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金桂:汉奸也代表民族形象

  ·  2012-12-19

“汉奸”这一复合词最早流行于宋代,指为女真人的金朝充当密探的汉族(即中国)官员。作为一个专有名词指汉族的败类,后泛指投靠侵略者、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的中华民族的人。

汉奸特征如何?百度上有条有意思的求助:“求关于汉奸外貌描写的词语和语句”,有人给的参考答案为:“头发分两半,眼睛贼溜溜,鼻子顶翘翘,嘴巴甜溜溜阴险狡诈、老奸巨滑、贼眉鼠眼、贼头贼脑、`贼眉鼠眼。”这一回答看来颇合问者心意,心满意足的地“谢谢!”

这些回答确实值得肯定,它就是我们在影视作品里经常看到的被格式化了的汉奸形象。比如演员贾康熙在2006版电视剧《铁道游击队》里扮演汉奸张三,他的讨论贴吧里跟帖众多:“某些人是汉奸专业户,没别的意思,就是说演汉奸演得特别好”;“长的样,往那一戳就是汉奸。”话说到这份上,汉奸就成了另类:跟别的中国人完全不一样,拿现在的话说大概如转基因了。

可汉奸显然是中国人生的。

至今为止,很少有世袭的汉奸之家,这就说明,汉奸们的祖宗未必都是汉奸,他们子孙的长相也就未必是“戳那里活脱脱一个汉奸”,难道是为了迎合鬼子侵华,专门有选择地粗制滥造和有选择地精雕细刻出一个这样的特贡品?这样显然不可操作。说汉奸都长得这样,岂不是在专门丑化我们自己?

汉奸也不是外国人教养的。

影视作品展示的汉奸和侵略者的关系有比较固定的肢体语言表现形式,如鬼子总是猖狂的、自大的、狂妄的、节奏感极强的,死亡也是轰轰烈烈或血肉横飞的。而汉奸总是偷鸡摸狗的、猥琐的;烂醉如泥的、挺着脖子挨揍“哈伊!哈伊”后不敢嘀咕一句接着去卖命,连死因都多是龌龊的。二者截然不同的气质和修为,证明汉不会是外国人把中国孩子偷回去教养成后放回来咬人的。那么我们在讥讽谁?

读中国文字,经常遇见的一句话就是爱国主义是渗透到我们血液里的一种深厚情感。但客观事实却实实在在敲击我们的门牙。自打外敌入侵中国开始,就有举世数目最大的汉奸群和带路党,他们缺失道德感和民族责任心的身影生生不息,中国人的尊严受到了伤害,于是就把土生土长的这群败类打上特殊标签,企图与自己撇清关系,强调他们不是正宗的中国人,是身心俱丑的民族败类,是极个别。这么说来,才貌双全的汪精卫、风流才子胡兰成、舆论操控行家陈公博、少年才子周佛海、旧体诗名士郑孝胥、学术大家罗振玉……都不该是汉奸,倒该代表中国形象了,因为他们不符合汉奸相,却具备许多优秀的外貌与才智。

平和些看,汉奸是中国民族的组成部分,外国人撤走时,极鲜带着汉奸同行。他们死的死伤的伤,绝大多数反正,表示要悔过自新从新做人,然后大家一同继续在中国生活,埋在这块土地上。为何有那么多汉奸,又为何那么容易反正,以及对汉奸形象符号化的着力,倒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我们这个民族的形象。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