唐的江山‘天长地久’。八月己亥日颁诏将‘千秋节’改作‘天长节’,‘千秋县’易为‘天长县’。“

今天安徽省“天长市”就是那一个王朝在那一个时代令人可怜可叹可笑的“歌舞升平”的影子。

至德元年(公元756年),唐肃宗李亨登基,将自己的生日农历九月三日定为”天平地成节”。太上皇的”天长节”与肃宗的”天平地成节”并存,朝廷便将两节日期折中至”八月十五“的“中秋节”,把那一天统称”天长节”。

唐代宗李豫、唐德宗李适亦延续了八月十五过”天长节”的皇家传统,不幸的是场面越来越小甚或冷清,中唐后期随着王朝的衰颓,”天长节”寿终正寝而与之同日的”中秋节”却慢慢在民间尤其是迁客骚人间李代桃僵,到了北宋,”中秋节”竟然与”春节”不相伯仲了。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杜牧《阿房宫赋》杀青的这段话议论得好极了。

历史是后人所写,为的是“资治通鉴”,诸如唐人写隋史,宋人写唐史……如果渴望通过当代人自己的文字真实了解当代人及其它,读诗不失为最好的一种方法。诗是心灵的写照,难免夸张,却绝少像史书一样一本正经地撒谎。

杜甫《”千秋节”有感》属唐人哀唐人:“自罢千秋节,频伤八月来。先朝常宴会,壮观已尘埃。凤纪编生日,龙池堑劫灰。湘川新涕泪,秦树远楼台。宝镜群臣得,金吾万国回。衢尊不重饮,白首独馀哀。”“

不过,子美作为一位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没有认识到——

世袭制意义上的“国庆节”的消亡取而代之以兆人之团圆与寄人之思念这一流行于中国众多民族与汉字文化圈诸国的传统文化节日”中秋节“,实在是天佑中华。

从“前世因,后世果”中悟出没有专制何来民主的人是高人!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