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主页 » 时评 » 耿付生: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棚户区,岂非咄咄怪事?
字号:

耿付生: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棚户区,岂非咄咄怪事?

作者:  2017-11-02添加评论  阅读81次

如今,全国各地都在进行棚户区改造,各地好像竞赛似的,看谁的棚改力度大,看谁的棚改数量多。

但是, 什么是棚户区?

这个问题好像简单得不用回答。因为提起棚户区,我们都会有一些基本的常识:棚户区应该是指简易房屋和棚厦房屋集中区,即城市中结构简陋,抗灾性差即抗震、防火、防洪性差,居住拥挤,功能差、居住环境差、无道路、无绿化、无公共活动场地、采光通风差的房屋集中的地方。也可以说,所谓棚户区就是贫民窟。

至于政府主管部门,对于棚户区会有严格而准确的定义和界定标准。查一查政府文件,对于棚户区的界定标准非常严格,在房屋结构、建筑密度、使用年限、基础设施等方面有具体而清晰的规定。

那么问题来了,按照界定标准,全国的棚户区有多少?真正的贫民窟是不是特别多?

然而,如果看一看各地上报的棚改数量,这个结果应该达到让人吃惊的地步。近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民众生活水平已近小康,如今忽然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棚户区,岂非咄咄怪事?这么多棚户区,到底是本来就存在的,还是人为制造出来的?

事实上,很多棚户区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在棚改实施过程中,一些政府官员忘记了常识,他们为了快点出政绩,冲动决策,想当然规划,强拆乱拆,搞“棚改大跃进”,更重要的是,他们和开发商合谋,重点开发商业价值高的地段,凡是在这些地段上的建筑,一律将其”变成“棚户区,这样既能享受国家给予棚改的优惠政策,又能在开发中捞取好处。

于是,一些地方的“棚改”就变了味道,例如在长沙,设施齐全、干净整洁的公务员小区变成了棚户区被强令拆迁,而不远处使用年限久、房屋质量差、环境卫生脏乱差的黄土塘老旧小区盼“棚改”,规划红线却把它绕开了。此外,有些地方的做法更让人无法理解:小区建成还不到十年,却被当成棚户区要拆迁。

更离谱的是,一些地方把所有的城中村都当成了棚户区,某地级市的主政者更是口出狂言——要在一两年内消灭所有的城中村!真是不得了,一个地级市 有如此魄力,北上广这些大城市的市长恐怕也不敢说这样的话。

于是,在电视上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新闻:某城中村被划为棚户区整体拆迁,电视画面中会出现几间结构简单、质量一般的平房,表明该区域生活设施不配套、居住环境差、安全隐患多,是实实在在的棚户区,进行棚改是民心所向,政府如此决策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殊不知,这是明显的以偏概全,因为镜头没有对准那些数量更多的整洁的楼房,没有对准整洁的街道和房屋内部精致的装修,这里的居民们费时费力自建房屋,本想在此安安心心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却被逼着签协议,被逼着搬迁,这是使人身心俱疲的折腾,更是资源的浪费!

这还不算,有些地方不仅把城中村”变成“了棚户区,还把数量更多的城边村”变成“了棚户区,这更像是圈地运动,因为这样”棚改“不仅要把村庄拆掉,还要把这些村庄的土地卖掉,逼着农民上楼,逼着农民进城。农民们自己盖房已经化光了积蓄,搬进新楼还要花钱装修,交物业等费用,生活水平不升反降。如此不顾常识强行进行”棚改“,劳民伤财,对农民的伤害实在太大了。

一些政府官员忘记常识,热衷于棚改,关键是出于利益驱动。很多棚改项目,拆迁补偿标准很低,其逻辑是政府帮你拆旧建新,再要求多补偿可就过分了呀。同时,棚改项目还可以得到上级政府的财政支持,卖地给开发商还可以增加财政收入,所以许多地方对棚改趋之若鹜,却出现了城中村城边村被划成棚改区、真正棚户区反而没人拆的怪现象。

棚改是民生工程,决不是商业项目,决不能借棚改的名义搞房地产开发。 国家出台棚改政策,是为了改善困难家庭的住房条件的,是让民众得实惠的。棚改是不是成功,关键要看民众在此过程中是不是得到了实惠,是不是满意。如果棚改变成了对城乡居民的折腾,变成了对资源的浪费,或者干脆成了房地产开发和圈地运动,那只能怪”歪嘴和尚“们不好好念经了。

要想念好经,关键是回归常识。某些政府官员不是不懂得常识,而是出于对政绩或者私利的考虑而有意忘记了常识。这样的官员在其位却不能认认真真地谋其政,就该想想是否适合呆在自己的位置上了。

【作者简介】耿付生,中学教师,喜欢舞文弄墨,喜欢不平则鸣,在《同舟共进》《杂文月刊》《杂文报》发过几篇杂文,在台湾《旺报》发有杂文时评60余篇。《心灵的剧痛  历史的暗角》一文被选入《中国杂文年度佳作2015》(贵州人民出版社)一书。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小提示: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