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然:治病的药方还是致命的药方?

  ·  2018-03-15

网络成了提供包治百病药方的平台。人们可以在网络上找到自己需要的各种资讯,只要不涉及到国家安全和国家机密的话。人们求助什么,网络上就能提供什么,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都是如此的均衡,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再加上大数据推送和人工智能,所有人都会感觉生活更舒服更便捷,不过空虚和无助也随之而来。有趣的是,愈是空虚和无助,人们愈离不开互联网。空虚对空虚,导致正需和刚需。

网络提供包治百病的药方成本低。只要有点病,人们首选的不是医院,而是互联网。互联网不能治病,但互联网可以提供治病的病理、机制、原因、方式、方法。互联网可以通过标题党的方式告诉人们不吃药可以包治百病。运动治百病,呼吸治百病,吃菜治百病,喝水治百病,各种各样的保健品治百病,一个小药方治百病。在饭桌上吃什么补什么,吃鱼头猪脑补脑,吃猪腰鹿鞭补肾,吃个白菜也能清肺。生活处处是药方,生活处处是药品。人们迷信药方,迷信补品,所有的食品都是绿色大补丸。过去穷人吃的野菜成了富人的健康生态食品,这也算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互联网如同华佗再世、本草纲目,没有什么治不了的病,这种省钱省力的市场自然广阔。

网络提供包治百病的药方源于看不起病。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看不起病又担心得大病是常态。中产阶级实在是房子中产,还套着大量贷款,得一场大病瞬间变成穷人,还不如个贫困的农民,贫困的农民至少还有土地做保障。能到国外看病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国人别说到国外看病,就是在国内看病,也会看出倾家荡产、血本无归来。

寻求包治百病的药方有着历史传统。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打鸡血,九十年代练气功;二十一世纪上互联网,通过互联网知道长寿村,都是咋省钱咋办。秦始皇寻求长生不老药的传统一直延续着,且能自我繁殖。只要能活着,总比死了好,多活一天是一天,多活一天就得寻包治百病的药。有趣的是,国人吃了太多有毒的食品,可能早就百毒不侵,只是人们没有意识到而已。

饭桌上人们吃的不是饭而是药。现在生活一好就敢叫日月换新天且换了人间,过去要饭的,也不再要饭而是要钱。要钱也现代,用的是微信,扫一下微信,钱就到了要饭人的手里。要饭也改换门庭,或者叫乞讨人员,或者叫拾荒人士。给要饭人以饭吃,是对要饭人的人格侮辱。过去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现在是大观园里的人们进刘姥姥家,皆大欢喜。

科学在中国成了神。自五四运动以来,人们就举起了科学与民主的大旗,举着举着就举不动,再举就腰也疼肾也虚,浑身冒汗,头晕眼花。科学这个东西,在高歌猛进入中国的时候,人们终于看到科学大神能解决很多东西,人们对科学进行膜拜。只要有人说,这是科学,立马有人不再言语。人们可以喝令三山五岳开道,却不敢喝令科学。科学的本质是怀疑批判,到了中国就成了信仰。

互联网提供的药方都打着科学的名义。药方如果没有科学当垫底的,谁都不信。有了科学做垫底的,又谁敢不信。即使官方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保健品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骗人的,人们也仍然去买,何况官方宣称的又不一定是科学,那就尽量买,努力吃,吃不好,吃出精神病来也是不错。没有精神痛苦的人,也就没有病。人们对科学的盲目信任和盲目不信任,其实都是被科学绑架,犯了科学上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来源:on.cc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