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主页 » 时评 » 梁文道:人肉搜索背后的网络暴力
字号:

梁文道:人肉搜索背后的网络暴力

作者:  2017-11-15添加评论  阅读24次

我不用微博,但是我有个马甲,我上去看上面有些什么小道消息、什么八卦、什么重大新闻、什么轰动的事件、什么种种的谣言流传等等等等,但是我基本上我不会在微博上面说话,也不用微博转发任何东西,我甚至连在香港能够用的很多大陆以外人流行用的社交媒体我都不用,比如说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这些东西我都不用,为什么不用呢?不是因为我瞧不起这些东西,也不是因为我不信任它们,更不是因为我觉得它们不重要,而是因为我觉得我是一个落后于时代的一个恐龙,我只是一开始还不太习惯,有点不适应,但不保证将来有一天或许我能够适应,我还不晓得。

那么于是我今天就想从这么一个并不适应这个时代的新的互联网带来变化,尤其是社交媒体Social Media带来的种种的革命变化里面,它产生了什么问题、什么挑战,我要先请大家注意我不是要批评微博,乃至于一切的社交媒体跟互联网上新鲜的工具,恰恰相反,我觉得它们很好、很重要,只是我们要关心它会带来一些什么以前我们没想过的东西,而那些东西我们是要去准备,我们社会准备好没有?也许我们没有准备好,我们大家每个人自己的心里面的构造想象准备好没有?也许也没有,但是不重要,我们现在要开始思想这个问题,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开始。

在场各位有没有人参加过任何的人肉搜索行动?有啊,我看到有人马上在笑,看来是有人肉搜索的行家在这里,那我们知道这几年很流行,对不对?很流行比如说忽然在湖南什么地方看到一个公交车上有个漂亮的小姐,然后网民们马上就说这是中国最美什么什么,那个中国最好什么什么,然后一天、两天之后大家就能够把他们的整个家世、背景、年纪、岁数,恨不得三围尺寸全部都罗列出来公布在网上。

这样的一种人肉搜索行动大家都已经觉得见怪不怪,觉得很能够适应。但是在我看来,在我这个落后于时代的人看待这恰恰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个世界是这样的。有很多大家都已经觉得很习惯,习以为常的事情它其实是很崭新的事物,它并不是一个很有传统、历史很久远的一个东西,而且我们今天大家都觉得很习惯、接受的一套想法、一些做法,其实只是十几年前在场各位很多人在你们年轻的时候,你们对这些事情的看法应该是跟现在相反的,但是它说变就变,这个变化是如何产生呢?让我继续回到人肉搜索这个话题。

如果人肉搜索只是为了搜出一个网上被人发现的美女、好人、善长人翁他的家世、背景那还好,但是假如这个人肉搜索是带有恶意的,想要攻击一些人的话那我们会怎么样?我们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这个例子非常有名,那么到现在已经是很多年就互联网问题的一些的书籍都必须要谈到的一个经典的案例,发生在韩国。

2008年还是2009年有这么一个女孩,她在韩国的首都首尔搭地铁,搭地铁的时候她还带了一只狗进地铁里面,理论上其实已经是不能带狗进地铁的在首尔,但是她带了,那是她的一个宠物狗。她带了狗进去也就罢了,她还让那只狗在地铁车厢里面大小便,也就是说在那个地铁车厢里面就看到这只狗拉了一地上。然后这个女孩她完全不理,完全没有兴趣要帮助这个狗,她自己养的狗拉下的这些东西去收拾一些什么,也完全不理会他人厌恶的目光跟眼神,然后其他人有人忍不住出身指责她,说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你的狗带进来已经不对了,它还随地大小便,你还不管,你不赶快收拾收拾,有的好心人就开始给她塑料袋希望她自己把它收拾好,她都不管,而且还反过来讥讽那些指责她的人,接下来到了她要到的那个站,她就扬长而去走了。

我们怎么可以知道这件事,知道这么清楚呢?这是因为有人就在地铁里面用手机把这整个过程拍了下来了,拍了下来之后就上网,上网之后大概不到一个星期,在全球范围流通这条影片,点击率这个视频是达到超过4000万,那于是这个女孩从此之后就有一个外号叫做韩国狗女。这个韩国狗女事件为什么会成为一个事件?是因为她还有下文,大家不只传这条视频,传的时候还会有评论,评论是评论什么呢?当然都是骂她,对不对?大家都在骂她。

后来网民们之中有人觉得开始觉得骂是不够的,要进一步的惩罚她,惩罚她的方法是什么呢?就是人肉搜索,比如说搜索出她的真实姓名,找出来了,找到了她过去在什么学校念书,找到了她在什么地方工作,甚至找到了她住在什么地方,她的家庭成员,甚至还公布了她整个家庭成员的地址跟电话,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面就有很多人打电话、写电邮到这个女孩跟她的家人的住家或者她们的邮箱,也联络到了这个女孩上班的那家公司。

再来发生什么事呢?就是这家公司就把这个女孩炒掉了,因为这是个公关灾难,所以她就失业了,然后她失业了在家里面躲着也不安宁,为什么呢?因为每天都有人打电话来到她家,一拿电话就用粗话骂她,她的父母不堪其扰,就搬家,搬到了另一个地方隐姓埋名,隐居起来了。她的姐姐也被人欺负,后来患上了忧郁症,这个狗女本人后来也需要接受精神治疗,因为她的压力太大。好了,我想请问大家怎么看这件事,会不会觉得这个女孩罪有应得?

我发现很多这种网上群体的在恶意的人肉搜索一个人,然后攻击这个人的时候网民们的常常有这个反应,就是觉得需要处罚她,因为她做错事了,她做了坏事,所以我们这么对待她、我们这么罚她是应该的,她是罪有应得的,罪有应得,因为她先做错事。但是假设我们今天处罚的一个人不是一个狗女,不是这么一个韩国的少女,而是一个比如说小学生抄袭,一个小孩子跟爸爸妈妈说谎,我们会不会用这样的方法去惩罚他们呢?这里面更重要的一个问题在哪里?这里面更重要的一个问题在于什么叫做处罚?

首先处罚这个东西在我们现在的文明社会里面大概有两种处罚,我是最粗略的讲法,各位,这是最粗略的讲法,一种是在国家体制里面用法律的形式去处罚一个犯法的人。另外一种处罚是社会上的非正式的,透过种种的社会规则来做一个处罚。前面那种很好懂,后面这种处罚是怎么样处罚呢?比方说我们刚才开始之前慕容(音)小姐说希望大家先关掉手机的声音。

那假如现在现场有一个朋友他不只手机没关机,手机响了,他还接了,接了他还跟那边说电话,说得越来越大声,有说有笑很兴奋,当然是因为我说的太沉闷我要负责任,但是这位小姐或者这位先生他这样子说电话骚扰到旁边的人,旁边的很不高兴、很不满意,于是就一起回头看着他、瞪着他,用一个愤怒的、鄙视的眼神看着他,这就是一种处罚,这是一种社会处罚。

所有这些处罚它都牵涉到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一个公正报偿的问题,什么叫公正报偿的问题呢?是这样的,法律上面还比较好讲,社会规则上面我们罚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不会说因为这个人他在看电影的时候大声说电话骚扰到其他的人,然后大家决定用刀,乱刀把他砍死,我们不会这么做,我们顶多鄙视他,为什么我们不用乱刀把他砍死呢?除了是因为我们不想这么暴力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因为我们觉得他只不过是在戏院大声说电话,用电话聊天而已,最不至于被人乱刀砍死,大家鄙视他就够了。

那么同样的在法律上面也是一样,我们说一个人犯法,犯了法的结果就是要惩罚,这个惩罚也应该是要有一个量化的一个恰当的问题在里面,就他犯了多少的罪,我应该给他多少量的一种惩罚,当然这是一个很大的、很复杂的一个理论问题,为什么?因为我们很多人在讨论罪刑跟施加于罪犯身上的处罚能不能够量化,这从来都是一个大问题,但是我们有一些根本的规则是人类大概都奉行的,那就是很有名的巴比伦法里面提出的一种等价观念,什么东西呢?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我们今天听说这样的一种古代巴比伦这个古文明国家,他们的法典居然是讲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时候大家都会觉得这个文明很残暴,有人打掉你的牙就你就要把他的牙打掉,有人弄伤了你的眼睛,你就要挖掉他的眼睛,我们觉得好像很残暴,其实不是,你要回看在那个年代,当时很多人他们彼此之间的报复是怎么样的报复呢?就是假如你打伤了我的牙,我愤怒,我就带领我的部族的勇士,我宰你全家,那才叫残忍,那才叫凶暴,所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相对来讲是一种对暴力的限制,是一种你犯了多少罪,我就给你一个等量齐观的惩罚跟对待,是这样的一种做法。

那么,这样的一种观念其实是深入人心的,不止巴比伦人,全世界的人大概都有类似的想法。那假如有一个时代,有一些国家、有一些政府、有一些王朝它不是这么做,我们就会觉得它很野蛮、很暴力。比如说秦朝,比如说一些中国时候,有一些王朝就是你一个人犯法要连作把整族人或着整条村的人都算进去一起受罚,我们就会觉得这太严酷了,这叫暴政对不对?但要不然的话我们一般都会追求一个人犯错,我们给他的这个惩罚跟这个对待应该是等量的,先不管那个量怎么算。

好,让我们回到刚才我说那个韩国狗女事件,请问这个女孩子她犯了什么错,她犯的错就是在地铁车箱带着一条狗,而这个狗随地大小便她不收拾,然后网民们,不止是韩国网民,是全球网民加入要惩罚她。我们惩罚她,给她的惩罚是什么?最后的结果就是她失去了她的工作。她的父母要搬家,要隐姓埋名,她姐姐忧郁症,她自己也后来出来精神困扰,我想请问这样的惩罚公不公平?合不合理?这叫不叫做等价的惩罚。假如我们觉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太残忍的话,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们今天网络时代的,这种集体的对某些人的惩罚要比起巴比伦人讲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还残忍。

以前人家是打掉你的牙,你就可以把他牙打掉了,现在我们的做法是你在地铁车箱让你的狗大小便,我要让你爸爸、妈妈消失,我要让你姐姐忧郁症,我要让你失业,相当于你把我的牙打掉,甚至不是把我的牙打掉,我也要消灭你整个人生,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所谓的网络暴力,但是问题是所有参与这些事的人都不觉得自己有问题,这里面又牵涉到另一点,就是在社会上谁有权去惩罚去惩罚另一个人,谁拥有这个权利,所以这里面讲到这种社会上有人犯错误,我们要惩罚她,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就可以分出两个点需要讨论。

第一是这个惩罚,什么意思上的惩罚才叫公平的惩罚,等量齐观的与罪行相当的惩罚。第二谁有权去罚,这里面可以再细致的分出第三点,谁有权来决定受惩罚的那个人犯的罪叫做罪,让我们假设假如那个韩国狗女,她并不是刻意要做大家鄙视的这件事,而是她很可能,我们胡思乱想一下,很可能她真的本来有点精神失常,或者很可能处于什么特别的理由,她控制不了她的狗,她的狗有病,会不会有很多不可告人、不为人知的理由呢?我们都不知道,那什么情况下这些理由,这些情况会被人考虑,很简单我们要述出的就是现代司法制度。

在现代我们为什么那么相信司法的重要,是因为司法体系是人类社会里面用来执行我们刚才说的一大堆的衡量一个人有没有犯错,衡量一个人犯了错之后,该给她什么样的待遇,这样的一个机构,这样一种程序,而这样的机构、这样的程序被我们认为他是因为有一套合理的标准的,他应该尽量做一个公平的裁决,而如果说公平裁决的话,他会尽量希望照顾到各方面的声音,包括被告、包括犯罪嫌疑人的声音他都要听。他不能够只是单纯的凭印象就决定一个人有罪、无罪、有没有犯错,他还要仔细思量过这个犯罪嫌疑人她的各种处境,她的辨识,她的理由,但是在网络审判的年代,这些东西统统都不存在。我们没有任何人去讲究网络审判需要理性程序,因为我们甚至不觉得这叫审判,我们直接就是处罚。我们也不去考虑这个处罚的分量会不会过重。

为什么我们不考虑呢?因为这里面根本没有一个法官,又或者说这里面因为人人都是法官兼刑警,兼狱卒,我们每一个人都参与进去的时候,就每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权利,这都没有这个责任去想这个事情的,这个例子。我用这个例子开头就是为了要说明,这就是我们的新时代,而这样的时代的来临,它背后很多伦理问题、社会问题,甚至政治问题是我们以前没有遭遇过的,我们也还没有想好怎么去应对它的。

比如说像我刚才说的这种网络上,我们集体的欺凌一个人,集体的去控诉一个,集体的去对付一个人。我们很少去考虑到当我们是无名集体的时候,如果我们伤害了一个人,谁要为那个受伤害的人所受的伤害负责呢,是不存在的这个负责任,因为人太多了,而且大家是无名的,大家是群体的,所以我们今天这个时代会出现很多有名有姓,非常具体的受害人,但是你找不到谁是那个受害她的凶手,跟大家关系更近的一个例子,是今年发生的一个例子,就是很有名的舒淇关闭微博事件,大家有没有听过这件事,就是舒淇不是被混进去了,两个明星之间的一个闹架里面,在微博上吵架,吵着吵着舒淇站其中一方。

于是,很多讨厌她这一方立场的网友们就反攻来攻击舒淇。那么,他们攻击舒淇的方法是什么呢?不是去跟舒淇讲道理,说你的看法是错的或者你站错队了,而是直接搬出舒淇早年拍的一些艳照,或者是一些软性色情电影的场面的图景出来贴出去,以侮辱她、羞辱她,那么到了最后舒淇明显是很受伤害的,她很不高兴,很不舒服。于是,她就宣布她就关掉了微博,她以后再也不要在微博上面说话。那么,她是受伤害的,那些伤害她的人有责任吗?是谁呢?我们并不清楚,因为哪些人那一刻,他想的到并不想伤害人,她想正如我们那些去人肉搜索跟追击狗女的当年那些韩国网友们,他们没有想过我正在伤害一个人,他们没有想过我在罚一个人,他们只是觉得什么呢?很好玩,他们只是觉得什么呢?这么做是一个小事情,他们只是觉得我不是唯一一个参与这个行动的人。

所以,为什么有时候人们形容这个状态就叫网络暴徒,因为暴徒的一个特点是什么?群众的暴徒那个报复,他的特点就是参加这种群众运动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人会觉得自己该特别有责任,因为是集体的,这个责任是被分担开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小提示: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