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场所禁烟,为什么难?

  ·  2018-02-22

作者:白天

来源:FT中文网

河南的“电梯劝烟”事件,终以劝烟者不赔偿暂落帷幕,但也紧跟着发生了几起因劝烟导致的冲突事件。这又把公共场所禁烟再次推到了公众面前。

新闻总是推陈出新,很快就被新的新闻覆盖。包括热度在的几天,公共场所吞云吐雾的照样大有人在。

在很多人眼里,依然认为抽的是自己的烟,祸害的是自己的肺,与他人无关。另一方面禁烟令也还是钉在墙上的条款,具体执行太难,公共场所禁烟也离我们还远。

有人说老人摔倒不敢扶,是因为有人扶了摊上了官司和赔偿,这次改判无需赔偿,会不会让更多的人站出来对吸烟者说不呢?

不乐观。

我因为工作原因出差非常多,选择高铁出行并不仅仅是因为快速,还因为禁烟。但是中国普通列车就不一样了,列车的交接处有专门设置的吸烟区,可以说对烟民非常“友好”,但行驶中的列车,冬季要保暖夏季要降温,几乎也是密闭的,吸烟区产生的大量烟雾,会从这一区域蔓延至两旁的车厢,不管是儿童还是老人甚至孕妇,都无一幸免。而且你还无法去劝阻,因为那明明白白挂着牌子:吸烟区。

密闭环境里的烟民是最让人头疼的,包括出租车、饭店、电梯甚至医院。

出租车师傅还好,为了生意,只要你提出,大多会默不作声把烟掐掉。但是在其他区域,你的劝阻很难有人搭理,遇到脾气暴的,骂人都是轻的,因劝烟被打也不是很新鲜。他们有一个奇怪的逻辑:大多是为什么别人都不说,就你事多?

大环境下的默许,会显得要求他人尊重法律非常怪异,哪怕是你的正当权利。

其实,吸烟者遇到劝阻表现出彪悍的同时,未必心里不清楚,公共场所吸烟是不对的。对劝阻者的辱骂甚至殴打,一方面是被当面戳破的恼火,另一方面也是建立在对方的反击能力弱于自己的前提下。

如果说这些陌生人组成的公共场所环境下,劝阻会存在暴力风险,那么熟人环境下的办公区,禁烟仍然是一句空谈,就显得很有中国特色。

几天前参加的一场会议,无烟会议室的标牌醒目且多,四个角都有,但与会的男同胞们可能眼睛都不太好。会议的组织方甚至拿出了数包香烟满桌子孝敬,如同烟雾弹爆炸的会场,令一位感冒还没好利索的女士不停咳嗽,没有人想起来询问一下,或者把烟掐了,似乎吸烟是会场的配套,那写着无烟会议室的牌子是给谁看的呢?

尤其是爱吸烟的领导在场时,目前的国情下,是谁,有什么样的精神支柱去把领导嘴角的烟夺下?

办公室里的烟民,也习惯把反对者的声音理解为针对个人。但对于格子间的办公环境来说,只要有一位烟民的存在,就能把整个格子间变的入木三分。上级抽烟不好制止,同级之间的劝说也并非马上见效。

曾和一位烟民同事相邻办公,他的键盘甚至都被烟灰堵的不能操作,桌子上常年放着黄渍的矿泉水瓶,里面上下浮动的烟蒂好像一场祭祀仪式。

但只要有人提出把烟灭了,你就会被贴上不合群、事多的符号。

人都是害怕被孤立,也害怕被标签化。

一位备孕的女同事,终于提出抗议,却被嬉笑搪塞,最终在一次被熏得眼睛流泪嗓子发痒之后大爆发,丢了他的烟蒂瓶子,扯掉了他的烟,引发了一场办公室混战。

坦白讲,如此的冲突可能仅限于同级之间,假如同办公室的烟民是直接上司,这种冲突都能直接避免掉,因为结果显而易见,胳膊拧不过大腿和小鞋不好穿的道理可能从小学就要被灌输,沉默并不是沉默者的通行证,而是你选择和大多数人站在一起的一款包治百病的灵药。

如果说,烟民们自私,对于别人的感受熟视无睹,也不尽然。看人下菜的根源还是在于在乎的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还是别人家的宅院。

公司的一位司机,以前是大大的烟民,现在却戒了,因为他换了一位女领导,极其讨厌烟味,哪怕是抽完之后身上的味道,在饭碗和烟瘾之间,也不是不可以选的嘛。

我所住小区的楼道,每到晚上就烟雾袅袅,后来楼道的走梯里又发现了烟民放置的烟灰罐,看来是准备长期在楼道里奋战。

那么问题来了,烟民也知道在家抽不好,楼道为什么就成了公共烟道呢?

因为家是自己的,楼道是别人的。

等待居民素质提高来实现禁烟,就是一句空谈。可以把公共空间想象成一列火车,普快和高铁对烟民的不同态度,就在于高铁上吸烟罚500-2000并追加治安处罚,烟民也是可以忍到停靠站,你看,禁烟也不是实现不了,缺的只是一把和坏习惯说不的利剑。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