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2012年最后一天:混血儿和时代

  ·  2013-01-04

我今天看了电影《To Whom It May Concern》(2009),纪录片,讲的是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昙花一现的好莱坞香港明星关家蒨(Nancy Kwan)的故事。我学电影史的时候,看过一篇亚洲电影演员在好莱坞的历史的文章,对电影《The world of Suzie Wong》(1960)耳闻却没有看过。中国的女演员在好莱坞的奋斗史,我所知无多。这部纪录片是典型的Stardom研究的作品,看了后我感受很深。

在关家蒨之前,好莱坞电影中的亚洲人都是白人扮演的。比如根据韩素音小说改编的《一件灿烂无比的事情》,比如根据赛珍珠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大地》等等。关家蒨改变了历史,成为第一个在好莱坞成功的亚洲女演员。她成功之后二十多年,才走来了新的亚洲演员,她为后来的女演员,比如陈冲,比如章子怡,开创了小路。这条路其实还是窄小的,亚洲演员在美国取得成功,不容易,男影星成龙是靠功夫,而不是靠演技和帅气。成龙在好莱坞的电影,还没有里面的女人爱上他的故事。一个女影星或男影星是不是成功,一要看再电影里是不是被爱的对象,二是在社会上能不能是大众情人。亚洲男女演员还没有一个在电影里获得爱情或在电影外成为大众情人。

关家蒨曾有过这种时刻。

这个电影让我痛感时代的不公。这位才华斐然的女影星没有赶上一个可以让她大显身手的时代,那个时候(其实就是今天),能让亚裔演的电影实在不多。几部电影之后,没有人给她写剧本,她慢慢地退出了,成为被时代遗忘的一部分。人都是时代的产物,错生在一个时代,谁能超越时代呢?我对任何想在美国好莱坞打开局面的电影创作者有一个建议:拍几部能让一个女影星或男影星成为被爱的对象的电影,把亚裔男女塑造成爱的对象,让他们在西方成为不同人种的大众情人。

这个电影让我感到人生的沉重。关家蒨回到香港,照顾年迈的父亲,抚养独生的儿子。儿子成人后他们再回到好莱坞,她再婚了,儿子长大了,生活安逸。可是儿子感染了艾滋病,33岁去世,而她才53岁。在电影里,谈到儿子得病的事情,她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哽咽着说,“Life is pain——生活就是痛苦。不是你变得坚强了,而是你习惯了。”我听了,无语哽咽。也许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这样的时刻,都有这样的过程。

关家蒨是一个混血儿,如同韩素音一样。五十年前,混血儿是一个罕见的现象,现在混血儿比比皆是,已不新鲜。我们生活在混血的时代,hybrid是这个时代的特征。关家蒨、韩素音都出生在这个时代潮流的前面。关家蒨一直用英文的名字Nance Kwan,而韩素音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的笔名,她们以不同的方式强调自己的身份,自己文化的根和土壤。未来的混血儿们会认同那种文化呢?抑或,我们的文化本身已经是混血了?纯正的中国文化是什么呢?纯正的西方文化是什么呢?我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在2012年的最后一天里,就算是存疑了。

1/1/2013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