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选凝:“剩女价值”的陆港差异

  ·  2012-04-29

香港电视《盛女》节目效果与大陆天壤之别,也反映两地社会的「剩女价值」迥然不同。

五年前,当「剩女」被列为中国教育部公布的汉语新词时,人们还未能想见,它的剩余价值竟可供这样持久地被消费。因而《盛女爱作战》一夜之间全城爆红时,我第一反应是感到奇怪——怎么「剩女」这冷饭炒这么久,居然还在余温飙升?随即恍然大悟,香港免费电视一家独大、产品老套,根本就没有内地那些早就开到荼蘼的相亲真人秀,「剩女」这阵娱乐飓风首度刮起,难怪效果如此轰动,民间舆论彷彿发现新大陆般热火朝天。

剩女,盛女,不过是文字游戏,关键是这游戏规则怎么变,大龄未婚女性也难以摆脱婚恋焦虑变「胜女」。

如果你对中国大陆相亲类电视节目稍有了解,就会发现香港观众多易被取悦、被撩动。从节目本身而言,若以制作一个「好看的」真人秀作为标准去要求,十集就草草了结的《盛女爱作战》完全不合格,不是电视台不想将战线拖长多赚收视,而是这种「选五个剩女漫无目的同男人约会」的情节套路,根本无以为继做成长线。

不妨与江苏卫视去年一档形式相近的《不见不散》做个对比,同样是选取几位「剩女」,同样有「爱情导师」在一旁分析指点,但节目效果却天壤之别。首先,《不见不散》是每轮约会逐步淘汰,而《盛女》中自由散漫的约会根本不像真人秀,更象是任「主角」各自发展的二流情感剧,五个「剩女」间也几乎不存在竞争。要知道在中国大陆,任何一档成熟成功的相亲节目都会紧扣「竞争」、「淘汰」机制,因为很多同类节目可供选择,不够残酷刺激,谁会花时间「追」下去?可怜香港观众被TVB喂养得不懂挑食,这样拖拖拉拉、毫无进度,竟也有高收视。

再看「爱情导师」——当然无论导师还是「学生」,都是整个电视产品的刻意包装,但《盛女》令观众消费得最投入、带来最大争议性的恰恰不是五个「问题学生」,而是那一票「问题导师」。不但有自己都没婚结、一脸「剩女」相的大龄女性导师,也有自爆曾带学员去召妓、并且脚踏两船的男性导师。毫无公信力的导师们,身上可供爆料的话题价值,比剩女主角的「剩余价值」更夺人眼球,这显然是节目本身定位不清所导致。反观《不见不散》的导师乐嘉,本来就是该电视台另一档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的台柱,语出犀利,早已形成个人品牌,在节目中所扮演的「冷静判官」也恰如其分、适时与「主角」互动,而不会一味自我感觉良好地指点江山,又落人笑柄。

相亲类电视真人秀在香港是新事物,可在大陆正逐渐过气。卫视间早就打累了五花八门的相亲收视争夺战,观众已审美疲劳,广电总局也觉得这种「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闹哄哄局面不好看,于是年初出台「限娱令」,规定上星卫视每周黄金时段娱乐节目不得超过两个——婚恋节目也在「娱乐」范畴中,于是靠「相亲」起家的江苏卫视也只好忍痛割爱力保一档《非诚勿扰》,同质化相亲节目大幅减少,「剩男剩女」身上的「剩余价值」越来越令观众麻木无感。

相亲节目如幻如真背后

事实上,如幻如真的相亲节目本身就在贩卖不切实际——将最现实的婚恋焦虑,消解代换成最不现实的「都市求爱记」。香港观众到底天真可爱,当他们还斤斤计较于《盛女》有否作假时,大陆早就没人关心《非诚勿扰》里那些经过一轮轮灭灯而成功配对的情侣,在离开节目后,是否真会牵着手享受主办方赞助的爱琴海之旅、再最终修成正果——没人关心那些现实中的现实,我们要看的,是节目中的现实。只要制作方肯给出足够诚意,把节目节奏控制好、确保高潮迭起,让「剩男剩女」们都看起来尽量真实,寻爱的都市童话就已近乎完美。当然,「看似真实」这个度要掌握好,《盛女》的蠢,恰恰是「该真实的」不真实,「不该真实的」又用力过度——镜头动不动就往哭到满脸花的「丑女」脸上推,你再看《非诚勿扰》,一排女生走出来,至少一半胸大腿长、气场全开,实在养眼太多。

「剩女」在香港所面对的压力更大,因为内地「剩女」再多,也毕竟男多女少,而香港从人口分布上就已阴盛阳衰,性开放程度又是华人地区最低,女性外表看似强势,两性关系中却极度缺乏经验与自觉,这便是为何《盛女》一旦剥开那些附加的八卦噱头,内容如此温吞平淡。香港女性至少过了二十八岁才勉强接受自己是「剩女」,而二十四五岁的大陆女生就已对这称谓不陌生,且不会将其看得过于负面——「被剩」早就是常态,没有低人一等,但也不会像许多香港女性门槛那样高、坚持要等白马王子,她们往往更清醒于自己有多高「剩余价值」,种种压力实在扛不住了,备胎也早就已准备好——毕竟大陆还是娶不到老婆的「剩男」多,肯迁就退让,就没有嫁不出去的道理。

剩余价值化「剩」为「胜」?

AndyWarhol早就说过:「每个人都能当上十五分钟名人。」「剩女」身上强大的「剩余价值」不但能以「剩」为「盛」,被迟钝滞后的本土电视台借来消费、炒成盛大话题,更能化「剩」为「胜」,迅速抢尽全城风头,暂时成为属于香港的一个当红新词。

作者:贾选凝,一九八八年生于北京,北京电影学院毕业,香港中文大学传播硕士。现为香港媒体从业者。专栏文字散见于《信报》、《南方都市报》。

来源:亚洲周刊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