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监管部门哪里去了?

  ·  2012-04-23

2008年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至今余波未了,近日又爆出毒胶囊,大面积爆发触目惊心。事件一出,当地政府表面对媒体表示自己做了很多工作,药监局、质监局、工商局等各部门更是一片喊打喊杀声,看起来雷厉风行。其实作为毒胶囊的产地之一的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8年前就曾因此被媒体曝光,当地也曾展开过为期三个月的集中治理整顿,“对经营者从购进到销售实行申请、报检、验收、出厂一条龙管理,有效地监控了明胶生产销售行为。”可是,8年后的今天,工业明胶依然充斥药用胶囊市场,问题出在哪里?

一个民主法治健全的社会公民面对伤害有多种救济途径,比如诉讼,美国麦当劳咖啡烫伤一位老人,媒体对丑闻不遗余力,律师、公益组织也有自由空间帮助弱者伸张正义,陪审团一度裁决赔偿286万美元,最后可能以几十万美元和解。比如监管部门,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成了名副其实的“食品警察”,全国九千多名雇员认认真真工作,万一监管不力被消费者起诉还要赔偿。可是在中国,媒体虽有激情报道丑闻的激情但随时可能被“和谐”,律师和公益组织空间有限,因为法院太无力,稍微涉及到众人的案件就变得“敏感”,到法院诉讼不立案,立了案不开庭,开了庭三年不判决,这就是2008年发生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结石宝宝们的真实境况。

当然,食品药品问题仅靠市场竞争、媒体报道、公益律师、司法诉讼还是不够,因为直接危及生命健康,还需要实时监管,药监局、质监局、工商局等监管部门负有重要责任。中国的这些部门比起美国人不算少,机构也庞大得多,可是,为什么重大食品药品安全事件一再发生,监管部门都在干什么?

了解中国国情的人大都可以想象,监管部门每天在忙什么。吃吃喝喝是常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面例行通知要严查时做做样子,逢年过节到处走一走,各种礼品购物券满载而归。只有当某个极端事件爆发,媒体集中曝光,高层领导批示,监管部门才紧张起来,迅速出击不讲法律也不讲道理,碰上的该倒霉,风声过后,各找各的关系,撤职的换个地方继续当官,入狱的保外就医,关闭的重新开张,只要“关系”在,春风吹又生。

监管部门哪里去了?腐败去了。腐败横行,监管必然失灵。不仅腐败,还有懦弱。领导打个招呼一切法律都是废纸,你要敢坚持正义严格执法那叫幼稚。中国的法律不可谓不严,政府板起脸来不可谓不狠,可是当“关系”无处不在,当几乎所有的中国企业都知道要想生存必须“打点”各部门,当几乎所有的监管部门和被监管方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你还能指望他们担当起监管的职责吗?

为什么中国的药监局不如美国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尽职尽责?为什么中国的药监局不会整天琢磨如何抽查药品发现问题,甚至明明知道有问题都不管不问?为什么中国的监管部门如此腐败?这是一个更为复杂的问题。印度也很腐败,但是近年来正在明显好转,根本原因在于1991年以来印度式的“改革开放”——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社会组织化,媒体自由化。举一个例子就能看出中印差别,印度民间组织近两年建立“我行贿了”网站,发起了轰轰烈烈的反腐败社会运动,可是去年有中国人试图模仿印度,几个类似网站存活基本不超过一星期就被关闭了。

借用1980年代龙应台一本书的名字,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其实很多时候生气也没用,这就是中国的现实。针对食品药品安全有很多药方,比如惩罚性赔偿也立了法,监管部门职能也时常改革调整,道德弘扬也轰轰烈烈,但最后发现都治标不治本。只有经济开放,没有社会开放和政治开放,监管部门腐败,司法部门没有脊梁,连印度也开始嘲笑中国的地沟油了。现在,到了反省中国改革开放模式的时候了。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