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官殇

  ·  2018-04-01

屈原作《国殇》; 国殇者,为国而死于战场的人。笔者曾套用写《书殇》;书殇者,为书而“死”于学术名利场的人。今因故撰《官殇》;官殇者,为官而“死”于权术名利场的人。官殇之殇,意为不能自圆其说而尴尬而失信于民之属。

“房子是用来住的”,这是必须用嘴大声喊出来抑或用笔使劲写出来的,否则有违中央精神而丢了乌纱。百度检索一下,你会发现,目下各地方政府官员及其掌控的舆论工具高频率的高调里肯定少不了这一句。杭州市住保房管网2018年3月30日有一篇名为《杭州加大房地产市场秩序监管力度》的消息:“‘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必须保障购房者的合法权益,才能实现房地产市场健康稳定有序发展,才能实现百姓住有所居。杭州狠抓工作落实,扎实有效开展监管工作,房管、公安、物价、市场等部门联合出击,集中查处了一批开发企业和中介机构违法违规典型案例,并进行公开曝光。”

“地是用来卖的”,这是必须牢记于内心深处的,否则有失“为官一场,政绩一方”的“入场卷”而名落孙山。《新京报》2018年3月30日有一则题为《50个城市卖地金额涨66.3%,房价能降多少?》的新闻:“卖地金额最高的是杭州723.68亿元,同比上涨199%,其次北京573亿元同比上涨253%。土地市场从金额看,热点城市开门红,包括武汉、福州、广州、郑州、重庆、济南等29个城市卖地超过100亿元。”

将土地与房子的关系以面粉与面包的关系来比喻实在是因为担心大多为党校学历的地方干部们不明白房价暴涨的原委。窃以为,这是低估了“特殊材料做成的人”的“特殊”性。

“特殊”之人对一件事既可以作价值判断,也可作事实判断。

所谓价值判断,是指某一特定的客体对特定的主体有无价值、有什么价值、有多大价值的判断。作为价值判断凡事“看利弊”,一如孔孟儒家学说重在好与不好。

所谓事实判断,是指一种描述性判断,即关于客体实际上是什么的判断。作为事实判断凡事“看对错”,一如韩非子法家学说重在有用与没用。

为人处世价值判断与事实判断皆不可少且各取所需者每每系官场高手——

有时为了面子,站在大众民生的基点上用价值判断:“房子不是用来炒的!”

有时为了里子,立于个人升官的视点上用事实判断:“地是用来竞价的!”

有人说:“顾及国家利益的人往往是做事看对错的人。”

愚以为,应当讲:“在非选举文明的国度,顾及国家利益的人往往是做事看对错的人。”

时下中美贸易战正如火如荼。质言之,这场可能两败俱伤的恶斗涉及对财富的经济学定义的两种不同认知。基督教徒苏小和的《多年以后我们会感谢川普的贸易战》中有一段值得善良的人们思考的言语:“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曾经就财富的性质进行了缜密的表述。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战之所以挥之不去,是因为人类对财富概念的理解有误。亚当·斯密认为,所谓财富,就是指满足消费者生活的日常消费品。一个国家发展经济的目的,是为了让每个人的生活得到改善。但有非常多的国家并不认同这个观点,他们认为财富就是指国家有很多存款,亚当·斯密称之为‘纸面上的金银’,现在的概念叫做外汇储备。”

事实上,这个世界确实存在着因大多数人利益而“藏富于民”与因少数人利益而“藏富于国”的两大阵营。

平心而论:人们做事时,价值判断与事实判断理该不可或缺。原因在于:人既是社会存在物,又是自然存在物;既具主观性,又有客观性。

可悲的是,“官殇”常常将其割裂而弃逻辑思维之矛盾律与排中律如敝帚,说一套,做一套。

就此而言,一些地方政府不注重人的主观存在而大肆制造房奴而民怨沸腾,只讲究眼前客观现实的GDP而过度依赖“土地财政”而杀鸡取卵,诸如此类,亟当引起“观人风者”警觉而忧心忡忡 。

如何使“小河有水大河满”或曰“民富国强”,从而避免“国富民穷”;当由如何将价值判断与事实判断有机结合,从避免“两张皮”而还民以基本居住权思考起!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