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振东:为什么可以侮辱人格却不能辱骂身体?

  ·  2015-04-26

“她该保养的是脑部,而非阴部”,到底犯了什么禁忌?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女星李蒨蓉炫耀登阿帕契直升机饱受抨击,台湾主持人小S却维护好友,感叹回应:“大家都是想弄死她,表面看起来正义,但这根本就是正义包装的残酷。”更表示“不是背便宜包包的人就比较有礼貌。”这些话引来台湾网友抨击,台湾作家管仁健讽刺小S:“社会上仇富的野火不但继续煎熬李蒨蓉,还延烧到刚避过人工香精面包风头上的自己。”并打脸代言私密保养品的小S,“若能把她每天保养‘月光宝盒’的时间,挪一点来充实自己,或许就不会引火上身了。给小S一个良心的建议:她该保养的是脑部,而非阴部。”此语一出,网络热议,大多数人支持作家对小S催化仇富与反富的批评,但也有不少人担心“脑部和阴部”的粗话,会遭到女权主义者的抗议。

舆论是有禁忌的,即使你立场再正确,对方再不堪,舆论的禁忌也决定了你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人类形成普遍性的舆论禁忌,也形成了区域性的舆论禁忌。不同的舆论场,其舆论禁忌内容、标准、表现也各不同。台湾是一个有意思的舆论场,许多看似应该成为舆论禁忌的内容,在台湾却不敏感。台湾政治人物爆粗口屡见不鲜,小S自己也口无遮拦,管作家应该不会惹出什么舆论麻烦。但如果这样的句式搬到中国大陆或者美国,一个男作家对女主持人的脑部和阴部进行比较性批评,引火烧身的可能就是作家本人了。

在舆论禁忌上栽跟斗的人不胜枚举,从中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你可以辱骂对方的人格,却不能辱骂对方的身体。你可以骂对方政客、叛徒、小偷、强盗、恶魔,但不能骂对方秃子、拐子、矮子、黑鬼。这些年来,大到谷歌,小到警察,都曾因用黑猩猩来比喻奥巴马或其夫人,遭遇舆论风暴。最近的一个案例是美国最大的西语电视台“环球电视台”,一名主持人因说第一夫人长得像“决战猩球”中的演员而遭开除。

舆论禁忌对身体的保护似乎与我们通常的价值观念相背离。古今中外主流的哲学观点和宗教信仰,都是把精神生活的价值看得比肉体生活的价值更高,但为什么在舆论禁忌上,灵与肉的天平却是向身体倾斜呢?

秃子、拐子、矮子、黑鬼,都属于对身体的歧视,但歧视却不限于身体。人类只要有差异,就可能产生歧视,有多少不平等,就有多少歧视。不过,并不是所有的歧视都会产生舆论禁忌,学历歧视、年龄歧视、……这些歧视可以被批评,却一般并不构成舆论禁忌;而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则理所当然属于舆论禁忌,一旦冒犯,就要付出惨重代价。

为什么同样是歧视,有的构成禁忌,有的却不会?到底什么样的歧视最容易构成禁忌?

人类对歧视的认识有一个漫长的过程,美国对奴隶的歧视,俄国对农奴的歧视,到19世纪才结束;对种族的歧视,则延伸到20世纪;对性别的歧视,直至今天还随处可见。但随着人类认识的深入,人人平等的观念逐渐成为主流舆论,舆论禁忌作为主流舆论的反向表述,从另一个维度维护着主流舆论反歧视的立场。在这个曲折的过程中,有一个遥远的地平线一直在引导和召唤着人类反歧视运动的发展,我把这个地平线称之为“反歧视线”,这个线把人类的差异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自己无法选择、个人的努力无法改变的客观差异,比如肤色、性别和身高等等;另一部分则是自己可以选择、个人努力可以改变的差异及主观感受的差异,比如胖瘦、学历和美丑等等(美丑属于主观的感受,情人眼里出西施,当然属于可以改变的差异)。第一部分的差异因为无法选择且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对它的歧视最没有人性,必须无条件反对。第二部分的差异可以选择和可以改变,对它的歧视,就有一个合理的幅度,只要不超越边界,就可以容忍。第一部分的歧视,逐渐并最终都要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舆论禁忌,第二部分的歧视,则因时因地有着弹性的空间。

这样我们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农奴、种族、性别歧视逐渐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舆论禁忌,因为农奴、种族、性别,个人出生无法选择。为什么人格可以羞辱,身体不能冒犯?因为精神思想可以选择和改变,身体的大部分不能选择和改变。身体中不能选择和改变的:比如身高、残疾,如果歧视,就属于舆论禁忌;身体中可以改变的,比如胖瘦、发型,即便歧视,也不属于舆论禁忌。出生地也是个人不能选择和改变的,因此地域歧视也成为舆论禁忌,某地公安部门打出标语:“坚决打击河南籍敲诈勒索团伙”,就遭到舆论的巨大反弹。至于财富、学历等等,属于个人可以选择和可以改变的范畴,对它的歧视就达不到舆论禁忌的地步。

有了“歧视线”这个分析工具和解释工具,我们就可以讨论一系列舆论歧视现象。比如今年春晚,有人批评贾玲、瞿颖的小品对胖子、剩女、女汉子嘲讽,是对女性的歧视。运用舆论的“反歧视线”工具分析,胖子、剩女和女汉子,都不属于个人无法选择、无法改变的歧视,构不成舆论禁忌,至于丑女形象,美丑属于主观感受,更不属于舆论禁忌。另外,舆论禁忌的构成要件中,还要考虑舆论主体的身份,一般是差异另一方歧视差异这一方,比如男人歧视女人,如果是当事人的自嘲,一般不能算是歧视,比如女性自嘲女性。贾玲的小品是女汉子的自嘲,更不要轻易用歧视的舆论禁忌上纲上线。在台湾的综艺节目中,活跃着非常多这样用自嘲来娱乐大众的丑星,对贾玲式的幽默,舆论的尺度不妨放更开一些。

舆论禁忌不仅随地域而改变,也随时代而发展。人类从无法选择、无法改变的“反歧视线”出发,舆论禁忌也慢慢向“尊重选择”的方向发展,比如宗教信仰、同性恋,虽然是个人的选择,但随着理解认同的增加,对他们的歧视也可能构成舆论禁忌。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