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克林顿:我帮美国穷人摆脱贫困的计划

  ·  2016-10-08

作者:希拉里·克林顿

衡量任何一个社会的真正尺度,是我们如何照顾我们的儿童。我们国家的资源如此丰富,不该有任何孩子被迫在贫困中长大。然而在美国各地,每个夜晚都有儿童饿着肚子入睡,或无家可归。

我们必须改变这种情况。维护儿童及家庭的权益是我毕生的事业,我在儿童保护基金会(Children’s Defense Fund)担任年轻律师的首份工作就是这个事业的开端,如果我能有幸当选总统,这将是我的政府的主要任务。

好消息是,由于美国人民和奥巴马总统的辛勤努力,我们正在这方面取得进展。近几十年来,全球贫困率已经下降了一半。在美国,人口普查局发布的一份新报告显示,2015年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比仅仅一年前减少了350万人。

美国人的收入中位数上升了5.2%,创下了有记录以来的最快增速。各种收入水平的家庭都看到了收入的增加,其中增长最多的是那些最艰苦的家庭。这份普查报告明确地显示,当辛勤工作的美国人稍微得到一点帮助时——比如食品券和《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提供的健康保险——他们就能够摆脱贫困。

但毫无疑问: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大衰退对全美各地的一些家庭造成了严重冲击。

在25到60岁年龄段的美国人中,有近40%的人将在某个时刻经历一年的贫困生活。帮助这些家庭摆脱贫困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们能更容易地找到有好报酬的工作。如果当选总统,我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促进强劲、公正和持久的经济增长。我将与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合作,为创造高薪工作岗位做出历史性的投资,这些岗位在基础设施和制造业、技术和创新、小企业和清洁能源等领域。我们需要通过提高最低工资、最终实现男女同工同酬,来确保辛勤工作的人得到应有的回报。

如果想认真解决贫困问题,我们还需要一个为人们建造更多经济适用房的全国承诺。虽然这个问题并没有在选举年得到多少关注,但对把收入的一多半花在房租上的1140万个美国家庭来说,这实在是个大问题。有太多的家庭只为有一个栖身之所,不得不推迟为孩子的教育和自己的退休存钱的计划。

我的方案会在高生活费地区扩大低收入者住房费用从税中扣除(Low Income Housing Tax Credits)的适用范围,以增加经济适用住房的供应量,推动更广泛的社区发展。所以,如果你的家庭居住在物价较高的城市的话,你也能够找到价格比较实惠的住房,也能获得你去好的工作岗位上班、送子女上好学校的交通工具。

我们还需要确保这些投资可以覆盖到这几十年来最受忽视的群体。我们必须承认,虽然贫困人口总数在下降,但极端贫困人口的数量却有所增长。蒂姆·凯恩(Tim Kaine)和我的反贫困策略,将以众议员吉姆·克莱伯恩(Jim Clyburn)的“10-20-30计划”为模板,即把10%的联邦投资投给那些有2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长达30年之久的社区。我们将重点关照少数族裔社区,他们已经遭受了太久的系统性种族主义障碍的阻挡。

如果当选总统,我将继续我毕生工作的重点,为儿童创造机会,为家庭争取公平。我们需要让更多的孩子能够进入优质幼儿园,需要让家长能带薪休假,让各种收入水平的家长都能在工作和生活之间找到平衡。我们将把早期开端计划(Early Head Start)的投资提高一倍,让所有的4岁儿童都能上学前班,因为我们的孩子应该享有人生最好的开端。

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有一套不同的做法。他把美国人分为赢家和输家。他似乎并不花太多时间为贫困人口着想。事实是,他的经济方案将极大地惠及最富有的美国人,而且仅仅通过免去遗产税这一条,就可以为他自己的家庭省下估计是40亿美元的纳税。他竟然说工资水平太高。一份独立的经济分析显示,如果实行特朗普所建议的东西,美国经济将重新陷入衰退,这必然会让更多的家庭陷入贫困。

今年11月,美国公众将不得不在两种经济之间做出选择,是选择对所有人有益的经济,还是选择只让富人受惠、让所有其他人受损的经济呢?答案再清楚不过了。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Clinton)是前国务卿,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