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为民请愿”与“同病相怜”

  ·  2018-03-08

人大与政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耀眼的双子星座,可以说,没有抑或离开了人大与政协,“特色”就无从谈起。由于国情关系,时下代表与委员的参政议政还很难做到上海市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民建上海市委副主委彭镇秋曾在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一般不提,提不一般”。

事实上,只要是“为民请愿”,说到了点子上,且为民众热点问题,无论是“不一般”之大事还是“一般”之小事,都能体现代表与委员们的水平。即便“一般”到鸡毛蒜皮的小事,譬如有关兰州“牛肉面限家价”的底层民生问题,也未尝不可。

“为民请愿”历来是知识分子的癖好。古代读书人的抱负是要以天下为己任,为国(帝)分忧,为民请愿,并且皇帝也确实会礼遇和尊重他们。从这个角度说,为国(帝)为民,有一个孰为先的问题:是因了“为国(帝)分忧”,而“为民请愿”,还是因了“为民请愿”而“为国(帝)分忧”。先后不同“为民请愿”的含金量也就不同。含金量是公心与私心的“试金石”。范仲淹是个贤哲,但其“居庙堂着高,则忧其民”与“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说到底,不过是为皇帝老儿研制专制“高压”状态下的“减压阀”而已,离“社稷为重,君为轻”与“民贵君轻”的高尚公心相去甚远也哉!

时代不同,环境迥异。目下的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虽然继承了古代士大夫阶层之精英“为民请愿”的传统,但是民主与专制社会毕竟两重天,同一概念,内涵不一,绝不能相提并论。

当然,既然是传承,总会有藕断丝连点。窃以为这藕断丝连者,便是公心与私心。日前目睹某省级医院门诊手术室(俗称小手术室)发生了这样一幕闹剧:一年轻女子陪伴婆婆来做膀胱镜,手术医生还没到,手术护士出于关心,说:“如果做软镜,器械已消毒完,马上可以做;如果做硬镜,器械还在消毒,要等一会儿。”那年轻女子陪客一听将病历啪一声摔在桌上,厉声道:“这样专业的问题你问我?” 手术护士见状就和颜悦色地说:“那么等医生来了再讲,请您按医院规章制度到手术室门外去等候,门外也有中央空调。”而那年轻女子陪客则咆哮道:“我偏要在这里等。”在未获准的情况下,那年轻女子陪客不听婆婆劝说,电话唤来丈夫多次冲进手术室重地闹事。此时在相隔一个胡同的大手术室门外等待病人开刀的一中年女子陪客闻声赶来看热闹之余,不分青红皂白,突然大喊一声:“我是人大代表,我看不下去,我要检查你们的行风,我要质询你们(大意)!”引得人们刮目之际,其愈发来劲了。

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都有可“单独或集体进行视察”的视察证,然而无论检查,还是质询,都应在密切联系基层群众,深入了解社情民意的基点上显示参政议政的水平,切忌“同病相怜”,于冠冕堂皇的公心外表里隐藏着一颗私心。

“同病相怜”作为一种心理状态,对于弱势来说情有可原;对于少数强势的“两会”代表,毫不刻薄地说,是一种扭曲心态。我们不妨模拟一下这位作为人大代表的中年女子陪客的内心世界:“往日里领导见了我也得面带三分笑,今儿个与平头百姓一般被挡在门外受冷落,他们不知道我是……得想个法子让他们晓得,好啊,机会来了,你们竟敢如此对待与我一样处境的人,我是……”你别说还真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意味,只是这种怜悯缺少了白乐天那份同情下层民众疾苦的真情实感。

“为民请愿”,“请”的是哪门子“愿”?“请”的应该是在公正公平正义前提下具有普遍民意倾向的“愿”(即能最大限度地反映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声)!否则代表民意的人大与政协制度将会失去真正的民意,庄严地履行职责让人误解为“同病相怜”式的帮闲。

笔者担任政协委员业已第十一个年头,伊始每听有人大声吆喝:“我是……”常常热血沸腾,时间久了,目睹有的人假借民意,动辄拿出视察证,有时连自己开车违章亦如此这般一番,那种感觉就全然没有了。

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是人不是神,也会有私心杂念,一旦非理性的喜怒哀乐占了上风,就不要理直气壮地亮出你的身份。公权私用滋生于民众信赖的人大与政协制度内,该是腐败的极致:盖因糟蹋了原本就弱不禁风的民主制度,泯灭了草民布衣渴望真民主的最后一线希望。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