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为林建华说句公道话

  ·  2018-05-18

北大校长“鸿浩门”持续发酵,即便诚恳道歉之后,前浪未消,后浪又至,结尾企望以退为进的一番话有人以为实在系败笔:“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于是乎,有署名贾也者撰《不识“鸿鹄”犹可恕,不知“质疑”不可活》,在凯迪网络“猫眼看人”名牌版块短时间点击量近90000,跟帖约500。

抛弃“质疑”,不啻玩弄常识于喉舌间,能不令人啼笑皆非吗?

问题是,林建华毕竟先后曾获北大化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还有德国某固体研究所、美国某州立大学化学系和国家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的经历,不可能不知道“质疑”在治学中的关键作用。

林建华一定知道:“没有质疑,欧洲就走不出中世纪;没有质疑,牛顿就发现不了万有引力定律;没有质疑,爱因斯坦就提不出相对论;没有质疑,马克思就不会写出《资本论》这样的深刻影响世界进程的鸿篇巨制……”

林建华一定晓得:“‘读书无疑者,须教有疑;有疑者无疑,至此方是上进。’此见解可从心理学上找到依据:学习漫不经心,是大脑皮层处于抑制状态的表现;而敢于质疑问难,大脑皮层则处于亢奋状态,这是深入钻研、积极思维的表现。‘无疑者须教有疑’,是因为有疑才会有思;而有思才会使有疑者变无疑。”

一般来说,常识是无需作深层次思考的。

一旦一个文化人与人所皆知之常识较劲,一定有言外之意抑或难言之隐。

倘若一定要说林建华的“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有错,那是错在他表达含糊。

其实,林建华的语境是在社会科学领域,再小而言之是在政治学范畴,根本不包括自然科学之属。

北大李零教授的《东方既白:中国的第一次思想启蒙》里有这么一段论述——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斯有个著名说法,‘轴心时代’。他说,公元前800—前200年,特别是公元前600—前300年,世界各地,不约而同,出了一批‘圣人’,如希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的宗教先知,伊朗的琐罗亚斯德,印度的释迦摩尼,中国的孔子、老子,等等。有趣的是,这段时间,恰好相当于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春秋晚期,中国出了个孔子,随后又有墨子、老子、庄子等一批思想家出现,后人称之为‘百家争鸣’。搞中国哲学史和中国思想史的人喜欢说,这是中国的‘轴心时代’,知识分子的春天,思想史的黄金时代。但当时的人可不这么认为。首先,当时的执政者就很不满意,觉得混乱,不能定黑白于一尊。其次,当时的知识分子也很不满意,觉得其他派别挡了自己的道。更何况,这是个率兽食人、杀人盈野的时代,当时的老百姓更不会说,这是什么黄金时代。当时,大家没有共识,唯一的共识是‘天下无道’。正是因为‘天下无道’,大家才各讲各的道。《庄子·天下篇》不是讲了吗?‘道术将为天下裂’。秦汉时代,人们也把春秋战国视为乱世。乱世出思想,但没人喜欢生活在乱世。”

估计林建华看过自己属下李教授的文章,他也一定认为“百家争鸣”就是“质疑”!

而林建华的学官之路也使他深切感受到不能由于“质疑”而妄议权威,否则后果很严重。“天降大任于‘己’也”虽不一定“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比如自己衣食住行就部长化,但一定“苦其心志”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比如自己当谨言慎行而观颜察色而“上‘下’交而其志同”而牢记前程自信。

事实上,北大著作等身的学者多了去,缘何林建华“任重而道远”,唯因其许人见棱见角而名落孙山,比如“当代中国批判知识分子的标志性人物”钱理群,比如“既不喜官场气息又不懂经商之道还恐惧农耕之累的散木之人”贺卫方,比如“思想洁癖与执著之人郑也夫……

林建华十分清楚“百家争鸣”执政者不满意却能容忍的原因是“百家”纵然“对骂”但从不“骂”皇权,就此而言,宁要热热闹闹大讨论般的“百家争鸣”,也绝不能要不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而没大没小的“质疑”。

林建华作为北大人最清楚北大因“质疑”而“好斗”而深刻影响和大力推动了中国近现代社会发展进程的传统——

19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爆发。北京大学学生在天安门前集会,傅斯年任游行队伍总指挥。集会上宣读了许德珩起草的《北京学界全体宣言》,游行中火烧赵家楼,痛打章宗祥……学生爱国运动的烈火迅速燃遍全国,发展成为全国性的反帝爱国运动。北洋政府被迫罢免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的职务,并拒绝签署巴黎和约,学生运动取得胜利……

此一时彼一时也,与时俱进而站在眼下稳定压倒一切的高度看,当年蔡元培奠定了的北大传统和精神委实有修修补补的必要。

在这场网络“语言暴力”中,指责者理该设身处地想一想,你是北大校长,你在120周年校庆上致辞,你除了能做到不念错字音外,您能慷慨而言孑民北大35周年题词语“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窃以为,在“积毁销骨”而痛不欲生之际,不妨为林建华说句公道话!

行文之余,朋友“小酒仙”发来微信说:“其实没几个人是真正针对林建华校长的,这只是表象,林不过是一只替罪羊而已。万夫所指,指向的是北大。其实最终指向的也不是北大,而是整个教育体制……”

一言以蔽之:屁股决定脑袋。

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我们虽有有限的失望,但是还有无“线”的希望!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