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钢:2014年中国政治话语的博弈与浮沉

  ·  2014-12-31

作者:钱钢

纵观中共十八大后的两年,改革开放30多年形成的启蒙话语、政治改革话语,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三中、四中两个全会的制度改革努力,被极左意识形态强力消解。执政者似乎正从邓后退——但很少人相信,他们可能全方位回到毛。纷纷复活的深红话语,似乎更像是有人借用来吓人整人的残刀断剑。

2014年的中国舆论场,相较上年,更加板结。经过一年多的思想清场,主张政治改革的“浅蓝”词语几乎全被逐入“深蓝”禁区。当政者的“浅红”话语全面重组。改革开放前的一些“深红”口号则被激活。

“宪”字风波

2014年中国大陆最大的话语事件,是“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两个口号的失踪、重现、和由此引发的宪政批判。

这是18大后习近平在纪念现行宪法施行30周年时提出的口号。2013年“七不讲”,批宪政,它们在党媒上跌入低谷。2013年底语象报告,笔者已注意到“依宪执政”的倏起忽落。2014年,笔者发现在发行逾千万的超级大书《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中,习谈“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的讲话不见了。

同样情形出现在中共四中全会文件起草过程中。这个关于依法治国的决定,起草之初有这两个词语,后来被删,到全会闭幕当天,根据“一位领导同志”的指示,又匆匆写入(广州日报,2014.11.6)。

笔者在一篇评论中指出:高喊“依宪”,未必真爱宪、真守宪,但删除“依宪”,压制“依宪”传播,则确凿证明,有一股强大势力,真怕宪、真恨宪。就在四中全会公报发布当天,各主要网站同时刊登署名“国平”的文章《依宪执政与西方“宪政”不容混淆》,同日人民日报为全会闭幕所发的社论,也展开了对宪政的批判。

人民日报是舆论风向标。2013年讨伐宪政,人民日报(不包括海外版)表现谨慎,公开批宪政的文章全年仅两篇。2014年,在四中全会闭幕前近10个月里,人民日报含有批宪政内容的文章共5条。然而,全会结束后的短短两个月(10月24日至12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13篇此类文章。其中,11月13日的《中国依宪执政不同与西方资本主义宪政》,是该报有史以来首次就国内政治问题,在标题上使用负面定义的“宪政”一词。在百度新闻搜索可见,四中全会前近10个月,标题出现负面定义“宪政”的文章120条,而全会后的两个月,此类文章689条。

批宪政文章

强调依宪治国的四中全会刚刚结束,党媒便迫不及待对“依宪执政”尾随消毒。对全会精神的宣传,本应充分阐释“依宪执政”是什么、应如何,结果却变成“依宪执政”不是什么、不许如何。这诡异情景,折射了不同力量对依法治国定义权的争夺。

“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四中全会决定中的这句话,将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作为依法治国的核心命题。依法治国,必须解决法治还是人治问题,必须厘清党与国家的关系。宪法实施,宪法监督,违宪审查,都是依宪治国题中应有之义。

对“依宪”,体制内外原有共识,那就是“制约权力,保障权利”(人民日报,2012.5.14),这也是对宪政的一般定义。然而全会后批宪政的舆论,表现出宣传机器对权力制约的恐惧。这些文章高调重申党对法治的领导,鼓励国家权力积极作为;认为“宪政”是敌对势力颠覆中国的政治盘算;提出“宪政”一词有特定色彩,中共不能使用。

“宪政”在中共词典中原是正面词语。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曾提出“新民主主义的宪政”。2008年,人大委员长吴邦国还将“人权入宪”称为“我国宪政史上又一重要里程碑”(人民日报,2008.3.22)。

18大以前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态度审慎,不轻言“宪政”,但尚容忍社会使用这一概念。“宪政”和当今中共使用的“市场经济”、“法治”、“人权”等概念,均来自西方。18大前,“宪政”是可以公开讨论的学术课题,正面语义的“宪政”在媒体常见,这使执政者就此议题存有探讨协商的空间。

到了2013年,“宪政”、“公民社会”却被打入另册。2014年四中全会后,新一轮批判高潮又起。宪政批判受到几位中共党内学者抵制。中央党校教授林喆说:宪政不是洪水猛兽(中青网,2014.10.24)。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高尚全说:宪政非资本主义独有(新浪网,2014.11.15)。但这些声音,被官方批宪政的强大声浪吞没。

党语沉浮

在此语境下,中国大陆政治话语发生诸多演变。2014年,中国大陆若干政治关键词,在党媒体上彻底转为负面语,遭到批判,包括上届总理温家宝曾正面强调的“司法独立”。同时,当政者自己的话语也在重组。

2013年底,“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以人为本”、“政治文明”、“民主政治”、“党内民主”等8个词语在人民日报的频度跌到10年最低点,“政治体制改革”跌到7年最低点。2014年(截至12月29日,下同),除“民主政治”和“政治文明”略有回升,其余继续下滑。“政治体制改革”,达2002年以来的最低点。

政治体制改革文章

前几任领导人的旗帜性用语,人走词凉,不足为奇。值得注意的是,“政治体制改革”及与其相关的若干词语,在2014年发生了不寻常的变化——

“政治体制改革”:这是中共13大到18大历次党代大会都曾提及的口号。虽然只说不做,已成空言,但却是必要的门面语,2013年3中全会也曾提及。2014年四中全会,主旨是依法治国。依法治国和政治体制改革,互为因果。然而全会通过的决定,不见“政治体制改革”。该语在2014年人民日报仅43篇文章使用。而另一个内涵相近的新语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正迅速走红,2014年在人民日报的使用篇数为457(“政治体制改革”在频率最高的1987年,为348)。江泽民时期曾用“政治文明”新口号论述政改,胡锦涛时期用得较多的政改相关语是“党内民主”。习近平是否要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个更技术性的新提法,作为政治建设话语,替代承载着历史积淀、和胡耀邦赵紫阳密切相关、在党内外易于激起共鸣的敏感的“政治体制改革”?

“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这是政改的要义,核心在“制约”。中共在17大前提出此语,17大、18大报告均从权力结构的角度使用这个提法。2013年3中全会的决定,亦有此说,但局限于“政府结构”和“行政运行机制” 。2014年四中全会,此语消失。查全年人民日报,这个语句仅出现6次。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18大后,这一比喻被广泛传播。2014是反腐打虎之年,党内外对依靠制度反腐的呼声日高,但在强调依法治国的四中全会决定中,不见这句犀利的口号。

“权为民所赋”:这是习近平就任总书记之前说的话。2014年,对习个人的宣传空前强劲。他在地方和中央任职时的许多“语录”都在媒体热传,偏偏这一句被冷落。2014年全年,人民日报只有4篇文章使用此语。

上述“党语”所受冷遇,可与宪政批判相联系。上述4句,涉及权力的合法性来源、权力的制约,恰是“依宪执政”的支柱。然而舆论管制者对此避之唯恐不及。四中全会号召法治,会后的宣传却言多戒律,一只眼看着“法”,一只眼望着“党”,甚至望着强人。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公开提出:“不能把法治神圣化,把人治妖魔化”(人民网,2014.12.6)。

四中全会决定色彩驳杂,“政治体制改革”未写入,一些深红词语也未写入(如“专政”和“四项基本原则”),强调党权的保守表述和推进制度变革的开放性表述并存。笔者从中选择了8个句段,比较在四中全会后两个月的传播实况:

A,“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

B,“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

C,“加强人权司法保障”。

D,“探索实行法院、检察院司法行政事务管理权和审判权、检察权相分离”。

E,“必须以规范和约束公权力为重点”。

F,(党要)“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

G,“公民权利保障法治化”。

H,“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

检索结果,人民日报的频率高低排序为:BFACHDGE,慧科的排序为:ABCHFDGE。两个数据库的相同点:“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均居高(人民日报第一,慧科搜索第二);“公民权利保障法治化”和“必须以规范和约束公权力为重点”同为倒数第一和第二。

笔者还比较了决定中的5个关键词:“宪法监督”、“以德治国”、“党内法规”、“人权司法保障”、“党的领导+依法治国”(在一篇文章中同时使用两者)。在慧科新闻搜索,频度最高的是“党内法规”,第二位是“党的领导+依法治国”,第三位是“以德治国”。“宪法监督”第四,“人权司法保障”第五。首位与末位的比率为3.5:1。在人民日报,频度最高的是“党的领导+依法治国”,第二位是“党内法规”,第三位是“以德治国”。“人权司法保障”和“宪法监督”频度居第四、第五。首位与末位的比率为7:1。

四中全中决定用语传播热度比较

党语之凉热,对被迫噤声的自由知识分子也许已失去意义,但对体制内仅存的开明力量,却是清晰的负面信号 。

深红与粗蛮

中国大陆的语象图幅上,始终存在着一方深红,它属于改革开放前30年的话语体系。一些词语在邓小平时代和后邓时代似已寿终正寝,但在2014,却纷纷复活:

“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此语出自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2014年9月,王在《红旗文稿》第18期刊文《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该文强调“无产阶级专政是作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实行阶级统治的工具”,阶级斗争仍是当今的“主线索”,“不可能熄灭”。

“反党反社会主义”。2014年12月,《红旗文稿》第23期刊文《维护微博意识形态安全必须纠正的几种倾向》,提出在互联网上“要严厉打击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色地带’”。

“刀把子”。这是毛时代用语,特指专政机关。2014年1月9日,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毫不动摇坚持党对政法工作的领导》称:“政法机关作为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机关,是党和人民掌握的刀把子,必须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 次日,媒体发表公安部部长讲话《政法机关是党和人民掌握的“刀把子”》。“刀把子”是一种粗蛮话语。2014,粗蛮话语有蔓延之势。

“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2014年11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在《红旗文稿》22期刊文,称“有的党员披着共产党员的外衣,干着反对共产党的勾当,吃着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污蔑党、污蔑党的领袖,其危害比贪污几百万元还要大”。一些媒体由此衍伸出“砸锅党”一词,并由“砸锅”衍伸出“砸碗”。解放军报称:“对那些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的人,不但不能给饭吃,还必须夺下他的饭碗;‘砸锅’者肆无忌惮,‘砸碗’就决不能手软!”(解放军报,2014.12.24)

网易新闻 

这些言论在互联网上有异乎寻常的热传。2014年,“敌对势力”(含同义语“境外势力”、“外部势力”等)和“颜色革命”成为活跃词语。“敌对势力”(含同义语)在人民日报的出现频率为120,高于2013年的98。“革命”原是中共词典里的第一红词,冠以“颜色”,性质颠倒,变成了“反革命的革命”。在人民网搜索标题出现“颜色革命”的文章,发现世界上并无颜色革命发生的2014年,竟是该词在中国的井喷之年:

颜色革命

舆论场上的烈性词语,编织成一种论述:鬼影幢幢,祸乱将至,令人不知今夕何夕,恍若回到四面树敌、时刻防范资本主义复辟的全面专政年代。

结语

这是中共18大以来笔者第二次发表年度语象分析。18大闭幕时,笔者和港大学生解析大会报告,曾判断“保守势力仍很强大,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难有实质性推进。”两年的事实表明,岂止“难有推进”,至少在舆论控制上,人们已看到实质性倒行。纵观两年,改革开放30多年形成的启蒙话语、政治改革话语,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三中、四中两个全会的制度改革努力,被极左意识形态强力消解。执政者似乎正从邓后退——但很少人相信,他们可能全方位回到毛。纷纷复活的深红话语,似乎更像是有人借用来吓人整人的残刀断剑。执政者会走一条非邓非毛的道路吗?那会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这是未来语象观察的要点。

(作者钱钢是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

来源:联合早报网

 

相关链接:

钱钢:《依宪治国为什么不见了》http://www.zaobao.com/special/report/politic/cnpol/story20140903-384770

钱钢:《2013中国政治语象分析》http://www.zaobao.com/special/zbo/story20131231-294435

钱钢:《领袖姓名传播强度观察》http://app3.rthk.hk/mediadigest/content.php?aid=1563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