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耻说“阳痿”

  ·  2018-03-18

编辑注:本文撰于2010年8月31日

李敖的儿子放弃台大要上北大了,这对北大应该是有压力的。

据说17岁的李戡在其新书《李戡戡乱记》新闻发布会上说:“我用了6个多月的时间完成这本书,出书就是要痛斥台湾教育的荒唐,要一刀砍断台湾教科书想在我脑袋里塞进的垃圾,再一刀砍断整个岛屿想包围我的窒息窝囊。”“对于教育体制咬咬牙熬过去就算了,但是教科书的内容扭曲,会影响学生日后的判断和处事,那就是祸害,是一辈子的事情。”

不过连狂妄的韩寒都不放在眼里的狂妄的李戡在该明理的地方还是比较明理的。当台湾记者问出“北大会不会成为理想之所,大陆的教育环境能否适应”这个具有“挑逗性”的敏感问题时,李戡回答得很干脆老练:“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会入乡随俗。”

“入乡随俗”好。

“有其父,必有其子”,好像好像李敖先生!

曾几何时李敖经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刘长乐安排之“李敖神州文化之旅” 在大陆的北大、清华、复旦的三场演讲,笔者的感受是:“基本保持风格,但言语有所收敛,‘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 记得还特撰《从“屁股移位”与“脑袋搬家”想到“权势良知”》一文聊作“纪念”。

嗣后想来,对人不能太苛刻,尤其是有媒介从业人员之无知无识言“李敖在凤凰卫视的节目‘李敖有话说’应该改成‘李敖无话说’”,实乃将人当成神之荒唐语。

近日浏览回归“主流声音”的“凯迪”之“猫眼看人”,一则帖子吸人眼球——“李敖痛批美国,不满毛泽东只上一次《时代》封面”,大概意思是——最近李敖上海行,言词中完全不隐藏他个人对“美帝国主义”的厌恶。29日,李敖公开以“美国祸害了全世界”,来传达对美国掌控主流媒体,以及对中国大陆待遇不公的批判。他请儿子李戡发给现场媒体每人一份文件,在这篇“我写《阳痿美国》”文中,李敖发表了他对美国的看法。李敖说《阳痿美国》预计9月1日发表,他花了2年撰写40万字、600页来说明美国帝国主义的可恶。李敖说,美国掌控了主流媒体发言权,《时代》杂志每年选出各国影响力人士,杂志封面以美国前总统尼克松为封面人物64次,毛泽东只1次,次数悬殊是很荒谬的。李敖解释称,“阳痿”是医学上的名词,他把他当动词用,美国这个绝症很邪门,他得了政治上的“强阳不倒”祸害自己与全世界。他最后说,“勃起台湾、挺进大陆、伟哥世界”,不必阉割美国,而是要“阳痿他”。

在中美关系近来因了朝鲜核查因了航母黄海军演因了南海军演……稍稍陷入僵局之际,“李敖有话说”。

尽管是趁着送儿进京上学抑或游上海世博,顺便而恰到好处地说说该说的话。

李敖性格特异独行颇为率真,《李敖快意恩仇录》中有一章“宣淫记”,记载数十年性史与性经验,中有名言:“心带给人痛苦,屌带给人快乐。神父的错误在用心去快乐用屌去痛苦,所以只有和尚同情他。”就此而言,有人以为“ 阳痿美国”语言粗鲁,实在是一种之于“嬉笑怒骂”的误解。

1971年3月19日台湾当局以“预备以非法之方法颠覆政府罪”判处李敖十年徒刑,后遇蒋介石“驾崩”改为八年六个月。

客观地讲,李敖是个民主斗士,台湾的民主化进程里有他的丰功伟绩,其无论如何值得人们“高山仰止”。

民主是个好东西,好在它能公正公平正义,还人以人之本真。

手头有一则台湾媒体的报道:“蒋介石曾孙蒋友青27日晚上陪女友在台北市天母商圈摆地摊,警方接获‘乌龙’情报,以为他购买大麻,盘查后才知道他是蒋家第四代。”

假如蒋公在世,依然“一统天下”而“报禁”(“限证”、“限张”、“限印”)……蒋友青照眼下时髦之“官二代”类推应该是飞扬跋扈之“官四代”。

凡事得有个度,即便对付专制,台湾做得太绝情。

“李敖二世”李戡到“首善之区”读书,一定会得知蒋氏之死对头毛公唯一的孙子毛新宇为少将军衔,他不仅是目前中国最年轻的一位将军,而且是第一位“70后”少将。

你别说美国还真“阳痿”,根本不用你写书指津就众所周知——当年里根在总统任上,儿子竟然领救济金;当年小布什的两个女儿不到法定年龄饮酒,居然被执法警察拘捕……凡此种种令华夏舆论一片“鹊起”,以为“笑柄”。

日前,李敖“内举不避子”,在赞扬了儿子的同时“不无所指地建议此前与李戡有‘误会‘的韩寒‘要扎根’,要有更多知识基础。”

应该说这番话是语重心长的,点中了韩寒的软肋。

不过韩寒亦算得上“一盘菜”,可谓“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他初出茅庐之作《杯水窥人》有言:“中国人向来品性如钢,所以也偶有洁身自好者,硬是撑到出生后好几十年还清纯得不得了,这些清纯得不得了的人未浸水,不为社会所容纳,‘君子固穷’了。写杂文的就是如此。《杂文报》、《文汇报》上诸多揭恶的杂文,读之甚爽,以为作者真是嫉恶如仇。其实不然,要细读,细读以后可以品出作者自身的郁愤——老子怎么就不是个官。倘若这些骂官的人忽得官位,弄不好就和李白一样了,要引官为荣。可惜现在的官位抢手,轮不到这些骂官又想当官的人,所以,他们只好越来越骂官。”

说的是“写杂文的”,不尽然,太片面;说的是“骂官又想当官的人”,也不尽然,太偏激。

盖因“韩寒算老几啊?他连大学都考不上,连大学都没有念过,这种没念过什么书的人,我估计他也没读过什么经史子集,是只会玩赛车的人。”

我们的社会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明,我们每一天在真切地体会到清明给我们带来的愉悦。但毋庸讳言,政治清明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有层次的,是无有穷尽的。我们的国家为了永久之“和谐”正在努力。

生理“阳痿”并不可怕;麻烦的是遭遇强势后有文化底气的文人特别是杂文家的心理“阳痿”,或曰“精神阳痿”。

纵然有时“阳痿”并非简单的个人过错。

耻说“阳痿”!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