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树:政治正确与伊斯兰

  ·  2019-04-25

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可以理解为正确的政治,实质内容是合理与文明构成的平等,内容中的核心是爱与善。是将人性中爱与善以合理、文明的政治方式体现。系近十几年或几十年,逐渐在欧洲,美国等先进、文明国家和地区共同倡导的价值认识与盛行的政治模式。一定程度代表、反映人类文明、进步的水平。

政治正确是在原有的普世价值上,也就是平等,公平,自由,正义的基础上,加入了多元化内容,将人人平等引伸、扩展为民(种)族平等,文化平等。形成兼容并包,宽容和谐氛围的共生共享社会。民主政治引入了多元化后,完善了民主政治内容,充实了民主政治核心,更能体现民主政治的实质与意义,最后形成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需要成熟的民主、法治基础,大多数及近整体社会成员具备较高的觉悟与自律,形成整个社会的共识与力量才可以达到。多元化现象也只能在民主的土壤生根、开花、结果。故一定程度代表人类文明高度。

2018年9月19日16时23分

伊斯兰

伊斯兰,俗称:伊斯兰教,其确有宗教特征,但宗教却只是其一方面,它还是涵盖政治,法律,生活规范,组织化斗争力量等的综合体系。一旦人数、力量临界,就夺取政权(指传统世俗或非伊斯兰政权),实施伊斯兰政教合一社会,后由一国再连成一大的地域、地区……最终实现伊斯兰的全球化。因为其教义的核心是独一性(认主独一,反对以物配主),这个核心表达二个意思,一个对上,认主独一,只认真主,所以不会接受真主以外的统治、法律。一个对下,伊斯兰世界只能是信奉真主独一,信奉其他就是以物配主。伊斯兰核心的终极是只能有信奉真主的穆斯林,而不能有信奉对象不是真主的异教徒。异教徒要存在,只能归顺,成为伊斯兰的穆斯林,从而实现没有异教徒的穆斯林独一地伊斯兰世界。

人类文明进化到今天,民主是主流,因为民主的基础是人人平等,因为人人平等,社会才可能相对公平,因为相对公平,社会才能公立相对正义,才能实现相对正义。也因为人人平等,相对公平、相对正义的存在,社会才能形成体现多数人意志的民主,这是一个互为因果的条件或互为条件的因果。因为民主社会人人平等,能够体现每个人的存在价值,是合理的社会模式,所以,逐渐替代和淘汰传统的王权社会,过渡型的党权社会。这就是大家看到的,当今世界上的王权社会,党权社会式微,已经是个别,还存于世的如沙特阿拉伯王国,北朝鲜等,它们具有人类文明历程活化石标本的意义,向人们展示,让人们认识人类政治进化历程。唯宗教的政教合一社会,在中东地区大规模、堡垒式存在,且在东南亚,非州部分地区呈发展势头,并且,原已经从政教合一社会中成功脱离出来,实现世俗化的土耳其、伊朗又重沦于伊斯兰社会。事实表明,当今世界,伊斯兰是能与民主社会模式抗衡的力量。

人类发展中,曾出现过宗教影响社会生活而形成政教合一现象,如欧洲的天主教、基督教,中国西藏的藏式佛教。但到现代,他们都退出政治,以专门的宗教存在。这清晰地表明,人们已经认识到政治是政治,宗教是宗教,尽管宗教还会或多或少地影响政治,但人们已经明智地、理性地、成功地将两者分离,或许是因为政治是整个社会的,而宗教只在信仰者。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用在这里就是,欲宗教者不将宗教施于不欲宗教的人,反之,不欲宗教者对欲宗教者,亦然。这些,只有文明的民主社会能够做到,是民主社会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体现。政治与宗教,虽有同流,但泾渭有分。

从佛教,基督教能够从社会政治中分离而独立,唯伊斯兰不行的现象中可以鉴别,伊斯兰区别于宗教之处,最低限度地界定,伊斯兰不是纯粹的(只是)宗教。如果不是纯粹的宗教,那他存在的意义与作用也就不只限于宗教范围,这就是我们看到伊斯兰在中东地区的纯粹存在、绝对统治和在世界各地的状况与冲突。

伊斯兰有些公开的特征,这些特征的效果是伊斯兰具有强烈的扩张性。其一是,穆斯林的后代只能是信奉伊斯兰的穆斯林,这点没有选择,所谓没有选择就是强制性或近强制性。这明显违背了民主社会的自由与人权。但如果是一个愿意这样规定,一个愿意接受这样的规定,还是可以算做其内部事务,反过来民主规则又应该尊重。但另一个特征则就不同了,在非伊斯兰穆斯林地区,传统、自然的主体民族地域和国家,如在我国的西北地区,穆斯林将自已的清真习俗泛滥化,霸权化。在云南某地曾一度出现干预汉族饮酒。要求在大学增设清真食堂,更有提议在高速列车上另设清真餐室。这些均是明显地干预了传统主体民族生活习俗,超出了宗教本身的意义与范围。重要的前提是,主体民族有自已的传统习俗,关健的核心是,穆斯林在主体民族的传统生活空间推行伊斯兰规则,是将公共空间伊穆化,是在霸占公共空间,消灭公共空间。反之,想想经过1500多个春夏秋冬轮回的巴米扬大佛遭遇,非穆斯林不会,不能够,做不到,甚至不敢想在阿拉伯地区、波斯地区按自已的生活习俗生活。

相比塔利班炸毁巴米扬大佛,后来的伊斯兰国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伊斯兰国在所攻占地区,破坏、毁灭可能转移、分散伊斯兰独一的文明古迹、名胜,消灭以物配主,实现伊斯兰独一性。

相对于清真习俗的泛滥化,霸权化,更为显性的是清真寺的泛滥,在西北地区近几十年来新增与存量的清真寺,新疆是以二万计,宁夏、甘肃数千计,总数量在世界排前十名,几到处处可见。清真寺有标志性意义,除标志宗教意义外,还是地界的标志。让人潜在地会发生敬而远之的本能,这一切发生在,主体、传统、自然都是中华的土地上、生存空间里。

雨果先生的《悲惨世界》深刻地反映了人性的善,米里哀主教招待刚出狱而无助的冉阿让,但冉阿让却在离开时,偷走了主教的银餐具。出门不久被警察盘查怀疑,将冉阿让与银餐具带回到主教面前,主教见到冉阿让被警察带回并核实是否盗走银餐具时,回答银餐具是送给冉阿让的,并再送冉阿让银烛台。由此,改变了冉阿让的人生轨迹,冉阿让以新的认识,新的态度回到社会,他帮芳汀,回报社会。忠诚法律的警察沙威,始终盯着冉阿让,却被冉阿让的善感悟,在人性的善与忠诚法律之间,沙威选择了自杀的方式退出。使冉阿让的善继续存于世,也是表示沙威选择了人性的善。故事反映在悲惨世界里人性的善与光辉。现在,政治正确正是重演米里哀主教的开场,欧洲收留了难民,但后面的情节并没有冉阿让的出现,没有人性的善、良性地循环下去。

德国奉行政治正确的多元化,接纳中东阿拉伯、北非信奉伊斯兰的穆斯林难民,不仅收容,还很友善。却发生了19岁女大学生玛丽亚被来自阿富汗的难民奸杀。如果这算个别,那科隆大教堂2016年12月31日新年夜的大规模性侵、抢劫事件就映衬普遍性,德国妇女在自已的国家,遭遇到了外来的北非、阿拉伯难民大规模性侵、抢劫。除发生在德国,在瑞典难民中心也发生了一名22岁女义工梅兹尔(Alexandra Mezher),惨遭一名15岁少年难民刺杀事件,这又在普遍性后印证必然性。

这么好的政治正确相会伊斯兰,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呢?明明是政治正确敞开温暖的怀抱,接纳伊斯兰到政治正确的地域或者说家里,伊斯兰的穆斯林本应该是感恩图报,却出现这样的侵害杀戮!以客观立场观察与分析,问题并不隐性而是明确。

政治正确们对文明的界定出现了根本错误

有个著名论断,言文明与文明之间不是冲突,而是竞争。这是针对一个观点提出的,这个观点认为,中东的动乱与欧洲、美国的恐怖袭击是基督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相冲突。

余认为文明与文明之间既不是冲突,也不是竞争,而是互相补充与融和。

文明与文明相冲突,表明两个文明中,只有一个是文明,另一个并非文明。如果文明与文明相竞争,结果只能是出现优势文明与劣势文明,而真正意义上的文明是没有优与劣之分的,文明的区别只有程度差别。直白地说,文明可以有一个以上,但定义为文明时,文明与文明的关系就不是矛盾的关系,也没有竞争,他们是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完善融和。从伊斯兰的本义到穆斯林的行为,怎么也与文明不相符,文明没有侵犯和征服欲念。文明会以多元化的方式融合,如欧盟,如联合国。

多元化是指多元文化,政治正确奉行多元文化并存,认为文化没有优、劣之分,文化可以多元并存,这样当然是好。但尚武是穆斯林的传统特征、主要特征、同时也是构成因素。法国《查理周刊》应该是文化范畴吧,2015年1月7日,穆斯林持枪闯入《查理周刊》,枪杀12人。如果说枪杀《查理周刊》还牵扯一点事出有因的报复,那2014年3月1日在昆明火车站,穆斯林刀砍杀死29名汉人平民就没有任何道理。如此,穆斯林的方式能算文化吗?

面对残暴肆虐的伊斯兰国和连绵不断的恐怖袭击,政治正确们竟作出了极端恐怖组织与恐怖分子和一般穆斯林的的划分。将穆斯林分为两类,一类是进行恐怖行动的穆斯林,称之为恐怖分子,一类为普通穆斯林。这样的分法罔顾事实,相当于将部队分成二半,一半是战斗部队,一半是后勤部队,战斗部队负罪责,后勤部队无辜。事实是,发动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无不是来自穆斯林群体。同理,穆斯林并不是源头,事情的核心与实质在伊斯兰,大家体会一下我们熟悉的词语:和尚不亲帽子亲,不看僧面看佛面,没有佛,就没有和尚。没有伊斯兰就没有穆斯林,穆斯林依据的是伊斯兰,问题的核心与实质就在这里,伊斯兰本义里,明确的,肯定地要穆斯林征服异教徒,统治异教徒,最终没有了异教徒,实现伊斯兰唯一。

坎坎伐檀兮,我世世代代生活在我的土地上,我没有惹你,没有撩你,你为什么要征服我?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我和你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要统治我?在我不顺从时,甚至要消灭我?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

政治正确们低估了伊斯兰

低估源自没有认清伊斯兰的独一性本质。政治正确认为多元化可以包容伊斯兰,将伊斯兰视作多元中的一元,当穆斯林在政治正确的地域表现出不融入多元化时,仍不觉悟,一味地容忍与宽恕,自觉不自觉地“米里哀”,相信还会出现“冉阿让”。结果演绎了多元化被独一性长驱直入,伊斯兰是要超出宗教,他还要教法(法律),还要政权。损失与影响将难以估量。

政治正确们对穆斯林的方法无效

苏俄斯大林言,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事实一再表明,世界上没有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只有特殊欲望的人,穆斯林正是这样特殊欲望的人。他们愿意用眼前的苦难换取圣战殉教后的侈奢享受境界。政治正确用现代文明观念,重证据,护人权,不连坐。仅对恐怖分子的恐怖行为进行打击。这样做的效果就是恐怖袭击长期存在,不能根绝,防不胜防。二战时,德军在占领区对零星德军人员被杀,采取一定数量、无差别对象的报复方式。这个方法现在被以色列变型后使用,以色列对恐怖袭击分子的家属采取对应报复行动,使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道理产生效果。大家可以观察到,和穆斯林共处的以色列发生恐怖袭击的事件远比美国,欧洲低。

中国有自己的方法,叫左宗棠法。左宗棠法的原理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你以穆斯林的方式来对待穆斯林时,你会知道,世界既没有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也没有可以战胜文明的蒙昧与野蛮。

政治正确排除了伊斯兰后,仍应该回归,回归时应该一并复位为正确政治。政治正确的原义应该是正确政治。政治正确是相对于政治以外的领域,如经济,军事,如经济发展,军事强大,政治正确。而正确政治则专指政治范畴,如正确的政治,错误的政治。这样比方容易说清楚些,人好,人好是指人与别的动物相比较。好人,是指人与人相比较,同时也是指具体的个人。政治正确里的正确,应该是专指多元化的具体政治,所以正确的表示应该是正确政治。

2018年9月23日21时33分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