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主页 » 时评 » 无痛分娩:“奢侈品”还是基本需求?
字号:

无痛分娩:“奢侈品”还是基本需求?

作者:  2017-09-23添加评论  阅读107次

作者:曹玲

并非无痛的无痛分娩

2013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临睡前我忽然破水,赶紧叫上老公,拿着待产包去了医院。护士检查完毕,夜里12点多我住进了急诊观察室,屋子里挤满了像我一样刚刚发动的大肚子,一屋子人哼哼唧唧的,家属在旁边小声安抚着。

宫缩很快就来了,从痛经一样慢慢变得难以忍受。我变换各种姿势,努力尝试拉玛泽呼吸法,依然疼得翻来覆去,龇牙咧嘴,彻夜难眠。疼痛潮水一样袭来,退去,退去,袭来,我就像一条被海浪冲到沙滩上搁浅了的大鱼,无论怎样挣扎也无法逃脱。熬到早晨8点,宫口终于开了两指,护士总算把我推进了待产室。

待产室是个大房间,一边摆了三张床,算上我一共六个人。每个人都穿着病号服,白花花的大腿和肚皮裸露在外面。宫缩的间隔越来越短,越来越疼,整个人像是被一双大手拦腰拧断,眼睛挤出来,太阳穴鼓起来,头盖骨也要被什么东西顶开。产房里有人在小声地呻吟,有人强忍着疼痛吃点东西,有人不停地揪自己的头发。有位产妇不时地哭号“我受不了了,我不生了,我要剖”,每每这时会有护士过来制止她,“别嚷嚷了,越喊生得越慢”。

隔壁床的产妇和我从进产房起就要求上无痛,护士让我们等麻醉医生来。等到10点钟,麻醉医生终于要来了,护士去找家属签字,回来跟我说:家属没签,担心打麻药对孩子不好。我瞬间血往上涌,满腔怒火快要气炸了。“拿过来我自己签,他们不签就让他们赶紧走。”

我终于打上了无痛。我像一只虾那样蜷起身子,露出腰椎,一动也不敢动。麻醉医生在我第四、第五节腰椎的间隙扎了针,放置了一根细小的导管,镇痛药物通过导管注入硬膜外的空腔(脊髓外的小腔隙)来控制疼痛,药物阻断了子宫的疼痛信号通过脊髓传导到大脑的通路。

安置导管的过程很快,和宫缩相比,扎针那点痛就是毛毛雨。医生给了我一个镇痛泵,让我自己调节麻药的用量。大概过了五六分钟,麻药起效了,宫缩的疼痛慢慢消失,只感到肚子一阵阵发紧。就像书里其他打了无痛的产妇说的那样,“瞬间从地狱到了天堂”。我慢慢放松下来,昏昏沉沉睡着了。两个多小时后,宫口已经差不多开了十指,可以进产房了。我恢复了一些体力,护士让我不要再注射麻药,说疼的时候才好用力。于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又像潮水一般袭来,一浪高过一浪。

进产房的时候已是中午12点多,我在一个大球上颠了一会便上了产床。当天夜里的产妇大部分都生完了,空出了一个单人间产房,老公才得以陪产。我像见了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他的胳膊不放,他疼得龇牙咧嘴却不敢出声。

医生说实际上第二产程(从宫口开全到胎儿娩出)最疼,但是因为有往下用的力,而且孩子快要出来了,所以很多人感觉上没有第一产程(从开始出现宫缩直至宫口开全)那么疼。第一产程太漫长了,常常持续数十几个小时,很多产妇疼了五六个小时之后发现宫口才开了两指,那种绝望的心情难以言表。

但是在第二产程,我丝毫没有觉得疼痛减轻,只能用痛不欲生来形容,估计我属于对疼痛敏感的那一类人。产房的窗户一直是开着的,对面不远处是一座很高的楼。我一边想那楼上会不会有什么变态拿望远镜偷看产房,一边想还不如从窗户跳下去算了,好结束这交臂历指、摧心剖肝般的疼痛。疼归疼,脑子还是清醒的,理智告诉我,加油!宝宝很快就会出来了。

下午3点半,孩子终于出来了。宫缩瞬间停止,肚子刹那就不痛了。陪产的老公何尝经历过如此惨烈的场景,已是脸色苍白,面如死灰。接下来压肚皮和伤口缝合的时候,又疼得我满头大汗,整个身体就像上了发条一样紧绷着。我全程都在纳闷,为什么在美国生产的朋友说她上了无痛之后,从头到尾都不痛,我一定是用了个假无痛!

我的无痛分娩经历实在是名不副实,十五六个小时的产程,只有两个多小时是不太痛的。而我生孩子的医院,从技术水平来说,是北京一家很好的妇产专科医院,已经能够代表当时中国无痛分娩的水平。

北京市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副院长王雷给我解释了这个问题,医院以前旧的观点是从宫口进入活跃期(宫口开0~3指是潜伏期,3~10指是活跃期)才开始打麻药,一般从开三指开始打,进入第二产程就停用了。以往医护人员认为,第二产程产妇要感到宫缩的疼痛才好跟着使劲。

“生产时,产力包括子宫收缩力(简称宫缩)、腹壁肌及膈肌收缩力(统称腹压)和盆底肌往上推的力量,胎儿从产道出来以后有个仰伸的动作,上面的腹壁肌往外挤压,下面的盆底肌往外推送,于是胎儿就出来了。有些人认为无痛分娩会影响盆底肌的力量,胎儿无法做出仰伸的动作,很难生出来。所以会在进入第二产程的时候把止痛泵关上,看看产妇会不会用力。”王雷说。甚至有助产士说:“通过听产妇喊叫的程度就知道她什么时候快生了,她要是不喊我怎么判段?”

“这种做法和习惯有关系,但却是完全没有必要的。”王雷说,“美国产科麻醉指南上早已确定,分娩镇痛可以进行全产程镇痛,按需镇痛。按需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当产妇有需求我们就可以进行镇痛,不需要等到已经疼得受不了才开始打麻药,而且麻药的使用可以一直持续到产程结束。”

“无痛分娩中国行”公益活动的创始人、美国西北大学芬堡医学院的麻醉医生胡灵群则认为,有很多办法可以帮助产妇判断何时开始用力,比如产妇把手放在肚子上,能够感觉到宫缩;助产士可以根据监视器的宫缩频率,告诉产妇何时用力。“依靠产痛来判断产程、协调宫缩的时代早已翻篇了,即使产程比传统情况下有所延长也已经证实对母婴无害。医护人员和产妇家属可能还不太熟悉无痛分娩给产程带来的细微变化,需要进一步的学习和理解。”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小提示: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