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励行:985学霸坠楼,象牙塔不为所动

  ·  2018-04-05

近来,西安交大某博士和武汉大学某硕士的坠楼事件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理由是学生忍受不了导师的“奴役和压迫”,选择轻生,成为象牙塔下的亡魂。

吸引人们关注的,除了新闻中爆出的噱头,如女导师劝男博士跟女友分手,男导师让硕士生下跪叫爸爸,校方消极而和稀泥式处理舆情的态度外,大概也跟西安交大以及武大两所名校的光环以及社会逐渐固化的“寒门再难出贵子”论相关。

(1)

据教育部数据统计,2018年考研报考人数达到238万,较2017年201万,增长18.4%。那么多人考研,绝非是我国突然多了那么多热爱科学的年轻人,背后其实是中国社会分工专业化需求的不断上涨。普通人为了谋求更加稳健的社会竞争力,只能逼上梁山,读研读博。

我认识一个从事服务行业的朋友感慨:“现在钱越来越难赚了,尤其是快钱。”我说,“不会啊,中国这么有钱,GDP世界第二,奢侈品消费世界第一。”后来一想,还是专业化分工的问题。你值多少钱源自你能干多少别人干不了的事。日本早乙女哲哉是天妇罗之神。56年来坚持只做天妇罗一道菜,如今已是炉火纯青,无人能及,他成了这个行业无可替代的“神”,专业到了极致。而朋友所做的服务业里面大有可替代他的人,所以他觉得钱难赚了。

(2)

专业性需要培养,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早乙女哲哉先生这样的耐力。中国目前的大环境逼迫你必须要成功,除非你是富二代,你必须抓紧成功,越快越好,不然举步维艰,众叛亲离,这才是赤裸裸的中国现实。所以更多的人只求速胜,涓涓细流很美好,但是等不及。最好的方式是卯足精神,花上三年五年拿个高等学历。

倘若读研、读博,拼高学历的路上也遇到几头豺狼吃人的险事,必然人人自危,让人绝望,不知所然。

我不否认大多数教授、老师是十分高风亮节的,从他们身上你不只能够学到专业技术,更能在科研精神、人格培育的层面提炼自己。我见过好多老教授真的很可爱,他们显然是不容于世俗的理想主义者,不善言谈,沉默的干自己的事。每天早晨六点钟起床,裤兜里揣着一块古董级收音机,放着戏曲或者上世纪的流行歌,绕着学校的湖吭吭哧哧的跑步。从外表看,他们跟平凡的老头、老太太没什么区别。可如果跟他们深谈下去,你才知这位是毕生钻研引力波的专家;那位是在国际上率先提出将机械振动力场引入塑料加工成型的全过程的学者。

(3)

可学术当然也能吃人。梁启超远在20世纪初就在面向青年人的演讲中谈到“智慧必须跟品德共修”的说法,否则学问越大,对社会的危害越大。

文学以及影视作品里学者吃人的事件更是数见不鲜。《玫瑰的名字》里最后的恶魔是德高望重的图书馆馆长,《沉默的羔羊》里的吃人恶魔是心理学博士汉尼拔……

那么利用职务之便,以权力压迫学生至死的教师似乎便有了范本。

导师跟师德是两回事,当一个人丧失了其身份上的德行,我们便应该按照本来的姓名来称呼罪人,要撇开导师的身份。诚如《变形记》后面,当格里高尔·萨姆沙已经死去,小说立刻从第一人称转为第三人称:“父亲”成了“海尔曼先生”。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