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闲侃李敖之“死”

  ·  2018-03-20

李敖“死”了,2018年3月18日上午10时59分与世长辞,享寿83岁。

“人生自古谁无死?” 文天祥问了等于没问;死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最公平的:无论贫穷与富贵,无论强权与弱势……至于“留取丹心照汗青”,则不然,似有讲究。

有评论家说,《过零丁洋》尾联以“人生自古谁无死“与”留取丹心照汗青”自问自答之磅礴的气势、高亢的情调收束全篇,表现出前无古人的民族气节和舍身取义的生死观,致使全诗由悲而壮、由郁而扬,形成一曲千古不朽的爱国主义壮歌。”

“有人”如此说,必然“有人”不这般讲。窃以为:不要奢谈”爱国主义“,文天祥之“死”,既有民族英雄的一面,也有家天下奴才狗的一面。

由于李敖之死,笔者竟然有了个荒唐的念头:杂文家的“死”相!

李敖罹患脑瘤,病痛之时仍不改幽默风格而面带讥讽之色,当护理师出于检测之需让他说出自己名字,竟然答以“我叫王八蛋”。

看来,台岛的李敖与大陆“跳楼”的原《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徐怀谦及“自缢”的原《求是》杂志副主编朱铁志的抑郁性格完全不一样,同为杂文家,他绝不吞吞吐吐以“春秋笔法”,而是“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以至于口无遮拦。

且看狂人李敖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生平有两大遗憾:一是,我无法找到像李敖这样精彩的人做我的朋友;二是,我无法坐在台下听李敖精彩的演说。当我要找我崇拜的人的时候,我就照镜子。我常常怀疑我是小人物,因为我常常忘记自己是大人物。”

“我骂人的方法就是别人都骂人是王八蛋,可我有一个本领,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

“我相信法律,却怀疑法官。”

“台湾关着门这么小,以前被蒋介石骗,现在被民进党骗,但以前人们还可浑水摸鱼,现在年轻人连鱼都摸不到。”

“蔡英文太笨……美国会像台果汁机一样榨干台湾,最后把台湾卖掉”

……

李敖毫无顾忌于曾几何时盛行的“敏感词”居然没有被蒋介石、蔡英文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太幸运啦!尽管国民党与民进党势不两立,但在放李狂人一马上倒是不约而同!

李敖”死“后第二天,中国台湾网有消息说 :“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当局‘文化部长’郑丽君表示哀悼,称将呈请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明令褒扬。郑丽君声称,李敖是著述等身的作家及评论家,是对抗威权体制的一代文人。”不过,这种宽容背后的选择性还是颇为明显的,凭《乡愁》誉满大陆的余光中去年12月辞世,至今未获蔡英文颁发“褒扬令”, 岛内作家张晓风认为:“余光中没获‘褒扬令’,跟管中闵迄今还没当上台湾大学校长的理由一样,‘都是政治不正确’。余光中没拿到‘褒扬令’,不是他的损失,而是台当局和社会的损失,‘历史会给他一个肯定’。”

为此,由《人民日报》、中央网信办批准,人民网和《环球时报》共同投资设立的环球网针锋相对而“有话说”,新闻标题尖刻地拟为:“蔡英文欲被邀请为李敖颁褒扬令,网友:别污辱大师!”

世界真奇妙,奇在偶然性,妙在必然性。

李大师被阎王剥夺言论权的当晚8时,恰巧从邻邦传来消息:”俄罗斯总统选举落幕,在已统计的8成选票中,现总统普京得票率达到了76.1%,所得选票已过半数,普京第四次执掌克里姆林宫已成定局。”

倘若李敖能多活几天,不知其是否会“死”前再“李敖有话说”一番?

不得而知!

好在“死了胡屠户,不吃带毛猪”,本文杀青之际,碰巧大陆杂文家鄢烈山于微信朋友圈分享蔡慎坤先生的精神食粮——

“一个人的选举赢了又如何?”

好极了,仅此标题活画出“自娱自乐”之政治生态,便足以证明——

李敖虽“死”,但杂文不“死”!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