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川:留守女童为何频遭性侵

  ·  2012-04-30

留守小姐妹屡遭附近村民强奸;禽兽老师数年性侵多名小学女生;6岁女童被母亲同事强奸……过去三年,逾2500名女童被性侵害,其中近半在14岁以下。而且,性侵女童者65.74%是熟人。(4月24日《广州日报》)

广东三年间逾2500女童被性侵,面对这样的新闻,相信每个心存柔软和良知的人都会愤怒,也会感到莫大的沉重。那些伸向女童的魔手,真是禽兽不如!在谴责之余,我们也该追问,这些女童为何不幸沦为性侵对象?

报道说得很清楚,从家庭因素看,家长无力监护或长期不尽监护职责,女童因没有得到家庭的庇护和教育而易遭侵害。其中两种比较典型的情形,一是父母外出打工;二是家长忙于工作。是的,这些被性侵的孩子几乎有一个共同的标签——留守女童。一说到留守,便让人愁肠百结,黯然失态。多年来,关于留守儿童已经发生太多的揪心悲剧,从留守儿童的意外死亡到留守儿童的心理暗疾丛生,从不少留守儿童由于种种缺失长大后成为少年犯,再到这些留守女童被性侵,可以说,留守儿童已经到了非关注不可的地步了。

如果这些孩子在父母身边,而不是被留守,她们被性侵的可能也许就少一些,她们的安全系数也许就高一些。但是,对留守儿童来说,依偎在父母身边是一个多么奢侈的梦想啊。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工,往往没有条件把孩子带在身边,这牵扯到太多难题,比如教育。把孩子留在爷爷奶奶身边,是不得已的选择,而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往往没有精力更好地照顾或保护好孩子。

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聂茂说过:“农民工的来去,仿佛一场洪水,洗劫乡村的一切。被洗劫后的乡村到处都是孩子,也只有孩子。某种意义上,孩子仿佛一群被潮水抛到岸上的小鱼,让人感觉到危险、窒息。”留守孩子就是孤立无援的小鱼,因此他们常常遭遇伤害,比如性侵。更可悲的是,遭遇伤害之后,他们不敢声张,调查显示,不少女童遭受侵害后,或因年幼无知、或因耻于诉说、或因受到威胁,而不敢及时报案或告知他人。不少加害人因为没有人报案、或者因为报案不及时未得到惩处。

每一个孩子都有健康成长的权利,成人有义务让孩子免于伤害。对那些留守儿童来说,他们不只需要道德悲情,更需要制度保障,需要成人用良心、用责任为他们编制一个安全的环境。

就目前而言,让孩子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是最好的选择;而城市化进程的突飞猛进,恰恰最先牺牲了这种亲情。城市发展中浸透了农民工的青春和血汗,何尝没有留守儿童的泪水与痛苦?无论是老无所依的农村留守老人,还是失去父母怀抱的留守孩子,他们也是城市发展的贡献者和牺牲者。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他们失去了怀抱,失去了温存,失去了正常的教育与关爱,这对他们的一生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若干年前,就有学者忧心忡忡地称,“‘留守儿童’迟早会成为一个难题,传递到社会的每个部分,并引发新的症结。”如今看来,可谓一语成谶。孩子伤不起!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我们有责任聆听他们的心跳,制度有责任使他们不再折翼。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