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打击叙利亚是另一场伊拉克战争?

  ·  2018-04-21

叙利亚化武疑云一波三折,西方最终还是把账算在了叙利亚政府头上。当地时间4月13日,特朗普宣布对叙利亚进行“精确打击”,英国和法国参与了军事行动。

本次打击的导火索是4月7日发生在叙利亚东古塔地区的疑似化武袭击。袭击导致70多人丧生,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美英法等国认为是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政府所为,但叙利亚政府指责是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制造了化武袭击。4月11日,联合国三份关于叙利亚化武问题的决议草案均未通过,但是叙利亚化武疑云引发的战争疑云却更加浓厚。特朗普还是下定了“战”的决心。

这是否另一场伊拉克战争?值得思考。

伊拉克战争已被定论为失败之战,当年小布什总统发动战争的理由不充分,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被证明为子虚乌有,小布什和英国首相布莱尔至今被人诟病,小布什甚至被评为“史上最差总统”。此外,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并未在伊拉克建成中东民主的范本,而是导致更糟糕的恐怖乱局——“伊斯兰国”(IS)之乱。叙利亚内战是伊拉克战争的副产品,让欧洲防不胜防的难民潮和此起彼伏的恐怖袭击,则是叙利亚内战的直接恶果。

美国付出了更多代价。17年7万亿美元的战争成本,加上许多美国子弟兵的性命,在给美国带来经济重负的同时,也给美国人留下了心灵创伤。美国在中东的宿敌伊朗则影响力加强,本属于西方世界的盟友——北约伙伴的土耳其也和美欧渐行渐远。叙利亚内战,美国的目标本来是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颠覆阿萨德政权。但是,阿萨德政权在俄罗斯的支持下越来越稳固,山头林立的叙利亚反对派依然一盘散沙。

IS崩盘之后,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美国的战略实力逐渐衰落,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的实力逐渐上升。

奥巴马时代已经开始中东战略回撤,重点布局亚太地区和致力于恢复国内经济。特朗普接棒,虽然在中东和阿富汗一度强势出击,继续在阿富汗驻军并扔下了“炸弹之母”,但其战略重点主要是贸易上的“美国优先”,内政上的移民政策、减税政策调整,总目标是为了实现美国“再伟大”。为此,特朗普多次表示要从叙利亚撤军,不再追求推翻阿萨德政权。

特朗普的撤军言论不仅和五角大楼不合辙,也引发中东两大盟友沙特和以色列的反对。沙特为了挽留美军,甚至表示要承担一部分美国军费,同时向特朗普强调,如果美国撤军将会导致俄罗斯和伊朗在中东坐大,蚕食美国在中东经营十几年的战略“家底”。

叙利亚化武疑云,难免让分析家怀疑其中的阴谋性。虽然西方世界认定是阿萨德政府使用了化学武器,也有消息称是某些国家和势力为了阻止美国撤军所为。更有消息称是英国导演,虚虚实实,难以厘清。但肯定的是,化武疑云之下,不仅打消了特朗普撤军叙利亚的念头,而且下定了打击叙利亚的决心。伴随着“通俄门”调查的深入,特朗普也只有通过对俄强硬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和“通俄门”丑闻无涉。因此,特朗普在发动这次军事打击前,将化学武器的嫌疑人锁定为俄罗斯、叙利亚和伊朗。

从特朗普的撤军言论到下令打击,逆转令人浮想联翩。对叙“精确打击”看似符合特朗普的冲动决策,但他其实是被迫而为。在国内,不打则无法安抚五角大楼的鹰派;国际上,不打则让盟国看扁,法国和英国在打击叙利亚问题上相当积极。复杂形势下,特朗普不得不打。

然而战争的代价也是难以预料的。正如前述,这或是另一场伊拉克战争,甚至比伊拉克战争更糟糕。一方面,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时,美国民众正处于九一一事件的群情激奋期,打击伊拉克最初有较高的民意支持。

现在,美国民众已经厌倦了中东乱局,且美国实力又远非小布什时代所能比,特朗普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缺乏天时地利和人和。当然,美英法三国打击目前看还只是“闪电战”,正如一年前的导弹袭击叙利亚一样,美方也确认完成打击目标暂无后续动作。这也凸显,美国担心和俄罗斯发生正面交火。

将袭击定义为侵略的俄罗斯,后续有何动作,值得关注。如果美国、英国和法国的对叙打击变成持久战,美国或陷入比伊拉克战争更危险的泥潭。

来源:联合早报网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