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迅雷:追求幸福的权利与路径

  ·  2012-04-26

4月25日,香港宣布自2013年起,公立和私立医院将停收“双非”——夫妇双方皆非港人的孕妇。

这是可以想得到的一个必然结果。候任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表示,欢迎私家医院停收“双非”孕妇的决定,认为这有助解决“双非”孕妇的问题。香港曾有92%受访市民赞成“双非”子女不获居港权。香港毕竟弹丸之地,人口密度已经够高,如果夫妻双方都是内地人士,怀孕的准妈妈却跑到香港去生孩子,想让孩子变成香港人,这明显是占用香港的有限资源。

一方面我们体谅内地公民向往香港的热切心情,另一方面我们也理解香港民众的普遍心态。大家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是追求幸福的路径要考量,即使是“撞上幸福”,也得考虑“撞”的方式,要合情合理合法,要顾及权利相关方的利益。追求幸福的权利要被尊重,但你的“增量幸福”不能以别人的幸福减退为前提。

“撞上幸福”是哈佛大学心理学家丹尼尔·吉尔伯特教授提出的形象概念。吉尔伯特在哈佛开设幸福课,大受欢迎,他被称为“幸福教授”,著有《撞上幸福》,他关于幸福最鲜明的观点是:人类与其他动物的根本区别在于人类可以预见未来,因此人类也就有了区别于其他所有动物的幸福感;但是,人类对于未来自己的“情感预期”,往往和实际有着很大的预测、预期偏差。。

吉尔伯特通过大量奇异的实验,引用大量的心理学和行为科学的研究成果,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你以为中大奖可以让你幸福无比,被解雇会让你一蹶不振,但事实上,中奖的幸福感远没有你预期的那样强烈持久,被解雇的失落感也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痛苦。

这个理论恰好拿来劝慰那些试图去香港生孩子的“双非”孕妇:让孩子成为未来幸福“香港人”的预期,同样会有偏差,这得承认;让孩子生在香港,这仿佛像是中大奖,可是幸福感远没有你预期的那样强烈持久;如今香港停收“双非”孕妇,就像那被解雇的失落感,但也远没有那么的痛苦。

吉尔伯特认为,我们都有一个与生俱来的“幸福基础值”,生活中的成就与挫折,往往只是短暂地改变我们的幸福水平,很快我们就会回归自己的“幸福基础值”。吉尔伯特揭示了人们对于幸福的种种误会,比如在美国的调查发现,对于疲惫不堪的妈妈们来讲,抚养孩子的乐趣仅比家务高一点点,倒是孙子辈所带来的幸福更多。

从个人的角度看,一个家庭追求幸福的管道和路径其实是很多的;从整个制度环境看,努力改变不适合孩子成长的教育环境、生存环境和社会环境,则至关重要。比如,留守儿童所处的环境,大大削弱了一个家庭的幸福感。从某种角度看,“双非”孕妇在港产子,也是在制造另一种“留守儿童”——其中不少“双非”儿童的父母,计划让孩子在6至11岁期间回流香港接受教育。如果整个内地的教育环境和社会环境都接近香港了,那么,真的不会有多少“双非”家庭念念不忘要跑到香港去生孩子。  到亚马逊购买《哈佛幸福课》(丹尼尔·吉尔伯特,中信出版社)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