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开学第一课”与“开学第一需”

  ·  2018-09-04

8月22日教育部办公厅发文《教育部办公厅关于组织中小学生上好2018年<开学第一课>的通知》,要求学校通知到每一位学生及其家长,让其在家与家长共同观看。但据说:“9月1日晚这个被教育部要求全国每个学生都要观看的节目,刚开播不到15分钟,就引起了众怒。”

“据说”而已,所谓“众怒”,不排除“危言耸听”的可能。不过说“空穴来风”,则又不免熟视无睹之嫌。

《开学第一课》是教育部与中央电视台合作的大型公益节目,自2008年起,教育部就和中央电视台密切合作,于每年新学年开学之际推出。惟其如此,教育部把它当作了教育或教学的有机组成部分。

窃以为,既然将其作为“教育或教学的有机组成部分”,这《开学第一课》就必须成为中小学生的“开学第一需”。而要成为“开学第一需”,那就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远离功利性。教育的最神圣之处在于非功利性,这从教育部将《开学第一课》定位于“公益项目”之“公益”两字可见。遗憾的是,“直播时间是9月1日晚上20:00,孩子们很准时地打开电视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广告一个接一个,都是什么培训机构、学习APP的广告,疯狂轰炸,足足播了15分钟广告,播完了《广告第一课》,总算开始了《开学第一课》。”难怪家长们开始在朋友圈、微博吐槽:“老师留了作业,9月1日8点要看央视一频道的《开学第一课》,并要求写一篇观后感,小朋友7点55分坐在电视机前等待,8点13分还未开始,一直广告播个不停,小朋友急了说:‘第一感想要写央视不守时,在这骗小孩看广告。’”

第二,循序渐进。“中小学生”涵盖小低、小中、小高,初中,高中,学生年龄跨度较大,不同的年龄阶段具有不同的心理特征,不同的心理特征具有不同的受众特征。2018年《开学第一课》的“创造向未来”有违“按照一定的步骤逐渐深入或提高”的教材教法抑或教学原则,不管你懂还是不懂亦或一知半解还是似懂非懂,把全国的中小学生“编”成了一个变态超级复式班。盖因复式教学是:“把两个或两个以上年级的学生编成一班,由一位教师用不同的教材,在同一节课里对不同年级的学生进行教学的组织形式。教师给一个年级讲课,让其他年级学生做作业或复习,并有计划地交替进行;同单式教学,即把同一年级的学生合成一班,在一个教室内由一位教师教学相对。”

第三,润物细无声。教育或小而言之教学的最高境界系教与学的和谐。《礼记·学记》有言:“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不知教育部在要求人人观看《开学第一课》的基础上又进一步提出要求,要求观看时拍照上传,或是要求写好观后感,是否是担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而无法落实而“泡汤”,诚如是,则这种担心的潜台词是“你懂的”!“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不缜密考虑教育的外因与内因、教学的形式与内容,一纸行政命令的背后是行政自信的缺失。

第四,毫厘不爽。有关《通知》中将“开学第一课”写成《开学第一课》是一种低级错误。节目名、栏目名非篇名、书报刊名,不能用书名号,如果要强调,可以用引号。联想到针对中小学生且备受教育部长陈宝生赞誉央视中国首档大型诗词音乐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也写成《经典咏流传》,说明我们承办教育节目的有关部门对于“教育无小事”的理解委实太肤浅甚或太不当回事了。书名号的用法是中小学生必须掌握的知识,是中高考的基础常见题,施教者切莫“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客观地说,“开学第一课”从创意的角度来讲是极具前瞻性的。然而,其效果却不尽如人意,远不如网上流传的河北某重点高中校长那篇令成千上万家有读书郎者臣服而有悖教育法的《开学致辞》:“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卸其QQ,封其微博,删其微信,去其贴吧,收其电脑,夺其手机,摔其ipad,断其wifi,剪其网线,使其百无聊赖,然后静坐、喝茶、思过、锻炼、读书、弹琴、练字、明智、开悟、精进,而后必成大器也!”何也?前者高瞻远瞩而海市蜃楼,后者鼠目寸光而脚踏实地。

从“开学第一课”到“开学第一需”之区别乃教育与教学之“灌输”同教育与教学之“润物”之区分,其教育心理学意义上之距离远也哉!

“这一节目针对中小学生的特点而设计,靠他们喜欢的方式,使他们在潜移默化中受到陶冶,有利于增强教育的针对性;每年都是针对当年最重要的事情选定节目内容,有利于增进教育的实效性。”看来,如何实现教育部与中央电视台合作的初衷,还是一个本不应该是问题的问题!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