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青:“仁爱基金”中有多少贪腐魅影

  ·  2012-04-27

红十字基金会(下简称“红基会”)下属“仁爱基金”向陕西大型国企和地级市老干局捐赠上万辆自行车。受捐者称这些车质量很差,骑两下就爆胎。据媒体调查,该批自行车出厂价一百多元,仁爱基金捐赠时却号称价值700多元。(4月26日《华商报》)

这不只是自行车质量的问题,更是慈善品质的问题。慈善是社会资源的再分配,要体现公平、正义,做慈善本应“雪中送炭”,救助社会弱势群体,但“仁爱基金”却是“锦上添花”,将有限的慈善捐赠分配给国企职工和退休干部。这已经偏离了慈善的本义,是一种变相的福利,让“仁爱基金”变成了另一种“劫贫济富”。

据报道,“仁爱基金”主要用于助学、改善贫困地区农村医疗卫生条件等,我想问,给国企和老干局捐赠这些自行车符合这一初衷吗?“仁爱基金”的管理原则是雪中送炭、公开透明、尊重捐赠方意愿、体现资助效益,那么,给大型国企和老干局捐赠米面油等遵循这“四项基本原则”了吗?如果明显违背,管理方又该承担怎样的责任?红基会应对此作出回答。

再看这些“骑两下就爆胎”的自行车,出厂价一百多元却被说成价值700多元,这既是在忽悠受捐方,也是在蒙骗监管方和捐赠人,这也不免让人追问,其中的差价哪去了?而“仁爱基金”在从“家庭式的自行车作坊”购买这些拼装而成的假冒伪劣自行车时,既不签合同也不要票据,资金使用如此混乱,对此红基会难道丝毫不作监管吗?

资金使用混乱的背后是公益机构的贪腐渎职问题。据自行车生产商赵大龙讲,和他相熟的“红十字会领导办公室中放了半房子茅台酒”,而他还向这位领导送了两辆高档自行车,这番话虽然是一面之词,但无异于一封公开的举报信,有待纪检监察机关的调查,而不能仅靠红基会“老子查儿子”的自查自纠。另外,捐赠出的万辆自行车价值数百万元,这一款项在使用上有哪些猫腻,也需在阳光下一一验证。

更雷人的是仁爱基金志愿者办公室主任时进龙的回应。他既说自己是志愿者,“想干就干,想不干就不干”,又毫不羞愧地表示从这里领工资,“办公费用要给,车船过路费你不给我怎么办呀?”他还对记者表示, “谁对我好,我就(捐)给谁。”“志愿者办爱干嘛干嘛,你监督不上”……从他的话中,看不到半点对民众善款的珍惜,看不到丁点对慈善事业的敬畏。慈善组织若由无赖当家,就难免乌烟瘴气了。我很好奇,这种人是如何当上办公室主任的,“仁爱基金”在陕西的乱象仅仅是个案吗,红基会又养了多少像时进龙这样的“慈善奇人”?

去年,红十字会、中华慈善总会等准官方慈善组织曾因资金使用不透明受到公众的质疑,公信力一落千丈,可叹的是,它们并未从中真正吸取教训,如今,“仁爱基金”又爆丑闻。要知道,慈善机构的生命力既在于资金使用上的合理和透明,也在于从业者的爱心与负责,如果这些组织连最基本的两点都做不好,那么,它们存在下去只会伤害民众的爱心。“仁爱基金”的账目和用人问题应早日查清。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