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土地财政”孰若“空气财政”?

  ·  2018-04-13

“孙冶方经济科学奖”得主许小年的《捅破中国高房价及房价上涨的那层窗户纸 》虽为负能量,但其毕竟一下子“捅破”而还原了事实真相。

不过,书呆子许先生的所谓“卖地财政给政府带来了滚滚财源”可“这吃的是断子绝孙饭,土地一旦卖光,就不会有后继收入了”的见解实在低估了国有体制的正能量。拆迁不就是拆拆造造而造造拆拆一如愚公移山“子子孙孙无穷匮”之循环?

众所周知,以经济带动民生与以民生拉动经济绝然不同。前者一般出自选举国家,后者大抵缘于协商国度。

两种不同的“文明”各有所长,只是,缺乏幸福感的以民生拉动经济成功之关键是准确把握刚需里具有不可替代之唯一性之因素。

何为民生?

当然,主要是指民众生存的基本需求或曰生命的临界值。正因为此,民生与刚需当系非语法学意义上的等义词。

何为刚需的基本需求或临界值?

有人说衣食住行。窃以为,此言差矣!

无布可衣照样能活,君不见原始共产社会阶段赤身裸体的的原始人?

无米可食照样能活,君不见“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果腹吃榆钱饭、观音土的饥民?

无房可住照样能活,君不见“风能进雨能进”的桥洞下安闲休憩的乞丐?

无车可行照样能活,君不见用脚丈量劳作与栖息两点一线的穷人?

经济学层面内的民生只有与底线性质刚需“联姻”,换言之,无此东东则“民不聊‘生’”,才能驱动经济以成引擎并立竿见影。

就此而言,欲“赶鸭子上架”非“空气”莫属!

盖因斯乃生命赖以生存的必要条件——

动物呼吸、植物光合作用,保持地球温度相对稳定,保护生物免受紫外线伤害,诸如此类,哪一样离得开“空气”?

更紧要的是,人一旦失去了“空气”,只要1分钟,就会因窒息而心跳停止而灵魂出窍!

聪明的陈光标是第一个想到卖“空气”的人。据2011年8月11日中国新闻网消息:“陈光标在南京一场环保宣传活动中透露,他将于9月17日在北上广设立流动专卖店售卖新鲜空气,每瓶售价4元至5元。陈光标称,新鲜空气将装在易拉罐中,深吸三口就可以感受到心情舒畅、头脑清醒。”

遗憾的是,陈充其量一个无权无势的聪明商人。倘若能“政商合一”,有权通过行政命令让卖“空气”与卖地皮一样成为红头文件,从而使得自己远离走出貌似行为艺术的荒唐,那该多好啊!

假如取消民怨沸腾之“土地财政”而设立前所未闻之“空气财政”,便精准地掐住了刚需的咽喉。

从仿生学的角度来看,“空气财政”犹如“鱼鹰经济”。

鱼鹰学名鸬鹚又叫乌鬼,善于潜水,嘴强而长,锥状,先端具锐钩,适于啄鱼。此大型食鱼游禽1属39种,中国有5种,善于动歪脑筋的国人常强行将其驯化用以捕鱼。南方水乡,渔民外出捕鱼时驯化好的鱼鹰有组织有纪律地整齐排立在船头,各自脖子上都被巧妙地卡上一个脖套。当渔民发现鱼时口哨一声,它们便纷纷跃入水中尽力捕鱼。由于掐住咽喉,它们捕到鱼却无法偷偷吞咽,只好叼着返回船边而遭主人蛮狠掠夺。当然,每次待捕鱼结束后,主人也会伪善地摘下脖套,恩赐准备好的小鱼。《诗经》有语:“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其中“雎鸠”就是鱼鹰。这种小生灵不仅是捕鱼高手,在古代还当作美满婚姻的象征:“结伴的鱼鹰,从营巢孵卵到哺育幼雏,它们共同进行,和睦相处,相互体贴。”唯其温和,它们才受操纵,成了渔民们敛财的工具。

“土地财政”之“阳宅70”,动辄楼面价多少多少钱平米,吃相亦或官相委实难看,就在笔者写此文之际,调控与摇号之类造势造得不亦乐乎的某二线城市,人均月工资8000光景,拆迁地块竟然拍出楼面43929元天价的地王,估计房价要奔着6万7万甚或8万平米而去。难怪许教授要危言耸听:“ 房价恶性上涨,结果就是大多数人买不起房子,后果也很严重,可能导致群体事件和政局不稳,因此,房价可以涨,但是不能恶性上涨。政府必须对涨幅有所控制,同时加强保障房建设。让最穷的人,最有革命性的人,在郊区有个小房子住,免得他们起来闹事。”

孰若“空气财政”?

以环保的名义行事,既财源茂盛,又堵住非主流意识经济学家许小年博士的臭嘴:“(当年)日本没有土地财政,泡沫破灭就破灭了,而中国政府严重依赖土地财政,所以一直在保泡沫,随着房价暴涨,不断推高物价,造成制造业退潮,最终走到了产业空心化的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空气财政”逼刚需不得不就范之际,要把握好“胸闷”与“窒息”的生理学界线,其“脖套”之“掐”或“卡”的程度如何避免松之一分而“‘鱼’功尽弃”,紧之一分而“杀‘鹰’取‘鱼’”, “治大国若烹小鲜”,这不啻一门“牧民”的学问!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现有1条评论

  1. 南瓜说道:

    土地财政是分税制后兴起的,是地方政府应对事财不匹配的一个手段,从现在结果来看,当初朱中堂的所有改革都是不利于人民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