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真情实感为哪般?

  ·  2018-06-22

——由2018杭州中考作文题所想到的

浙江在线6月16日讯:“上午,杭州中考语文考试结束。据考生回忆,今年中考语文作文的题目是,你有没有麻烦别人的经历,或者别人麻烦你的经历。考生觉得还是有点难度的。”

愚以为,在“套话”无孔不入之当下,面对这2018杭州中考作文题,应该向语文教研员金瑞奇先生表示崇高敬意。

“考生觉得还是有点难度的”,说明我们平时的作文训练“假大空”惯了,一旦要讲真话反而无所适从了。

记得2018浙江高考作文题刚出炉,有学者说“不是浙江人估计写不出来”。难道“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应试“铁屋子”内打题海的浙江学子能写出来?估计知道“浙江精神”的高三学生大抵为“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思援弓缴而射之”之心不在焉者!

嘿,你别说,30.6万浙江高考生还人人都写出来了,难怪著名诗人、评论家、资深教育杂志策划人涂国文在《跨诗界》大声疾呼:“‘浙江精神’这个高考作文题,必然催生大量假、大、空的伪作文,是浙江高考作文命题的大倒退。完全是个‘三反题’:反作文、反语文、反生命。”

涂兄的微评尽管有点偏激,但“批评的本质是苛刻”,而没有“本质”的批评是匮缺‘灵魂“的隔靴搔痒。

最早提出写文章要有“真情实感”的,可能是南北朝时期的南朝梁代的文学理论家、文学批评家刘勰,他的《文心雕龙.情采》里有“为情而造文”与“为文而造情”的说法。

想来彦和先生当时大约是在思考两个问题:“为什么有的人写的文章读起来引人入胜甚或扣人心弦?为什么有的人写的文章读起来空洞而无灵魂?”他也许从非吐不快大多出于情思的宣泄与徒饰文采基本出自技术的炫示的泾渭分明中,看到问题的症结。

“得失寸心知”之余,感概万千——

“为情而造文”的人因“志思蓄愤,而吟咏情性”而“真情实感”;“为文而造情”的人因“心非郁陶,苟驰夸饰,鬻声钓世”而“无病呻吟”。

其实,“真情实感”应该是一个为文的常识。而常识得不到尊重,又绝非常识的过错。

眼下“无病呻吟”业已成为学生作文的主流,此缘于某种大环境与小环境,是一定制度或曰教育体制的折光。

需要指出的是,虚情假意的荒唐是显而易见的,另一种鲜为人知却大行其道的荒唐更当引起我们的注意。

据媒体报道:“杭州某学校某语文特级教师在作文课上,让学生把自己最爱的五位亲人逐一划去,让孩子体会生离死别的痛苦,从而唤醒他们埋藏在心底的亲情,体验心灵的震撼,从而达到让学生写出感情充沛、言之有物的作文的目的。”事后,这位老师记下了当时他的假设情景与学生的“真情实感”:“在海中航行的船上坐着你最亲的六个人,可是遇到了危险,你必须要推一个人下去,所以得划去一人的名字,孩子们先是笑着划去一人名字,因为觉得是做游戏;可是当我宣布再把人连续划去名字时,教室里传来了少数孩子的哭声;当让划去最后两人名字时,教室里‘骚动’起来,大部分孩子都哭了。”

国文大师刘文典教学生写文章时,仅授以“观世音菩萨”五个字,诸生不明所指,他解释说:“观”乃多多观察生活,“世”乃需要明白世故人情,“音”乃讲究音韵,“菩萨”则是要有救苦救难,关爱众生的菩萨心肠。

“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故强哭者虽悲不哀,强怒者虽严不威,强亲者虽笑不和。真悲无声而哀,真怒未发而威,真亲未笑而和。真在内者,神动于外,是所以贵真也。”庄周的这番话说得好极了。

唯如斯,2001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语文考试说明,在作文的“基础等级”里似乎“画蛇添足”般新增加了“感情真挚”的常识性要求,其目的在于避免应试泛滥成灾所带来的随心所欲式的情感杜撰。

“杜撰”有两种:一则真的假感情,一则假的真感情。后者特别可怕,盖因其以正确导向的名义,让学生误入歧途。

人是什么?

首先是一个生命体!

生命意识,天赋人权,自古而然。“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苏轼对有限的人生异常珍惜,史载他曾尝试过坐禅,服药,练瑜珈,炼内丹外丹、阴丹阳丹,这些方法不一定全科学,可无不表现他对生命的爱恋。苏轼的所谓“贪生怕死”,似可理解为他对生命的热爱和尊重。鲁迅有言:“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大了以后,也做不了人。”不是人的人是骇人听闻的人。史载,少时苏轼与朋友章敦同作山中游,偶见一独木横跨沟壑,章敦欲打赌过桥,苏轼不愿拿生命作儿戏,章敦则独自铤而走险,苏轼不禁感叹道:“章兄来日定能杀人!”嗣后,两人政治见解相异,各行其道,热衷王安石改革路线的章敦排斥异端果然杀伐凶残毫不宽容。一个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大抵是不会珍惜他人生命的。

语文教育避免简单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高调,根据人的生命的本性,尊重生命的价值,促进生命的发展是“人间正道”。初中语文新课程所选录过的许多文章均不同程度上蕴含着生命意识的体验与生命价值的思考。比如七年级(上、下)中的《生命 生命》、《紫藤萝瀑布》、《伟大的悲剧》、《荒岛余生》、《真正的英雄》,八年级(上)中的《杜甫诗三首》,九年级(上)中的《故乡》、《孤独之旅》、《陈涉世家》等。如何舍弃形而上的积极,培养学生对生命意识的感性体悟和对生命价值的理性思索,是语文学科的刚性任务。可惜的是语文教材编写者的良苦用心之于一些语文教育出题专家来说竟是“对‘牛’弹琴”。于是乎,表象的积极幻化为实质的消极,渺小的生命虚化成伟大的教唆。

中国近代有一种“以教育拯救中国社会”的政治思潮,简而言之“教育救国论”。其盛行于20世纪20至30年代,代表人物有黄炎培、陶行知等。彼时一批知识分子和开明人士认为,中国贫穷落后的根源是教育落后,主张从教育入手,以教育来改造人,拯救国家。

窃以为,教育倘能救国的话,前提是教育造就诚信。

常听人说,中国教育能与世界真正接轨者,唯有香港。

何也?

让我们来看一道广义教育环境下的考题吧——

“1998年10月,香港廉政公署执行处面向本处所有工作人员公开选拔一名首席调查主任。时年43岁的蔡双雄也参加了这次选拔考试。对于这次考试,他做了充分的准备,进行得很顺利。可是,最后不幸碰到了一道难题:‘请简述唐太宗李世民为了保护环境采取了哪些措施,并详细论述其合理性。’蔡双雄知识面并不算窄,而且很崇拜李世民,平时读过许多关于贞观之治的书。但是,此时他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李世民在环保方面有过什么施政措施。交卷的时间快到了,无奈之下,只好在试卷上写下了这么一行字:‘我实在想不起来李世民在环保方面曾有过什么举措,对不起,这道题我不会答。’一道20分的题没做,哪里还会有希望?交卷后,蔡双雄显得很沮丧。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个星期后,考试结果出来了,最后的那一道题,蔡双雄竟然得了满分,并且,只有他一个人得了满分。选拔委员会是这样解释的:‘唐太宗时,还没有环境保护这种说法。综观李世民一生,他也没有为了保护环境采取过任何措施。’这道题根本就没有答案,或者说,最标准的答案就是‘不知道’。遗憾的是,居然有30多个考生生妙笔生花地列出了李世民的多项环保举措,并洋洋洒洒地论述其科学性与合理性。“

一个人的德行,往往会在细节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不堪“伟大的教唆”而倾情于日常生活细节之发见与积淀,比如“麻烦别人的经历”与“别人麻烦你的经历”,是乃“真情实感”之真谛!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