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散人:新闻伦理与谁来监督媒体

  ·  2015-01-19

为了照顾看文章就看第一段的朋友,我先把自己的态度说清楚:我个人反对在未经同意的状态下,拍摄除了突发新闻、公共事件之外的任何人的任何状态。这是我认可的新闻伦理。

说这个事儿肯定是姚贝娜去世、某报记者伪装身份进去偷拍遗体的行为。这事儿肯定不对,公众人物当然有隐私权,虽然这份权利在其通过公众活动获利时减少,但不等于没有。这个道理好理解吧?人已经去世,她自己不能发表意见了,其亲人、经纪人可以决定是否可以拍摄,而且这并不关乎公共利益,只是满足猎奇的行为,与公众知情权狗屁关系没有,这个是不能拿来辩护的。

这里就有个界限了。一位成名歌手死亡或者某恶性事件发生具备传播价值是大家都认可的,但这不等于媒体需要曝光所有细节,因为这对于公众不是无价值、就是具备负价值。比如说这事儿,有没有这张太平间里遗体的图片,对整个新闻有意义吗?完全没有是吧?王菲与谢霆锋拉上窗帘就结束的新闻,比拍到他们床照的新闻更有价值吗?那您看A片不好?在一次恶性幼儿园杀戮时,遇难遗体对新闻有意义吗?有,负价值。

可有时候这事儿也不能全怪记者,这是因为世界上总有一些人需求这种过度的新闻来慰籍自己变态的心灵,有些报纸就是这么生存的。正如某位所说:没写你抱怨、写了你抱怨、没多写你还抱怨,记者咋这么倒霉呢?

新闻这行跟世界上所有行当一样,不是独立存在、不食人间烟火的,它必然与自己的消费者有一个互动的过程。正如我们总说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民众,这句话反过来也成立,有什么样的老百姓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就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一个施虐的必然有受虐的这个游戏才能玩儿,不然早就打起来了,俗称革命或者改革。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受众,才会有这样“尽心竭力”的媒体,今天我们很多正常人声讨这种行为,就是对其过于敬业的矫正。这种声音多了、它的订户下降了,媒体自然就会更为贴近主流价值观的新闻机构,尤其是大众的、市场化的媒体,这就是一个磨合的过程,引领而不过分,超前半步而不一骑绝尘。当然,人民日报就算了,各种特殊刊物也不提。

媒体作为第四权力,本身就是社会的监督者,如果一个社会是个分权制衡的社会,媒体处在一个监督者的角色上,很多稍微脑细胞多一些的人就会有这个疑问:它监督所有权力,谁监督它呢?如果一个社会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无论这个权力是政府、政党还是媒体,难道不是同样可怕吗?

实际上监督这种监督者的责任不在于另外再设一个监督者,这事儿就没完了。监督它们的权力在我们手里,简单来说就是您手里那一块钱—-不买。就这么简单,如果一家报纸就是想满足某些小众,那就随它去吧,至少我们可以拒绝坏新闻嘛。是的,你不能从我这里赚钱,从今天开始,不行。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