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敦楼:重要的是提升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

  ·  2017-12-17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发生,再次引起社会对幼儿教育的关注。人们对现时幼儿教育不满,对幼儿园“管理不善”,“教师整体素质不高”等责备较多。一些地方的少数幼儿园出了问题,地方政府就像救火似的立马全面动员整改。虽然采取了一些应急或“补救”措施,但有一个最根本性的问题,即作为幼儿教育主体的教师,他们的生存与工作状况如何,职业幸福感怎样,这支队伍建设存在哪些突出问题急待解决等则受到应有的关注并不多。人的问题没得到根本解决,“应急”、“补救”只能是暂时的,类似事件还会经常出现。

人民网记者最近采访调查了东中西部三座城市的一些幼儿园,并在12月5日人民网发表了题为《探访3地幼师:压力大 收入低 最怕孩子在园内出事》的报道,读了让人很受启发,感到解决当下幼儿事件频发务必要十分关注幼儿教师这一群体的工作与生活状况,把提升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作为更为重要的事来抓。

所谓职业幸福感,即一个人从事某一职业感到快乐、安全和满足的精神上的一种体验。一种职业让人快乐和满足,既有精神上的获得,又有物利上的享有。心中存有职业幸福感十分有利激发人的工作热情和工作潜能,主导一个人完全是出于自愿和自觉做好本职工作。出于这样的道理,结合目前幼儿教育的实际状况,关注和提升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我们是否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事。

一要确保和进一步提高幼儿教师的工资收入待遇。据专业机构调查,同样是本科生,入职起始年工资,幼儿教师比其它行业的本科生要少好几百元。2016届“幼儿与学前教育”职业类的本科毕业生,毕业半年后的月收入为3504元,比全国本科平均水平低872元。占相当比例的民办幼儿园除少数“贵族幼儿园”的教师工资相对高一些外,其它大多数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水平比较低。三四线城市的幼儿园,尤其是乡镇幼儿园教师工资收入也只有两三千元,经七扣八扣真正拿到手的已很少。这点工资收入远不及当地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从事幼儿教育的教师大多是年轻人,开销比较大,这点收入怎能保障他们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他们的职业幸福感又从何而来!

二要按职业门槛标准要求大力充实幼儿教师队伍,把幼儿教师的工作负担减轻到合理的程度。用有些幼儿园负责人的话来讲,做幼儿教育工作学历不一定要求有多高,有个大专以上学历足矣,关键是要有爱心和耐心,愿意吃苦和奉献,要从心底里喜欢这份工作。目前这样的幼儿教师占有一部分,他们是事业的中坚,但其数量很不够。特别在一些民办幼儿园,合格、称职的师资明显不足。随着二胎政策的进一步推进,合格的、事业需要的幼儿教师将更加紧缺。教育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在职幼儿专任教师有223.2万人,与在园幼儿的比例是1:19.8,就是说每一位幼儿教师平均要面对20个孩子,可见他们的工作量和工作强度有多大!不少幼儿教师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长期“精神高度紧张”,哪来职业幸福感!

三是进一步提高幼儿教师的社会地位,努力让幼教工作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首先要进一步加强幼教队伍的专业化建设。要严格实施幼儿教师资格制度。要克服“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做幼儿老师”的不良现象。技术职称和各种表彰荣誉要向幼儿教育倾斜。要增加幼教高级技术职称比例。现在常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关于教师的各种表彰,往往到公办小学这一块就截止了,对幼教特别是对民办幼教的各类表彰就很少顾及。这样做有失公平。同样是基础教育,并且是基础的基础,为何得不到同等的尊重与关注!

四是公办与民办并举,但还是要坚持以公办为主,建立起足够的体制机制保障。我国幼儿教育需求巨大,依据现有力量由政府完全包下来办幼教难以做到。因此,多年来我们实行的是“大力发展公办幼儿教育,积极扶持民办幼儿教育”的方针。不过,有的地方在具体的实践中存在不断缩小公办幼儿园办学规模,任性无序发展私立幼儿园的偏向。有的地方甚至把公办幼儿园出租或卖给个体老板办学。想做甩手撑柜,把幼儿园的办学主导权全部抛向社会。而且办学秩序较乱,有些民办幼儿园是无资质、无许可证运营。近几年,接二连三出现的虐童或体罚幼儿事件,大多数发生在民办幼儿园,这是令人深思的!因此,从长远来看,随着条件的日益成熟,我们还是要恢复到以公办幼儿园为主体的办园模式,允许存在发展的部分较高质量的民办幼儿园仅是作为公办幼儿教育的补充。幼儿教育同样是社会公益和服务性事业,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幼儿教师的各种待遇及社会地位在体制与机制上有保障,无后顾之郁,其心情和工作积极性是大不一样的,其职业幸福感势必油然而生。前几年,有人大代表提出把义务教育下延到幼儿教育,现在看来不无道理。

(作者邮箱: liudenglou@126.com)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