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智取赵本山

  ·  2014-12-30

徐达内/文

时隔一月之后,传言卷土重来,只是这一次,他没出面澄清,而是沉默以对。

“一代笑星,就此别过”——自认泄露天机的八字真言,夹杂着伤感叹息,也带着幸灾乐祸——上周六晚,在各路社交媒体上大肆流转,像病毒一样在暗夜里急剧扩散。不明内情的初读者或许还会疑问,这是写给赵本山去世的悼词吗?

说起来,这可真是一个谣言传播的典型案例,应是当晚看了贺岁片《智取威虎山》,事后@老沉随意说了一句,“40000斤黄金,那可是20吨呀!”可能,这位影响力无远弗届的前新浪总编辑自己也不曾想到,在周六子夜不到3个小时内,这一段掐头去尾的寥寥数字影评,竟被变形演绎成了《智取赵本山》。

“因为涉黑、涉黄今天已经被抓,家中抄出40000斤黄金”、“在被抓时自杀未遂,赵本山已沦陷”,“门户网站和央视应该都得到了消息,估计新闻稿都已写好了,就等官宣了”,一时间,栩栩如生的传言纷至沓来,大有磨刀霍霍向本山之势。

甚至,连蓝色大V@新周刊,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也搅和进了这场大狂欢——“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这是一条进可攻退可守的暗语,如果赵真出事了,那么可换唏嘘无数;如果他安然无恙,那么可说外界过度解读。

同样微妙的还有大鹏的一声怒吼:“我就问一句:咱国家法律管不管造谣?!”这一句周日 0点3分在微博发出的不满,可视作“赵本山第53位弟子”的公开回应。

谣言不会止于智者,而只会止于下一个谣言,“秦火火”奉为圭臬的至理名言,如今在舆论场上好像并未过时。

虽然无法改变人心的猎奇,但是无妨看看谣言如何裂变。周日早上9点不到,数据分析研究者@数据化管理即通盘梳理,速度写就《从“赵本山20吨黄金”是怎么来的谈新闻传播的路径》一文,总结出“20吨黄金”的三项关键传播节点:“如果你看过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的《引爆点》这本书的话,一定记得流行三法则:人物法则、附着力因素法则和环境威力法则。三法则我理解就是关键人物,新闻价值,传播渠道…这个新闻三个要素完全具备:关键人是老沉,新闻价值是20吨黄金(初期还不是赵本山),传播渠道新浪微博。20吨黄金不是新闻,但是在这个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时代,老沉这16个字足够让别人浮想联翩的了…虽然老沉后来解释了这句话的来历,是最近上映的一部电影台词。可是在微博时代,三法则中的环境威力法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微博对社会热点新闻的传播那是相当的病毒式的传播,何况赵本山最近本来就是舆论的中心。”

这篇有图有数据的科普文,昨日获得广泛推荐传播,被用来反驳那些听风就是雨的信口雌黄者。愤愤不平的@大鱼说漫画即有言:“还那句话:作为观众,我希望赵本山没事。那些动不动就散布‘网传’的,其实内心潜意识里就盼着他出事。一群起哄看热闹的low货庸众,就别举着‘公平正义’‘围观改变中国’的大旗了好吗?”

同样,中国传媒大学政法学院教授王四新,也在微博上对以讹传讹的现象颇为不满:“不要再恶传赵本山的假新闻了。如果真的,拿出可信的证据,如果不是真的,不要再向巨人展示自己的乐祸之心。真恶心,中国人,有几个没看过赵的小品。赵在艺术上的追求、付出和造诣,又有几个人能及!?”

有没有20吨黄金,应该并不难说清,从喧嚣中冷静下来的围观者,也会逐渐察觉出其中的不合理,中国黄金储备有多少吨,赵本山竟拥20吨之重?但是,“小品王”是否真安然无恙,却依旧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早在上月月初,接连缺席中央、辽宁和铁岭文艺座谈会后,当时媒体便有口谕带到:“上面这么安排的”。这一个月以来,围绕赵本山的猜测与传言,该是他这辈子所遭遇最多的。

就在几天前,重庆青年报还以“‘赵本山失语’引退订潮,富豪弃私人飞机”为题报道,再踹一脚:“或许是因‘缺席三级会议’,赵本山开始低调和对买‘本山号’私人飞机悔之莫及,却引发不少国内富豪‘宁缴滞纳金也不提飞机’…有业内人士称,退订数量占总订单的三分之一。”

大体上,周日的舆情模式,几乎复制自周六,并且在今日继续迭代:依旧是传言——猜测——澄清——最后不知该信谁。

“这我怎么知道呢?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被抓”,昨日中午网易新闻客户端采访本山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佳奇之际,郭副经理模棱两可如此回应,不仅如此,对于大鹏凌晨所发微博,他也一样选择不置可否:“我今天还没开电脑,没有看到他的微博,刚才也有人找我求证,我才知道这件事。”

言尽于此,猜测却不会。

绝大多数人深信,赵肯定是出事了,只不过,不知到底有多大事罢了。 @杨锦麟不禁感叹,“他的日子不会好过!要真的如传言所闻,又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中箭落马”:“过程和令计划一样。他此时此刻似乎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当初不和政治套近乎,日子兴许好过些!”

“我判断本山在中国新年前宣布收监”,来自@小强重生908的消息,看上去更显信誓旦旦:“不管如何辟谣,本山必将收监。其小品低俗,与如今文艺方向相左,涉黄涉毒涉黑等,都不是关键,主要在于涉入不厚和面集团,传其名字在日后名单,位居文化部长。本山早已被控,何时抛出主要根据对姗姗的处理,一旦姗姗被收入控制范围,将会公布本山被抓消息。”

于是乎又回到了老话题上了——《试论赵本山出事与薄熙来倒台之间的必然关系》——这篇足足写了三年还没完成的论文。

昨夜,“侠客岛”重兵出击,气势咄咄逼人,“他是继续受人民群众喜爱,还是进入短短几十字的通报中,在最近似乎已经好几次到达了一种貌似‘箭在弦上’的状态”:“到最近这几个月,赵本山的危机,似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没被邀请参加文艺工作座谈会…甚至,也没被邀请参加辽宁省的文艺工作座谈会…最甚至的是,作为铁岭的吉祥物,他没能参加铁岭市的文艺工作座谈会…那个他口中多次调侃的‘大城市’,现在似乎变成了一个遥远的地方。”

从小看着赵本山小品长大的“岛君”,言辞之间早已无半点敬意,直斥赵为“铁岭的吉祥物”,从中,不难看出这家一向擅长风闻言事的公众号背后是何态度,一般只有在亵玩囚于笼中之虎时,这份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号才会如此遣词造句。

今日,为各大门户网站和新闻客户端所看中的,是文中另一段暗藏杀机的文字,结论在此俨然已是呼之欲出,“与赵本山一样有争议的余秋雨,曾评价说,‘赵本山及其小品艺术拨动了时代的笑神经,使中华民族迎来了一个大规模的笑的时代’。这是一个中肯的评价,因为沿着这句话的思路,我们很容易接上这么一句,‘没法让中华民族发笑的赵本山,已然脱离主流文化’…而这,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无异于进入了一种囚笼。”

的确是把玩文字的高手,以艺术之囚隐喻现实之笼,一语道破引人联想之际,逻辑上又天衣无缝无可指责。

“侠客岛”挟最高党报之尊,杀气腾腾迎面而来之际,用心良苦的@程野昨晚还在替师傅澄清,这位“赵本山徒弟”几乎是欲哭无泪:“近日总有朋友发朋友圈说我的师傅,赵本山因为某某事件被抓,本人郑重提示网上传的都是虚假新闻,是我朋友的请主动删除有关赵本山被抓的各种假新闻,别伤害陪伴我们半个世纪的笑星!”

不过,在上达天听的“岛君”申饬之后,选择相信@程野的人越来越少。更多的人是类似心理:既然说谣言满天飞,那本尊露下面又何妨?对徒弟所贴出的赵本山打篮球照,@刘启诚即是满腹嘀咕:“秋天的照片,但现在是冬天了,让你师傅出来走两步。”

当然,连中纪委围猎大老虎都看腻了,此刻,对“侠客岛”牢骚几句亦是不可避免。

养尊处优的党媒,不该落井下石充当打手,这是不满“侠客岛”者的共同心理。一如@一毛不拔大师所言:“纵然他有千般不好,官媒总是能表演出自己才是最坏最小人那个。”

体恤老赵年近六旬,晚年有难得善终之虞,@Jonathan测试版不免感慨,“赵本山也是挺可怜的”:“过去十几年装疯卖傻迎合观众,一朝涉黑涉政传闻,立即被官方无情抛弃,被春晚抛弃,被网民传谣。他像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在媒体上服软,谦卑的样子跟以前判若两人。最后还是被人民日报系的微信公号给狠踩一脚。”

还有如@韩东言所说:“赵本山可批判的只有两点,一是否违法犯罪,二小品是否三俗,如果违法犯罪,法律制裁,如果三俗,禁演就是了,现在是谣言满天飞,党媒瞎起哄,逻辑很混乱,言论很变态,党媒觉得自己主流吗?我怎么感觉在牢笼里!赵本山,犯罪就抓,三俗就禁,网上造谣没人管,老百姓还是愿意看老赵,啥世道?!”

谣言,这一张常被舆论整肃者祭出的牌,这时,却消失地无影无踪隐匿在茫茫比特海里。

凑齐,@中国之声今晨还是说了句,“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利用网络发布诽谤信息照样可以入刑”:“网传著名演员赵本山‘涉黑’被抓,而且‘家里搜出20吨黄金’。消息有鼻子有眼,虽有徒弟女儿辟谣,但传言仍在弥散…期待当事人公开回应,并用法律捍卫自己的尊严。每个人的名誉都不能随意被侵犯,每个人都应当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涉黑”的传闻,有一大漏洞,一直未曾自圆其说,如果牵涉到薄与王,为何会在两年之后才动手?

对此,曾一手策划推出《起底王立军》系列封面报道的石扉客,早在个人微博表达过不爽,“厌恶这种毫无根据的传言,一些媒体号还跟着转。赵本山除了蚁力神一案广告有牵连,未必有多少不得了的恶行。何况人家草根打拼出身,在艺术上确有两把刷子。面对权力之手,他的恐惧,也是这个时代大多数人共同的恐惧,真有这么可笑吗?何必如此跟着抹黑…我们的报道的确用证据证明了赵本山和王立军来往甚密,但并未指控他们之间有可入罪之事实。赵王同为铁岭人,以乡情攀附权势并不意外,此后两年间亦未闻有司指控赵有涉重庆诸案。这也是我判断他应该无大恶之理由。但凡指控,必得有证据。”

水太深,看不懂。

连环球时报也欲言又止,“比如有人遭传‘被抓’,而事实并非如此。不管该人未来的情况如何,对当时情况的辟谣出现时,互联网都应大力支持,辟谣的传播广度不应输于谣传的到达面。”

《如何看待官员名人“被抓”传言》,从这份人民日报子报今晨社评不难看出,也是在说围绕赵本山的真假传言,但显然不如同门的“侠客岛”掷地有声,胡锡进团队在面面俱到的同时,也像是在观望等待那只靴子的落下:“在互联网时代,社会不太可能有帮着有关部门一起保密的高度觉悟,这时传言就会出现…与此同时,因社会过度敏感而导致的不准确传言也会发生,此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和势力会恶意制造传言,服务于他们各种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些目的有些是针对个人的,有些就是要给社会制造混乱,干扰破坏反腐败的有序开展,危害这个国家…今天对中国社会的考验是,舆论场不应跟传言比着跑,更不应被各种不怀好意的力量牵着鼻子走…反腐败能否既准又稳高质量地进行,中国社会的这一定力将是有影响的因素之一。”

环球网昨日曾说,“面对赵本山被抓传闻,媒体很纠结”,现在估计自己也很纠结吧,原因也一如他们所说:“近些年,许多高官在被正式确认落马数月前,他们被调查的消息就已经在社交网络上流传…在这些人中,也不乏在陷入‘被调查’的传言后,亲自现身辟谣的人,比如薄、周等,可最终他们还是被抓了…这种‘反转剧’所引发的连锁后果,不仅是媒体和政府公信力被重创,更令公众变得焦虑多疑,难以相信看似‘权威’的说法,甚至连事件主角亲自出面‘辟谣’,也难令人信服…有网民甚至联想到了‘狼来了’的故事.。。当一些人认同‘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时,谁又能真正确保赵本山就是清白的呢?”

是谣言来了,还是狼来了?这样谁也不敢信的状态,应该不会持续太久了吧。

来源:新浪专栏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