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亦勋:学校,国学,与虚伪的道德说教

  ·  2012-10-18

从上学起,老师们重复的最多的一句教诲就是:社会是复杂的凶险的,你们现在年纪小不要去跟社会打交道,好好呆在学校。根据这样的引导,那时我就觉得学校像是外国租界,我们则是些饱受战乱侵害的难民在接受庇护,外面社会上都是些荷枪实弹严阵以待的鬼子,只要我们一出去就得被击毙。离开学校后才发现,自己受骗的成分还很多很多。尤其记不清哪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主任说的一句危言耸听的话:你们只要经历了中高考两场战斗,将来就没有什么苦不能吃的了。笑话!肉体上的苦可能还勉强凑合,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这“自然”表示的是你将来也同样会经历跟考试如出一辙的只要能苟活下去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锤炼以及人性的退化),但精神上的呢?考完两场试后你的耐挫力,应付瞬息万变的危机的能力,还有其它林林总总的能力,真的可以有质的飞跃?如果你曾参加过中考和高考,请回答;你千万资产的公司一夜间破产了怎么办?你被人诬蔑排挤名声扫地了怎么办?你妻离子散了又没人接纳你给你一个落脚之处怎么办?……对这些问题你心里都有眉目了吗?

说到中国学校,这真是一个令人悲哀的所在。没有孔老夫子给洋人做尊师重教的说教,但他们的学生尚知道要对老师恭敬。可中国的孩子们呢?记不清从哪个年代起越来越多的喜欢和老师对着干赛着吵架大眼瞪小眼地恶语相向,孔老夫子N+N个世纪前的道德启蒙算是白启蒙了!于心何忍?但我认为这不是真相,真相是孔子孟子个人提倡的那些博大精深的智慧并没有融入目不识丁的民众的脑子里,就是说这是智者个人的见解而并非贯通整个民族的气质(就如中国从古至今从来不缺各个领域的伟人,优秀的制度先进的观念却通常是稀罕的),但这也是无奈的现实:当拥有超越社会文化水平的见识的康梁及戊戌六君子面对一群鲁迅笔下所描述的还以为人血馒头可以治病的处于草昧状态下的未开化愚民时,怎能把接纳改革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遗憾的是《圣经》中的箴言等部分却很大程度地促成了西方人性格的形成(顺道提醒一下动不动就给别人扣上洋奴帽子的儒家遗老遗少们,我鄙视你们怪异的逻辑:只要是本国的东西就非得差的也要说成好的,次品也要当成上品),我尤为喜欢这一段:不要为明日自夸,因为一日要生何事,你尚且不能知道。要别人夸奖你,不可用口自夸;等外人称赞你,你不可用嘴自称。难怪西人从来不会动不动就叫嚷着XX世纪是我们的世纪,孔子在两千七百年前就预言了中华民族会在一千七百年后崛起,拿破仑在两百多年前就直言中国人会在两百多年后挺直了腰杆,某某人物又在某某某世纪前做了超越时空的预测……只恐有一天外星人造访地球时地球人问他们先前对地球的印象,他们会说:我们知道有个叫中国的国家天天喊着我们是这个星球上的NO.1。

回正题来,孔孟庄等人的思想智慧虽然没有深入实际,可他们所创立的维护制度统治的教义倒是落到实处了,孔子的思想中是提倡仁义治国的,这与暴君占据绝对主流的中国历史环境格格不入;然而由无为而治(比我们英明的上一代所制定的规矩就是雷打不动的真理,不得违逆更不得更换)衍生出的极端反对变法的偏执心理却大行其道。孔子也说了君主若不仁人民有权推翻他,但与之对立的忠君思想及正统观念却又让大众忠实地拥戴着恶皇帝,心甘情愿地做他的牺牲品。另外我在读《三国演义》时对诸葛亮此人比较厌恶,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老实忠厚的鲁肃,立下的还荆州的白纸黑字文书就这样一次次作废了,老祖宗教导的诚信原则他全然不知?抑或是实用主义的原则在作祟让他可以不择手段?现代人该看清楚了,赞扬诸葛亮“智慧”嘲笑鲁肃“愚蠢”是相当有害的。对待魏延以及张松法正的不同态度也如此。

道德说教也同样充斥着虚伪的形式感,古时候父母病了子女还要割自己身上的肉来孝敬他们(有关观音菩萨的身世有个传说,说她是楚庄王的第三个女儿,也是唯一一个肯用自己血肉为父治病的女儿,孝心感天动地终成神,可见那时人们对这种残忍愚蠢做法的颂扬有多泛滥),还有长年累月守孝将自己守得精神崩溃的人,以及鲁迅所批判的《二十四孝图》中的种种奇形怪状的表现方式(七十岁的老儿为了使自己尚健在的双亲开心,便学婴儿样在地上爬来爬去做婴儿啼哭状,在现代人看来真是要多病态恶心有多病态恶心,可那时却被视做一种高尚之举。《老莱娱亲》),人们都知道这些举动是孝到极致了对儒家所提倡的孝义尊从到极致了,但似乎没有人想过他们这么做是为什么,父母吃自己的肉是否违背人性(只有兽才会食同类);以极大的毅力消耗极长的时间守在已经无法感受到自己一片苦心的父母的灵牌前是否会耽搁掉很多重大事情;一把老骨头还拼死装嫩是否不合乎常理而始作俑者自己心里又是否会不舒服难感自在……他们要做的,就是把精神奉献给形式,就如人人都知道要忠君但不见得是发自内心爱戴君主,而更多的是相反的,“爱”他但更恨他;人人都知道尊师但未必真的发自内心把老师的地位架到了神圣不可触犯的高度,因为古时又没有义务教育的说法上过学感受到老师的好的又有几人啊。大概物极必反吧,受够了形式压迫的现代人终于爆发,把陈风旧俗一股脑儿地抛弃了丢失殆尽了,连形式都不留下!(再引申个画外音:如今太多的父母总是对后代自己的想法和想选择什么样的路进行粗暴的制止和干涉,但如果让他们列出一份详细清单,说明什么什么时候,希望孩子达成什么什么样的目的,什么什么时候,孩子又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在做什么,相信绝大多数的人根本列不出来的。既然自己压根没目标,后代有目标却又不允许,人之非人,莫过于此!!难道这也是父为子纲或父母辈及子辈的从属关系下的形式驱使?!小子年轻未能自解其因,望赐教。)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让这仪,止,礼落到实处吧!切莫再做形式教条的奴隶,肉体的仆役,切莫在形式中漠视掉真正的仁爱,理性,正直,真情,善良,正义……!!

(2006年10月)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