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民粹主义”与“官粹主义”

  ·  2018-06-22

“民粹主义”,别名平民主义、大众主义、人民主义,顾名思义,指平民论者所拥护的政治与经济理念。这个“拥护平民掌控政治,反对精英或贵族掌控政治”的理念萌芽于古罗马时期,彼时元老院中曾出现了一大批平民派元老。

然而,该名称在中国大陆的迅捷传播还得益于具正能量之官媒将特朗普与“民粹主义”画上等号并加以抨击,以为:“讨论西方政治不可不谈‘民粹主义’,更不能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一非同寻常的事件彻底从‘民粹主义’框架下剥离开来。”想来东方的政治家对于特朗普十分信奉里根的名言“政府无法解决问题,政府就是问题”是颇有微词的。

“民粹主义”有明显缺陷,诸如“政治家往往被短期民意绑架、被政治程序锁定”而无法实现个人有益于国家抑或民族长期发展的意志,在这一点上希腊由于过度福利濒临破产的债务危机是个最有力的证据。

当然,任何“主义”都有缺陷,一种完美的“代表理念或有完整体系的思想和信念”实际上是不可能存在的。

政治学术语不是天生而是人造的,一如能量之正负,物理学领域的本义绝无两端。倘若我们仿其“民粹主义”对立面而创意,则“官粹主义”生焉。

“官粹主义”又名贵族主义、小众主义、官员主义,顾名思义,指官本位论者所拥护的政治与经济理念。

说是“创意”,其实“官粹主义”从古至今一直在主宰着华夏这篇热土,《诗经·小雅·北山》之“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是个开端。

尝为著名历史学者李冈原教授的《《伦敦文化启示录》在《杂文报》的读书版上写过一篇名为《伦敦的智慧》的书评,其中提及:“一个城市总有一个城市的‘精神’。伦敦运筹奥运于帷幄之中的一个做法是十分值得思考的:‘2003年8月,伦敦发展局任命咨询公司Fluid作为重建LowerLeaValley的一个合作组织。重建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划分伦敦2012年奥运的具体区域,另一个则是构思一个全面的重建策略。Fluid负责为当中的社区参与提供专业意见。伦敦人惊喜地收到了一份小册子:《伦敦竞选2012年奥运会举办权:说出你的想法》,他们面对的是这样一些问题:若举办奥运,当地应该怎样改造?若不举办奥运呢?奥运举办后又应该怎样规划建设?’”“当然,这个世界是多元的,英国伦敦奥运‘说出你的想法’是一‘元’,中国北京奥运‘北京欢迎你’亦为一‘元’。当海内外百名歌星激情演绎北京2008年奥运会征集评选活动组委会、中国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北京市文物局所倾情打造而携手推出的奥运歌曲《北京欢迎你》,‘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向全世界发出邀请’,‘用音乐热情拥抱北京奥运客人’。‘新奥运,新北京’的进行曲是在轰隆隆的旧城改造声中奏响的:‘远近闻名的大栅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音符———前门大街将改成步行街,为分流交通拓建马路,大街两侧的胡同街巷将被铲平,与此血脉相连的数万北京人将告别他们有久远记忆的家园。’有人说:‘这种改变让具有500年历史的大栅栏的原住民黯然。’平心而论,‘众口难调’,城市建设也这般,总会有“‘几人欢喜,几人愁’。纵然如是决不能否定伦敦的人性化的无限‘美好’。”

适逢写下“官粹主义”这个生造短语之际,有朋友发来短信,说是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正在辟谣,日前网络上传出的“杭州出台住房限售政策”为不实消息,目前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

其实古代的民谣也是谣言,如明时杭州西湖旁风景之地大多被强势者用竹篱笆圈占以“专菱芡之利”,当时百姓也编了个谣言:“十里湖光十里笆,编笆都是富豪家。待他十载功名尽,只见湖光不见笆。”讥言虽少,但可从中一窥世道人心,反映当时的社会舆情。君不见中国文学的光辉起点《诗经》里的精华“风”主要是民间歌谣的事实,《硕鼠》不是,还是《伐檀》不是?

其实,“杭州出台住房限售政策”之谣言,不过是在G20带来的高房价及其有关部门之于未来亚运会概念的炒作下,客观上当享有居住权的弱势刚需们“病急乱投医”的戏虐之语,大抵属“精神胜利法”之低端者。

说白了,“民粹主义”是过度的“民主”,“官粹主义”是过度的“集中”。

一个有能力智慧地驾驭权力的政府,就是在“民粹主义”与“官粹主义”之间找准平衡点,盖因“人心是杆公平的秤”。

“权”之古义为秤锤;今义乃权力,即一定范围内的支配力量。可以说,发明象征皇帝权力之玉玺的人,灵感肯定来自秤锤,两者无论形状,还是功能,竟然那么相似。秤锤孵化了玉玺,玉玺承袭了秤锤,在这孵化与承袭中,秤锤和玉玺完成了最后的词义变迁。

“权力”之“权”之词义演变自“衡器”之“衡”开始,是否能给今天的地方政府一个启示——

平衡官员之政绩与平民之天赋人权之居住权,是一个社会和谐亦或文明的基本前提!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