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宗彪:文明,因交流而精彩

  ·  2015-08-22

又一次来到新疆。这片美丽而辽阔的土地,百看不厌。虽说是盛夏时节,据称是四十年来最高温,但是,来自雪山高原和戈壁大漠的风,依然清凉,在我的感觉里,反而是江南的燠热更难耐。

每一次到新疆,都有非常多的话要说,但是,每次除了画下一堆速写,都没有写出文字。不是没东西写,而是想写的太多,反而无从说起。

这次来到阿拉尔,一个位于天山脚下的新兴的农垦兵团战士建立的市,想起的是两个字:交流。

——这里的植被和庄稼,来自世界各地,这里的建设者们,来自祖国的五湖四海,这里的文化,融汇了两千多年来东西方的文明。阿拉尔和新疆的精彩,就是因为有各种文明的相互辉映。

这里是地球上最大陆地的中心地带,世界上最光辉灿烂的文明,都在亚欧大陆的东西两端出现,并一直延续到今天,而其中的连接点,就是古丝路上的昆岗——今天的阿拉尔。

在世界文明相连接的前夜,每一个文明都是大大小小的夜郎:东方的中国人理所当然地认定,中原是唯一的文明王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西方的古希腊只承认自己是“文明中心”。印度人认为,大地的中心在于它的北方邦和比哈尔邦。穆斯林教徒心里,圣地麦加才是世界的中心。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则坚信,天下的中心在耶路撒冷。各个文明相互间远远地被高原和沙漠隔断,只有通过来往的商人,依稀地知道对方的存在。是一片片的丝绸,将东西方两个文明圈时断时续地联系在一起。而这个联系东西方的孔道,就是新疆,就通过天山南麓的阿克苏、阿拉尔,时间也就是张骞的凿空之后。

英国历史学家阿德诺·汤因比说,如果让他选择出生的时间和地点,他会选择公元一世纪前后的中国新疆。因为这个时候,东西方文明的交流,才刚刚开始。更直接联系的形成,还得等到公元13世纪,整个欧亚大平原被蒙古人所短暂统治时期。而真正实现广泛联系的,是1405—1433年明朝郑和船队七下西洋之后,到15世纪末,欧洲人征服了海洋,海上运输发达,才使大陆两端的人们开始了更加密切的往来。

在中国,没有一片土地如新疆这般五彩斑斓。这是一座世界性的文化宝库。这里地处丝绸之路的咽喉,几千年来,各种文明在这里交汇、融合、再生。新疆境内曾经出现过几十个民族:古西域人、欧洲人、匈奴、乌孙、月氏、汉、鲜卑、高车、铁勒、突厥、波斯、天竺、吐蕃、吐谷浑、契丹、蒙古、回纥等。有的还存在,有的早已融合或消亡。在新疆,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人种,感受不同的宗教,领略不同的艺术,欣赏不同文化所带来的魅力。

大江东去,佛法西来,它真实地说明了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过去和未来。世界因为交流而精彩,因交流而走向相互的了解和融合,也走向和平。

张骞通西域之后,引进了大量的新事物。被称为“天马”的大宛汗血马进入了中原,极大地改变了战争和交通的机动能力。苜蓿、蚕豆、葡萄、胡桃、石榴的引种,琵琶、胡笳、羌笛、筚篥等乐器和胡曲的传入,丰富了中原人的物质和精神生活。而对中华文化影响最大的,是以西域为媒介的佛教的传入。

事实上,文化的交流从来不是单向的。佛法可以西来,强劲的汉风也同样西吹。伴随着官员、商人、僧侣的来往,中原先进的耕作、冶炼、掘井等技术也传入了西域,地下穿井成渠,使沙漠变成了良田。西域各国的贵族子弟,都纷纷来长安留学。河西走廊也因此而成了文化走廊。

通过这条走廊,中国的造纸术、印刷术、火药术亦同时西传。华美的瓷器、精致的丝绸、动人的传说,通过、商人、西方传教士,在西方流传。一直到伏尔泰的时代,在西方知识分子的眼中,只有遥远的东方,才是人间的真正天堂。

人类从农耕文明、工业文明到今天的信息文明,交流一直是主题。全球化的标志,就是交通、信息往来的加速,人们联系的紧密。各国之间的来往,通过飞机,朝发均可夕至,各大洲之间的联系,因为互联网,不出斗室即可如在面前。人们交流的空间与时间成本大大降低,一个“天涯若比邻”的全球化时代正在形成!
而新疆和阿拉尔的历史,仿佛就是全球化的一个缩影。

从历史看,新疆其实是中国的旧疆。

因为早在西汉的神爵二年(公元60年),汉宣帝就正式设置西域都护府,今天新疆和中亚巴尔喀以东地区即已归入汉朝管辖。清代之所以叫新疆,是因为对清统治者而言,直到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天山南北路和相邻的中亚地区才归入清朝版图。

就算不知道历史的人,也会从神话传说中知道新疆。

新疆最先进入我们视野的,是它的玉石。

公元前3500至公元前2000年的新石器时代中晚期,新疆的和田玉大量进入中原和东部沿海地区,留下数以万计的实物。在河南安阳的殷墟,我们出土了大量品种丰富、工艺高超、造型优美的玉器,这些玉器的材料,大都来自千里之外的新疆和田,说明文字记载的历史以前,新疆与中原的交往就已十分频繁,玉料东传的时间,至少早于张骞到达西域之前一千年。

比玉石稍迟出现的,是美丽的西王母神话。一个住在新疆昆仑山上的女神,频频进入中原的传说和文化典籍,从《山海经》中的半人神兽、到《穆天子传》、《汉武帝故事》中操有不死之药、赐福、赐子及化险消灾的女神、再到变身到民间送生、保育、治病的泰山娘娘,尽管谱系复杂、头绪众多,但她一直为人们喜爱和崇拜,却是一直不变的。她同中原地区的人类始祖女娲一样,是人们所敬仰的女神。

看过《西游记》的人,一定不会忘记热闹的蟠桃大会。已经实现了万寿无疆的西王母大开寿宴,广召宇宙神仙,主菜就是三千年一熟、六千年一熟和九千年一熟的蟠桃,这些可让人长生不老的仙果,不但让美猴王弼马温孙悟空口水直流,公然偷窃,同样也会让我们凡夫俗子口舌生津,食指大动。

关于西王母的传说,几乎与我们的神话时代一起出现,说明先秦时代,两地的交流,就已十分频繁。作为亚欧大陆的腹地,四大文明的交汇处,真正写入正史,却已迟至了公元前二世纪,因为一个叫张骞的汉人。有确切记载的走向世界的中国人,张骞是第一个。

在张骞之后,班超、法显、玄奘等中国人,纷纷走出西域,走向更广阔的世界。交流是世界文明不可阻挡的潮流。那些率先走向其他文化圈交流的人们,都是真正的英雄。

我们中华文明是世界四大古代文明中唯一延续到今天的文明,它的秘诀就是与不同的文明交流,不断地吸收外来的先进文化,所以一直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

在新疆,在阿拉尔,我都会有莫名的激动。不完全是因为这里的雪山草地和大漠戈壁让我喜欢,更多的,是因为它是东西文明的交汇地,有着多元文化所带来的活力、生机和惊喜。所有的生物,如果保持所谓血统的纯正,必然带来近亲繁殖,导致免疫力的下降。只有不断有新鲜血液的注入,才有可能青春永葆。文化的生命力,事实上也都来自它的交流所带来的多样性。

在阿克苏河、和田河、叶尔羌河的三江交汇处,我看到浩浩荡荡的江水如海洋般奔流,汇成了塔里木河。河边的胡杨林也一望无际。这条中国最大的内陆河,因为天山、昆仑山雪水的融化,才保持水源的长年不衰。
只要天山上的皑皑白雪依然存在,塔里木河的河水就不会干涸。因为天山的雪水,来自遥远的大洋。

2015年8月8日,星期六写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